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广播: 首批四部《中华王氏大成总谱》已经获得 版权证书 关于《中华王氏大成总谱》勘误资料 上报截止期限的公告 《中华王氏源流示意图》新版出品
网站导航 : 首页> 研究中心> 图片新闻    |

放弃国外300倍高薪,用一生让中国领先全球20年

作者: 2017-10-12 相关标签: 天文界,科学家,南仁东

放弃国外300倍高薪,用一生让中国领先全球20年

他是全世界最顶尖的天文科学家之一;他让中国成为世界上看得最远的国家;他的“天眼”让宇宙没有死角,让外国的天文学家望尘莫及。

9月25日就是“天眼”顺利运行一周年的时候,然而,他的生命却不肯等他十天。9月15日,这位中国“天眼”之父与世长辞。

然而,在铺天盖地的娱乐八卦充斥的信息大潮中,却鲜见他去世的消息。此文中引用了一句话:“戏子家事天下知,将军孤坟无人问”,着实令人唏嘘。 

 

你知道就是这个像建筑工的人是中国科学院最令人尊敬的人之一,刚被提名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吗?

你知道他为中国打造的工程,让国家最高机关都发来了贺电吗? 

你知道他让中国的天文探索事业赶超所有国家20年吗?

你知道他在9月15日23点与世长辞了吗?

9月16日、17、18、19、20……整个朋友圈没有他,所有热门社交网站上都没有他,刷爆朋友圈的,是范冰冰和李晨,薛之谦和李雨桐与世长辞的是中国“天眼”之父,也是国际天文界的一流科学家——南仁东。

“天眼”是什么?

它是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作品,是世界上最大最灵敏的单口径射电望远镜。

 

别小看我们国家这口“锅”,它比美国最先进的阿雷西博350米望远镜,综合性高10倍。比德国波恩100米望远镜,灵敏度高10倍。能收到1351光年外的电磁信号,未来甚至能捕捉外星生命信号!

就是这项工程,让外国所有的天文学家望尘莫及,是南仁东,让中国成为了世界,看得最远的国家。

 

故事要从1945年说起,那年南仁东出生在吉林,从小到大一直都是我们现在所称的“学霸”,年纪轻轻就考入清华大学。

但他并不是一个只“读死书”的人,不仅不局限于一种文化知识,还有各种兴趣爱好,旅游、画画、物理、数学。他爱这个世界所有未知的东西。

 

南仁东画作

当一个人做什么都做得很好的时候,他的选择便显得极其重要,不然便会事事精通,事事疏松。

对于南仁东,他徘徊了一会儿,停在了天文学的门口。

对于一个对一切事物都很好奇的人,有什么还能比宇宙未知的秘密更吸引人的呢?

南仁东就这样选择了天文并义无返顾陶醉其中

当天才专注的时候,没人能赶超他的步伐

1984年,他主持完成欧洲及全球十余次观测,成为全世界最顶尖的天文科学家之一。

所有人都期待着他再次大显身手,但他此时,却选择了回国,辞去薪水比国内高300多倍的工资,就任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副台长。南仁东说:“在我眼中,知识没有国界,但国家要有知识。”

1993年,日本东京国际无线电科学联盟大会上,科学家们建造新一代射电望远镜,接收更多来自外太空的讯息,南仁东跟同事说:“咱们也建一个吧”

想要探测宇宙?根本没有那么简单。

巨额的经费,无数的科研人力,在90年代的中国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但南仁东决定先来选定最基础的东西,FAST要建在哪儿?

单口径射电望远镜的选址,必须是低洼的地方,还要排除各种地形、气候等因素。

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南仁东,长得却像个建筑工,因为他用了11年的时间,走遍了中国300多个候选地,他踏足了很多人从未踏足的荒野,遇见了很多人从未遇过的险情。

11年的探寻,最终选定——云贵高原喀斯特洼地,这片世界上最适合建设这个项目,最独一无二的地方。

 

云贵高原喀斯特洼地

不仅仅是选址,这期间,他还要为项目建议书审批四处奔波,国家拿不出这么多经费,只有靠合作单位的赞助,他从科学家被逼成推销员,想尽一切办法把这个项目推销出去,在他的努力下,最后立项申请书上,多出了二十多个合作单位的名字。

他们把这个项目起名为FAST 天眼”(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英文Five-hundred-meter Aperture Spherical radio Telescope的缩写),FAST单词某种程度也映衬了他急切的心情快一点!快一点!立项书快一些批复下来!让我们国家快一点开始宇宙的探索!

历经12年,射电望远镜立项书,终于提交到最后的国际评审环节,2007年,国家终于批复了立项申请,FAST项目开始动工。

他是FAST项目首席科学家兼总工程师,其实只要他负责总指挥就好了,但是学霸“什么都会”的特质,又显现出来了。南仁东就是闲不住,在所有环节中,细细过问、帮助、提供建议……

当然,他绝对不是不懂装懂,所有的人提起他,除了敬佩,还是敬佩,曾经有位科研人员提到他:“术业有专攻,我们懂天文的不懂无线电,懂金属的不会画图,懂力学的又不懂天文,可南老师竟然都能懂,我们感觉他的心中仿佛装了一个世界”

看到这句话,多么庆幸一个这样聪明的人,没有被国外的高薪诱惑,没有被国外顶尖的设备吸引,反而选择回国去“创造”一个新的,一个更好的……

当一个人专心去做一件事,整个世界都会为你让路。

22年,南仁东只做了这一件事,FAST——中国人自己的“天眼”。但在南仁东还没有看到,“天眼”发挥作用的时候,有一天突然感觉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发现自己得了肺癌……手术、化疗,一个70多岁的老人,挨过了这些年轻力壮的人都想象不到的痛苦后,还是站了起来。因为他要看到中国人自己的望远镜,顺利运行地那一天。

2016年9月25日,中国的天眼FAST项目终于完工,他的“天眼”让宇宙没有死角。

这条消息,震惊了全中国,也震惊了全世界。BBC用整版网页报道,【中国成为了天文探测的领航人】各国的媒体都列举各种数据说:在FAST技术上,发达国家想赶超中国,至少需要二十年以上。

2017年9月25日,就是“天眼”顺利运行一周年的时候。但是,2017年9月15日的23点,南仁东由于肺癌病情恶化,永远告别了世界,享年72岁而属于他的中科院院士,刚刚提名完成。他的项目让人类穿过了几千光年看世界,但他的生命,却不肯等他十天。

去世前,他留下遗言,丧事从简,不举行追悼仪式……他没有奢望任何人记得他,他没想过这些琐事,他只是把自己看作宇宙中,不断开疆扩土的旅行家,只是一个完成了作品的艺术家,就像那些年他爱的旅行,他爱的绘画,只不过通过天文的方式,都还给了他。南仁东说过这样一句话:“美丽的宇宙太空,正以它的神秘和绚丽,召唤我们踏过平庸,进入到无垠的广袤。”

而让人感叹的是,直到今天,朋友圈、微博竟然依旧悄无声息,铺天盖地都是娱乐八卦,他去世的消息,竟然没有多少国人知道想起一句话:戏子家事天下知,将军孤坟无人问实在令人唏嘘不已。哪种新闻的版面更大,可能无所谓,暂时的娱乐化也只是百年一瞬,在科学的宇宙里,他成为了运行轨迹上一颗无可替代的明星。八卦、娱乐都是流水,唯有科学是在不断攀登。

距离9月25日FAST工程一周年,越来越近了。愿南仁东院士的灵魂,真的像他的FAST“天眼”一样,不仅能“看”到宇宙中最远的地方,还能去自由穿梭。他的一生,用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来比喻最恰当不过:“在这个满地都是金钱的年代,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


相关文章

相关文章

最新通告

在线人数

346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