本站广播: 《通讯》总第101期功德榜 《中华王氏文化研究通讯》总第101期目录 关于由直属站汇总收集《总谱》勘误表交付总部的通告
网站导航 : 首页> 研究中心> 最新要闻    |

秦始皇兵马俑应改名王翦镇国军阵

作者: 成全民 2019-06-11 相关标签: 镇国军阵兵马俑

秦始皇兵马俑应改名王翦镇国军阵

成全民

 

我历来认为所谓秦始皇兵马俑其实应该是王翦镇国军阵!

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应当改名为:王翦镇国军阵博物馆。

秦陵考古专家犯了一个常识错误,误导了世人和政府,并且至今闭目不愿更正。

如果依然罔顾历史真实,今天不主动纠错,总有一天后人会嘲笑我们这个时代全体无知而正本清源为其正名。

我不能说所谓秦俑之父考古专家是有意造错,但不能理解的是,略有中国历史常识的人也不应该出此大错。

其一,秦始皇兵马俑命名,认定为俑,可真的是俑吗?我们知道秦朝前期是以活人殉葬的。诗经《黄鸟》就记载了秦穆公时人殉的惨烈。后来改用泥俑、木俑、陶俑等替代人殉,是一大更新进步。但俑都是陪葬品,必须是要伴随墓主入土的。请问这些陶制军马没入地宫能算是俑吗?俑字是什么概念需要查小学课本吗?如果将来秦始皇陵打开发掘出殉葬的真秦俑,该怎么称呼?现今的是不是欺世盗名的假秦俑?这些两千年后才埋了两米多深,项羽当年火烧了棚顶的碳黑痕迹犹存,当时必然是在陵园地面上的设施还用再考古吗?不能把现今考古发掘挖出来的土坑,公然造假错认定是当年给秦始皇的陪葬坑。显而易见,这不是地下陪葬俑,而是地面守陵军阵。硬说此为俑,实在不懂小学毕业文化程度汉字,大错特错了。

其二,秦始皇兵马俑命名,言兵马只表明了是单兵独马,其实那是一个浩大威武攻防严密的军阵。她是从实战出发、照实战列阵的,分为戈矛阵、骑兵阵、弓弩阵等等。包括列阵的规模,也是与遥在秦陵之外的秦直道路面宽窄相匹配的。如果能知道秦军的体制是以郡县为军团构成的,那么最精锐的王翦故乡频阳军团应该是这些陶军的主体和样板。甚至由此可看到当年当地男子汉的赳赳容貌身影。如果还能知道秦军皆由青壮农民组成,通常秋收后农闲远征预定寒冬最迟第二年春耕前返回,锅盔馍是随身系带的干粮,农用马匹钉上马蹄铁掌成为骑师战马,在渭北将军山练兵其刀戈都比关东六国的钢刃锋利长度超出,军旅抱团出征稳扎稳打变攻为守奇正兼济,不仅作战知己知彼还能上下同欲、前后给力、合人心得天时地利等等,就能惊叹王翦领举国军马百万对决大兵团作战的用兵如神,其功德业绩战略战术无愧中国帅圣!谁都明白,兵马不组成军阵是没有战斗力的。把大秦军阵降格说成兵马,显然不准确不正确,可谓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其三,秦始皇兵马俑命名,把主人说成是秦始皇,可真正率领这些军马的不是帝王而是以王翦为代表的军帅。况且,为帝王守陵,自然应是最优秀的军帅领头尽职而无须帝王亲自出面挂名。哪里有帝王自己给自己守陵的!就是现在的国家元首,有自己给自己当警卫的吗?这起码常识还用再辩论吗?秦始皇泰山刻石记铭以武城候王翦为秦并天下第一功臣,灭六国中王翦与儿子通武侯王贲就灭了五国。陕西富平县王翦墓周围,曾埋有六国王子冢以示镇邪护国。而且在这些陶军马出土之地秦俑馆旁,就有一个被考古队不去考古的王翦(崄)村,世代无声息地保留着王翦与守陵军阵相关联的信息。我曾三次访问王翦村,得知全村都姓王由古至今,因为避讳祖宗王翦尊名取谐音称王崄村。据村长介绍全村人都自知是王翦后代,以前还有王氏祠堂和先人轴子,和当年王翦军队守陵造陶制军阵有关。这些信息都指证,这支守陵军马属于王翦统帅的灭六国雄师而不应冠名给秦始皇。近代出现了一种很变态的现象,把一切历史成果都归功于国王。这就剥夺了真正的具体的历史创造者。假如让秦始皇嬴政领兵打仗,能创造出削平乱世天下归一的战功吗?民间世代相传“王翦灭六国”,史载灭赵灭楚正是王翦解决了最强大的两个对手。他是中国历史上最善于指挥大兵团作战的军帅典范,理应封为帅圣!王翦征战一生而善终圆满,三代为帅倾家报国空前绝后,至今王氏子孙满天下,可秦始皇的嬴氏四海无一人。为什么王氏被历史推崇兴盛而赢氏被灭绝淘汰了呢?请在历史老人面前思考谁的人格更伟大、功德更可敬!不要再冷落王翦而热炒秦始皇统一中国了,没有王翦就没有秦始皇称帝和第一次华夏统一奠定中国版图。这种长期封建帝王专制下的帝王史观,以至文革造神需要而极度膨胀扭曲的极左史观,早就该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回归本原了。王翦守护祖龙,就是守护自己征战得来的一统中华,名至实归,合情合理。

以上三点可知,秦始皇兵马俑命名,第一错在没埋地下殉葬不能称俑,第二错在守陵军阵不能简单称兵马,第三错在实际首领是王翦不应冠名秦始皇。那么是否可命名为王翦守陵军阵呢?我认为守陵二字应该换为镇国二字。因为守陵不如镇国更确切体现本质。王翦的灭六国大秦雄师,守皇陵只是立足点而已,和王翦墓周围埋六国王子冢表示镇邪护国是一个道理,镇守神州一统的泱泱中华大国才是秦皇陵园设置王翦军阵真正的最大目标和最高价值所在。

1974年3月24日临潼农民打井发现地下陶人头称为灶瓦爷,到同年6月27日记者蔺安稳在人民日报编印的《情况汇编》上第一次报道《秦始皇陵出土一批秦代武士陶俑》,陶俑的称呼于此发苗。称陶土制器不假,但是不是算俑、为啥是陪葬秦始皇俑均无考据就这么个人信口说出了。同年6月30日李先念副总理看到后批示重视引起举国上下热议,同年7月5日组成以袁仲一为首的考古队大规模发掘。考古队1975年在第一份发掘简报里继承肯定蔺安稳的陶俑说,并第一次称呼其为兵马俑。直观理由是”人形马状的陶俑,叫兵马俑最形象”。可见只在蔺安稳的陶俑称呼前加上了兵马二字,根本就没有对该不该称为俑考证过。而兵马俑命名,却就这么稀里糊涂一锤定音定型了。袁仲一秦俑之父,也于此成立,扬名四海。后来又因是在距离秦始皇陵1.5公里处发现的,全称就想当然地再加上陵墓主人秦始皇,成为如今响彻全球的秦始皇兵马俑了。

我从事专业编剧,爱好钻研历史,在全国考察创作完成大型上古史诗三部连台的舞台剧《黄帝颂》的过程中提出过认知历史真相的三角考证公式。这就是史书记载、考古发掘和民间流传三者的交互印证。这三者构成了书上、地下和地上三条考证信息链,相互关联依存,缺一不可。因为任何一方都各有优长也有缺欠,三者交互印证了自能确定历史真相。史书记载白纸黑字一目了然,是前人传世的笔墨实录,但受时代和思想限制未必全部真实无误。考古发掘真凭实据物证确凿,可以明白无误辨认,但受选点和观点限制未必不出偏差偏见。民间流传广博丰富,是古传至今的信息库藏,有口头传说有山水村庄地名等等,但容易添减变形未必都可靠可信。一个历史真相,必然会在这三方面各自留有蛛丝马迹,三角交互求证则可补缺无遗。现代大量的考古业绩其实大多是运用三角考证公式求证的结果。比如中国古代夏都城遗址的发现发掘,就是当地王城岗的地名引导引证而成的。但考古界往往只归功于考古发掘成果,甚至属于某个人的专利。秦陵考古袁仲一先生必然查阅史书了,但可惜不曾走访民间收集相关信息。这里也可见要成为考古大师,就应具备像郭沫若那样,既是考古家也有史学家和文学家的素养。能够三角立足,方可稳固不倒。单靠考古发掘认证,甚至以此为万能无误而自负自满自以为是,就会出现这种埋头发掘无视周边王翦村存在的地面遗存和民间口传信息,就果然出现了这种命名的重大失误。

我出生于三秦大地,对故乡大秦故事尤为关切。曾创作大型历史剧《大将王翦》、歌曲《大秦兵马雄风》《中国帅圣王翦》、长诗《拯救将军山呼吁书》,但对秦始皇兵马俑命名的质疑四十多年来一直耿耿于怀。曾多次听秦俑馆导游讲解,也看过秦俑之父袁先生的考古文章,都明确说秦俑当年是有天棚顶盖的,那怎么自相矛盾说是地下埋葬的俑呢?好多帝王陵园都有石人石马,即使后世埋入地下了也依然变不成俑。试想如此威武艳丽的巨型彩陶,不在地面秦皇陵园展示神威当时人能直接用土埋了吗?有这么脑子进水了的吗?我追问导游:既然当年没埋地下叫陪葬俑合适吗?说今天埋在陪葬坑,这坑是当时有的还是今人考古挖出的?小姑娘笑着环顾左右而言它,似乎心里也明白,但也只能人云亦云将错就错了。呜呼,一错铸成容易,要纠错改正何其难矣!但实事求是有错就改,却是我们每个人对历史和后代负责不容迟疑的态度。

 

相关文章

一句话新闻

  • ▲宁海县王氏文史研究会领导,日前与在甬政界领导、商界精英十余人在新日月宾馆举行座谈,大家对总书记关于家风家训的讲话精神感同身受,对传统历史文化传承兴趣盎然。原宁波市委常委、秘书长王剑波,重提笔椽,勤耕不辍,一篇篇关于童年、乡土、理想、友谊的散文、诗歌,清新脱俗,真情流露。宁波原水集团董事长王文成,宁波中级人民法院办公室主任王家星等,都在繁忙工作之余,以散文、诗词、歌赋等不同文学形式,赞美家乡,热爱生活,培塑情操。新日月物业公司董事长王小荣非常重视文化在企业发展中的引领作用。王劳旺会长一行非常感慨,希望今后加强交流与沟通,为促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和文化复兴作出更大的努力。
  • ▲6月2日,第十屆海峽百姓論壇在臺灣新竹開幕。論壇由福建省海外聯誼會、福建省中華文化學院、福建省臺灣同胞聯誼會、臺灣百姓文化交流協會、臺灣兩岸和平發展論壇等機構主辦。來自兩岸近800名宗親代表参会。
  • ▲6月2日湖北省大冶市王氏宗亲联谊会于2018年6月2日在陈贵镇王祠村王氏宗祠隆重举行,参会人员160余人,大会选举王全富为会长,王全发为常务副会长,王义文为秘书长。
  • ▲6月2日毕节直属站举行2018年第二次工作会议,地点:七星关区福音堂路口食香阁。会议主持人:王兴祥。会仪记录人:王福敏。参会人员:王兴祥 王庆芳 王凤舒 王万学 王玉荣 王德芳 王勇 王安平 王安顺 王安君 王福敏。
  • ▲4月8日为了家族的团结统一,发展家族文化,振兴族民,族长王隆笙在六盘水市黄土坡住处组织召开了六盘水珠树堂王氏家族会。参会人员: 王世贤、王世全、王世贤、王隆进、王隆笙、王隆海、王隆跃、王隆坤、王嘉兵、王嘉祥、王利云。
  • ▲4 月 1 日,时值四川马三垭王氏宗亲联谊会成立一周年之 际, 四川马三垭王氏宗亲联谊会第一届第二次理事会在通江县城凯源宾馆 举行。来自汉中、宣汉、通川、巴州、平昌、和通江等地的近 30 位理事出 席了本次理事会。
  • ▲月31日,主题为“组织与发展”的中华文化促进会四届四次理事会(扩大)会议在扬州召开。来自文促会各区域组织、各协作体(联盟)、分支(代表)机构及会员企业的140余位理事、驻会工作人员及嘉宾,共计200多人到会。

相关文章

最新通告

在线人数

257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