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广播: 关于建立中华王氏大数据网络化工程委员会的决定 关于建立优秀历史文化调研组的决定 关于成立中华王氏文化研究专家组的决定
网站导航 : 首页> 王氏文化> 王氏名人    | 王氏世系> 三槐世系    |

闻名世界的抗蒙英雄王坚

作者: 谢燕颉 2017-03-12 相关标签: 王坚抗蒙英雄闻名世界
                        谢燕颉
                        (一)
    公元十三世纪的蒙古帝国,横跨欧亚大陆,版图辽阔,空前绝后。它由元帝国与四大汗国联合组成,是真正意义上的超级大国。
蒙古帝国的成吉思汗,本名孛儿只斤•铁木真,在中国被尊为元太祖。公元1206年,在蒙     古斡难河上游的大忽里勒台,他被推举为蒙古大可汗。
从此,也标志着大蒙古国的诞生。此后铁木真及其子孙们,在对外征战中,扬鞭跃马,挥戈舞戟,开拓了东起日本海,西抵地中海,北跨西伯利亚,南至波斯湾的辽阔疆域,版图面积达四千多万平方公里。
    通过几次西征后,在被蒙古人征服土地上,陆续建立了钦察汗国、察合台汗国、窝阔台汗国和伊儿汗国。这四大汗国的统治者,在血统上出自同一个“黄金家族”,同奉大蒙古国为宗主国,从而连结成为蒙古帝国。
   第三任蒙古大汗孛儿只斤•蒙哥威名不减其祖。他是元太祖成吉思汗之孙,拖雷的长子。即位前曾参加拔都统帅的长子军西征,活捉钦察首领八赤蛮,攻占古罗斯等地,派遣旭烈兀西征西亚诸国;即位后他致力于消灭大理、南宋等国。
正当南宋朝廷摇摇欲坠的时候,蒙哥汗却死于一座小小的钓鱼山下,钓鱼城外。孛儿只斤•蒙哥一死,蒙古军立即撤军,护灵抬棺,打道回府。
他的弟弟们,为了争夺继承汗位,全都偃旗息鼓,停止了独霸世界的征战。正在围攻鄂州(今武汉一带)的忽必烈,正在攻打潭州(今长沙一带)的塔察儿,全都停止了军事行动,就是已经攻占了大马士革,正准备进攻埃及的旭烈兀,也引兵班师回朝。
这颗大煞星的殒落,不仅让南宋王朝取得短暂喘息的机会,也导致第三次蒙古西征被迫中止。随即爆发了忽必烈与阿里不哥继位之争,大蒙古国的分裂。蒙哥的去世改变了世界格局,改变了历史的进程。大蒙古国也因此大惊失色。
大蒙古国,或称蒙古汗国,为十三世纪由蒙古人包括奇源部、包姓、包侕之金氏、铁钼真等部所建立的的蒙古政权。
大蒙古国建立后,它奉行的是一味对外侵略扩张,独霸世界的政策。打从成吉思汗开始,大蒙古国就征伐西夏、西辽、金国、花剌子模等国。其后的继承人,也步其后尘,开疆拓土。在经过两次大规模的西征后,至1259年蒙哥汗去世时,大蒙古国已占据包括漠北、华北、东北、西藏、西域、中亚、西亚、东欧等在内的广大地域。
由于忽必烈和阿里不哥兄弟因争夺汗位,大蒙古国从而走向分裂,随之解体。忽必烈虽然最终击败阿里不哥,夺得汗位,然而原属大蒙古国的术赤后王封地、察合台后王封地、窝阔台后王封地和忽必烈之弟旭烈兀的封地,均取得了事实上的独立地位,分别成立了钦察汗国、察合台汗国、窝阔台汗国、伊利汗国。这些由后蒙古人所建立的政权,被西方统称为“蒙古帝国”。
蒙古帝国,继续奉告侵略扩张政策,直到消灭南宋王朝。然而蒙哥汗在一座小小钓鱼城外突然去世,世界历史却为之而改写。蒙哥汗的去世不仅使面临灭亡的南宋王朝得以苟延残喘,也使欧洲乃至非洲免遭蒙古铁蹄的践踏。
在合州钓鱼山上,建有一座小小的城池,名叫钓鱼城。别看它只是个弹丸之地,但却是牵制蒙古铁蹄的拴马桩,抗击世界潮流的中流砥柱。这块方寸之城,成为改变世界格局的钉子城。
当时的钓鱼城的守将是王坚,凭着对祖国的一片赤诚之心, 以无比坚韧的意志和顽强的毅力,率领广大将士和人民,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猖狂的进攻,捍卫了中华大地上最后一点疆土。
合川钓鱼山,拔地而起,突兀耸立,相对高度大约三百米,地势十分险要。它地处嘉陵江、渠江、涪江三江汇合处,南、北、西三面环水,壁垒悬江。山上的钓鱼城成为支撑整个四川战局的防御要塞。它城周只有十二三里长,却筑有高数丈的石墙。在南北方向,还各自建一条延至江中的一字城墙。江边筑有水师码头,布有战船。上可三江,下可屏蔽军事重镇重庆。
就是这样一座以前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因为它久攻不破,更让蒙古大汗命赴黄泉,从此被欧洲人誉为“东方的麦加城”、“上帝折鞭处”。
麦加城,座落在沙特阿拉伯西部赛拉特山区的一条狭窄山谷里,面积不到七百六十平方公里。这里四周群山环抱,层峦起伏,景色壮丽,又不失成为伊斯兰的商业中心。它是伊斯兰教最神圣的城市,伊斯兰教的第一圣地,非穆斯林不得进入不得入内。
上帝之鞭,指的是古代欧亚大陆匈人的领袖和皇帝阿提拉。匈人,一个古代生活在欧亚大陆的游牧民族在汉语中的称呼。公元445年,阿提拉无情地谋杀其胞兄,独领朝纲,成为欧洲最有权势的人。然而他多次对西罗马所提出的政治联姻以及领土要求,均遭到了拒绝。,于是他决定向不听话的罗马开战。451年,交战双方在加泰隆尼亚平原上会战。一日之间,战死者间竟然有十五万之多。452年,他率军突然越过阿尔卑斯山,直攻意大利,摧毁意大利北部所有城市,以压迫罗马。此二次役过后,西方人畏惧地称其为“上帝之鞭”。446年,阿提拉在多瑙河皇宫病死,故称此为“上帝折鞭处”。阿提拉死后,强大的匈人内部又出现内讧。不仅诸子争立为王,而且贵族之间也争权夺利。互相残杀,导致匈人帝国瓦解。
钓鱼城这座“东方的麦加城”,阻止了称霸世界的蒙古大军,让蒙哥这根“上帝之鞭”在此折断,导致大蒙古国四分五裂。
                      (二)
公元1206年,灭乃蛮部落后,孛儿只斤•铁木真统一了蒙古各部,在斡难河(今鄂嫩河)源头召开库里尔台大会,即蒙古大汗位,号“成吉思汗”,建立“大蒙古国”。从1209年至1218年,大蒙古国先后征服高昌、回鹘与西辽,并打开了挺进中亚与欧洲的门户。
1211年,蒙古铁骑进攻金朝,并占领其西京(山西大同)。
1215年,蒙古军进入燕京,此时金朝的故土几乎全为蒙古所有。
1218年,蒙古出兵灭掉西辽,在此处建立窝阔台汗国。当年,铁木真曾亲自统军西攻花剌子模王国(今中亚细亚的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一带)。此为蒙古第一次西征。
1219年,成吉思汗攻陷花剌子模王国首都撇马尔罕城,进行残酷的屠城,将其夷为平地。
1220年,蒙古太师木华黎攻陷山东济南,金朝黄河以北的土地已均为蒙古所有。蒙古军攻陷花剌子模王国故都玉龙杰赤城(库尼乌尔根奇城),又一次进行屠城,并决阿姆河堤,引水淹城,城中庐舍尽毁。
1223年,成吉思汗派诸王哲伯、速不台沿里海南岸穷追猛打。在草原上蒙古军击败钦察九部联军,接着越过太和岭(高加索山),深入俄罗斯境内,并打败基辅公国大公所统领的诸国联军,迫使联军乞降。受降后,却悉数将其将士屠杀殆尽。
1224年,成吉思汗亲自继续追击花剌子模王子札兰丁。,在渡过印度河后,将其彻底消灭。花剌子模国亡后,在其故地封其次子立察合台汗国。
1226年,成吉思汗再次征西夏,尽陷其所辖州县,导致白骨蔽野。
1227年,末帝李睍投降,西夏国亡。当年,成吉思汗却病死六盘山,由其少子拖雷监国。
1229年,在蒙古库里尔,立铁木真三子窝阔台继任蒙古大汗,称木亦坚可汗。他继续进攻金朝,扩大版图。时,蒙古帝国版图,已包括蒙古高原,中国西北、东北和华北部分,中亚、西亚的大部。
1231年,蒙古军进入宋朝的大散关,攻陷凤州、洋州、沔州、兴元。直至西水,大掠而还。宋朝兵民死亡数十万人。当蒙古军抵达邓州,金军遭受大败。
1232年,蒙古军进攻汴京,金军又溃败,而且从此一蹶不振。此时蒙古遣使与宋朝商议,共同对金进行夹攻。许以灭金之后,以黄河以南全归宋有。
1233年,蒙古遣使,约宋朝共攻金朝蔡州。
1234年宋、蒙联合灭金后,南宋出兵欲乘机收复汴京、洛阳、商丘等河南失地,却遭蒙古军伏击而失败。蒙古遣使,斥责宋朝叛盟,从此南宋国无宁日。
1235年,蒙古军在西起川陕、东至淮河下游的数千里战线上,同时对南宋发动进攻,宋蒙战争全面爆发。
至1241年,蒙古军铁骑已蹂躏南宋大片土地,四川战场则是三大战场中遭蒙古军残害破坏最为严重的一个地区。另两个战场,一为京湖战场(即今湖北和河南一带),一为两淮战场(即今淮河流域一带)。
蒙古军分三路攻宋。西路皇子阔出、大将塔海攻蜀;中路大将特木角、张柔攻襄阳;东路大将口温不花攻长江下游。此时南宋的北部边境,发生双方全线争战,蒙古军再次进入大散关,陷沔州。
1236年,蒙古西路攻陷成都,得胜而还。中路紧逼襄阳,守将举城投降。宋理宗赵昀不得已下诏罪己,且追悔莫及。
1237年,蒙古军攻陷莫斯科城。
1238年,蒙古军攻陷兀拉的迷儿城,再次进行屠城。
1239年,蒙古军攻陷北高加索。
1240年,孛儿只斤•拔都攻占基辅,并将其夷为平地。至此,基辅公国亡,俄罗斯全境均纳入蒙古版图。
1241年,西路进入蜀,围成都,守将开城投降。蒙古军由俄罗斯西进,导致波兰王国及日耳曼联军全军覆没。蒙古军渡过多瑙河,追击匈牙利国王别拉,直抵地中海亚得里亚海岸。西路军则进攻纳也纳的哥罗特牛堡垒。
当年,窝阔台卒。因内部政争不断,对南宋的攻势有所减弱。南宋由此获得一个喘息之机,而对各个战场的防御进行了调整、充实。
1242年,蒙古东路攻陷通州,又进行屠城。西方路攻陷叙州,中路攻陷滁州、和州。这是蒙古军第二次西征,直打到窝瓦河下游筑萨莱城,建钦察看汗国(四大汗国之一)。
1243年,蒙古中路军屯田襄阳,西路军则攻陷资州。
1245年,蒙古东路军进攻扬州,在此大掠一番。
1246年,蒙古在库存里尔泰(大会议)立窝阔台长子孛儿只斤•贵由为大汗,史称“贵由汗”。
1248年,二年后蒙古汗孛儿只斤•贵由卒。
1251年,蒙古宗王大臣们共同拥立铁木真孙孛儿只斤•蒙哥登基,称蒙哥汗。蒙哥为成吉思汗幼子拖雷的长子,曾与拔都等率兵远征过欧、亚许多国家,以骁勇善战著称。蒙哥登上大汗宝座后,在稳定了蒙古帝国政局同时,积极策划灭宋战争。
1252年,窝阔台孙孛儿只斤•海都于阿尔泰山南北(今新疆境),建立窝阔台汗国(四大汗国之一)。蒙哥之弟旭烈兀,统军由首都和林出发,远征西亚,这是蒙古第三次西征。同时命其弟忽必烈率师攻占大理,而对南宋形成包围夹击之势。
1253年,蒙哥之弟忽必烈进攻云南。
1254年,合州守将王坚进一步完善钓鱼城建筑。四川边地之民多避兵乱至此,钓鱼城成为兵精食足的坚固堡垒。忽必烈攻克大理城,国王段兴智投降,大理国灭亡,云贵高原并入大蒙古国版图。
1256年,蒙古军攻灭波斯南部的卢尔人政权,消灭位于波斯西部的木剌夷国(阿萨辛派)。
1257年,蒙古大元帅兀良哈台攻安南,次年安南投降。
1258年(南宋宝祐六年),蒙古军攻陷巴格达,进行屠城。黑衣大食(东阿拉伯帝国)国灭亡。旭烈兀于里海南岸筑玛拉加城,建立伊儿汗国(四大汗国之一)。
蒙古又开始大举攻宋,继续分三路进兵。西路蒙哥亲自统军攻四川;中路忽必烈攻鄂州(武汉);南路兀良哈台由安南攻长沙。
蒙哥以号称十万的兵马,围攻南宋一座小小的钓鱼城,却始终无法攻克。结果不仅伤亡惨重,而且这位所向无敌的蒙古大汗也命丧黄泉。还有猛将马塔儿沙、海都、董士元等,均战死于“钓鱼城”下。
钓鱼城,也由此在世界中古史上赫然竖立了“延续宋祚、缓解欧亚战祸、阻止蒙古向非洲扩张”的不朽丰碑!
在蒙哥亲率大军攻城的惨烈战争中,南宋钓鱼城守将王坚紧紧扼守城池,顽强地抵抗住了一次又一次的猛烈进攻,成就了闻名世界的要塞防御战,因而震惊了中外。然而作为钓鱼城的守城的主将王坚,在《宋史》中却没有传记,只有一些零星的记载。令人费解,却情有可愿。
                      (三)
王坚(1198—1264),南阳邓州彭桥人,生于南宋庆元四年(1198)。嘉定十一年(1218),赴枣阳,参加忠顺军,因功升武功大夫(正七品)。嘉熙(1237)初,因功升为神劲军统制。嘉熙三年(1239),升合州郡团练使(从五品),守合州。淳祐十二年(1252),升遥郡团练使(从五品)。宝祐二年(1254),两转升兴元府都统制兼知合州。开庆元年(1259)九月,升宁远军节度使(从二品)依前,左领军卫上将军,兴元府驻紥,御前诸军都统制兼知合州,节制军马,封清水县开国伯(从二品),后调任湖北安抚使(从二品)。景定元年(1260)四月,任卫步军司都指挥使(从二品)。景定二年(1261)五月,任左金吾卫上将军(从二品)、湖北安抚使兼知江陵府。景定四年(1263),知和州兼管内安抚使(从二品)。景定五年(1264)三月初六三月辛巳,卒,赐谥“忠壮”。咸淳四年(1268),赐庙额曰“报忠”。子五:王立、王安节、王□、王□、王□。
南宋嘉定十二年(1219),金军统帅完颜讹可入侵唐州、枣阳。宋朝荆鄂都统制、知枣阳军孟宗政招募唐、邓、蔡三州壮士达两万余人,号称“忠顺军”。王坚应募参军,相继戊守在唐州、邓州,在杏山山区屯田、练兵、守备御敌。
孟宗政(1164—1220),字德夫,绛州(山西新绛县)人,岳飞部将孟林之子。自幼豪伟,有胆略。少从父抗金,随军徙居随州枣阳(属湖北)。开禧北伐时,任枣阳县令,后任京西路钤辖,驻守襄阳。金将完颜董犯襄郢,率众据险游击,夺其辎重。嘉定十年(1217)四月,金军攻襄阳,围枣阳,与扈再兴、陈祥等率军连败金军,又援枣阳,解其围,以功兼权枣阳军节度使。嘉定十一年(1218)二月,金国完颜赛不率数万人攻枣阳,又在援军扈再兴、刘世兴的帮助下,坚守三个月,至金军退兵。累官至右武大夫、和州防御使、左武卫将军。嘉定十六年(1223)卒,后累赠至太师、永国公,谥号“忠毅”。病卒之日,边城为之罢市恸哭。子十:孟玺、孟琛、孟璟、孟珙、孟珷、孟玘、孟璋、孟珠、孟璇、孟瑛。
绍定元年(1228),忠顺军与民屯田,灌溉面积达十万顷,当年收粮达十五万石。各家自养马匹,由官家给草料。从而兵强马壮,给入侵的蒙古军队以沉重打击。
嘉熙(1237)初,王坚率军在杏山一带屯田练兵,守备御敌。因作战勇敢,且有谋略,升为神劲军统制,成为忠顺军的得力将领。
嘉熙三年(1239)一月,王坚侦知敌情,挑选精壮兵将,准备了大量的引火材料,于夜晚凭借地形熟悉,翻越峭壁,尽焚敌军船只与造船木材,取得了重大胜利,自此崭露头角。
因多次击败蒙古军,收复失地,以战功升郡团练使,守合州。蒙古军进攻四川时,王坚才随孟珙入川御敌,成为南宋名将孟珙部下得力将领。
孟珙(1195—1246),字璞玉,原籍绛州(今山西新绛),曾祖孟安是岳飞部将,祖父孟林亦是岳飞部属,随军至随州,定居于枣阳(今皆属湖北)。南宋中期,宋蒙战争爆发后,曾以一人之力统御南宋三分之二战线上的战事。由于其在抵抗蒙古军的杰出表现,后世军史家称之“机动防御大师”。累官枢密都承旨、京西湖北路安抚制置使,四川宣抚使兼知夔州,封汉东郡开国公。从普通的下级军官做起,与父亲孟宗政凭借战功成为抗金名将,最后攻破金国都城,亲手俘获金国末代君主的遗骸。金国灭亡,蒙古又大举入侵,再次担起重任,统领南宋两大战场,率领宋军浴血奋战,全力抵抗横扫欧亚的蒙古铁骑,确保南宋挺过了宋蒙战争的前十余年。作为南宋的擎天一柱,建立起一体化的防御体系,将后半生的心血都投入到保卫南宋政权、使南宋人民免遭蒙古军战火荼毒的宏伟事业中。无论战功还是品德上,都是一位伟大英雄。淳祐四年(1244),兼知江陵府。淳祐六年(1246)以检校少师、宁武军节度使致仕,旋即病逝,享年五十二。后特赠太师、吉国公,谥“忠襄”。
嘉熙四年(1240)初,盂珙得知张柔率军在河南屯田,同时在邓州、顺阳(今河南淅川)积聚造船木材,常主动出兵骚扰,破坏蒙古的攻势准备。又命张英出随州,任义出信阳,焦进出襄阳,分路连续袭扰蒙古军,让其无法安心屯田。
时蒙古军正加速南侵,在顺阳丹江沿岸聚集大批船只,堆积大量造船木材,准备大造船只,以南下汉水,长江,顺流而下,夺取临安。得知部将王坚偷袭顺阳,将蒙古军积聚的造船材料全部烧毁后,又派遣部将张德、刘整分兵攻入蔡州,将敌人的物资仓库烧了个一干二净。
宋军取得了一次又一次对蒙古军后方基地的进攻性作战的重大胜利,把敌人的攻势扼杀于萌芽中。
据《宋史》列传第一百七十一载:“(嘉熙四年,1241)(孟珙)进封子爵。珙条上流备御宜为藩籓三层:乞创制副司及移关外都统一军于夔,任涪南以下江面之责,为第一层;备鼎、澧为第二层;备辰沅、靖桂为第三层。峡州、松滋须各屯万人,舟师隶焉,归州屯三千人,鼎澧、辰沅、靖桂各屯五千人,郴、桂各千人,如是则江西可保。又遣杨鼎、张廉往辰沅、靖桂,三州同守,倅晓谕熟,蛮讲求:恩、播、施、黔支径,以图来上。会谍知大元兵于襄樊、随、信阳招集军民布种,积船材于邓之顺阳,乃遣张汉英出随,任义出信阳,焦进出襄,分路挠其势。遣王坚潜兵烧所积船材,又度师必因粮于蔡,遣张德、刘整分兵入蔡,火其积聚。”
嘉熙四年(1240),四川制置副使彭大雅派甘闰于合州(今重庆合川)东十里钓鱼山上修筑城寨。这里有山水之险,也有交通之便,经水路及陆上道,可通达四川各地。
淳祐二年(1242),宋理宗派遣在两淮抗蒙战争中战绩颇著的余玠入蜀主政,以扭转四川的颓势,巩固上流。
余玠在四川采取了一系列政治、经济和军事措施。其中最重要的是,创建了山城防御体系。即在四川的主要江河沿岸及交通要道上,选择险峻的山隘筑城结寨。这些城寨星罗棋布,互为声援,构成一完整的战略防御体系。钓鱼城即是这一山城防御体系的核心和最为坚固的堡垒,故合州治所也就移至于此。
余玠(?-1253),字义夫,号樵隐,蕲州(今湖北蕲春东北)人。嘉熙年间,任知招信军,于汴城、河阴战败蒙古军。淳祐元年(1241),赴援安丰,败蒙古军,任四川安抚制置使,四川总领,兼夔州路转运使。从淳祐三年到四年,与蒙古军大小三十六战,战果显著。后又率军北攻兴元府(今陕西汉中),还击退进扰成都、嘉定(今四川乐山)的蒙古军。宝祐元年(1253),宋廷听信谗言,召余玠回朝。余玠闻召不安,七月,服毒而卒。余玠死后,宋理宗辍朝,特赠五官。
淳祐三年(1243),四川制置使余余玠采纳播州(今遵义)贤士冉、冉璞兄弟建议,再遣冉氏兄弟复筑钓鱼城,移合州治及兴元都统司于其上。并驻以重兵,以控扼嘉陵江要冲。
钓鱼城的外城修筑在悬崖峭壁之上。城墙均由条石垒成,依仗天险,易守难攻,固若金汤。内城之内,大片田地和四季不绝的丰富水源,周围山麓也有许多可耕田地。这一切是使钓鱼城具备了长期坚守的必要地理条件。
淳祐十年(1250),王坚参加了南宋名将余玠与蒙古军总帅汪德臣在兴元、文州等地的多次大战屡获战功。
淳祐十一年(1251),王坚奉命收复兴元府(今陕西汉中),后率兴州兵驻守合川旧城,升武功大夫。
这一年是蒙哥登大汗位的第二年。蒙古军休止十余年,侵宋战事再次打响。“钓鱼城之战”,拉开了大战大幕。
淳祐十二年(1252)正月,打败了蒙古军的进攻,王坚升遥郡团练使。
据《宋史》本纪载:“(淳祐)十二年(1252)春正月癸巳,武功大夫王坚以复兴元功,转遥郡团练使。”
另据《续资治通鉴》载:“(宝祐二年蒙古宪宗四年二月)蒙古侵合州、广安军,守臣王坚、曹世雄等败之。”
据《宋史》本纪载:“(宝祐二年,1254,六月)甲辰,四川制司言:合州、广安军北兵入境,王坚、曹世雄等战御有功。诏坚官两转,余各补转官资。”
宝祐二年(1254)七月,王坚升兴元府都统制兼知合州。他调集州辖石照、铜梁、巴川、汉初、赤水五县十七万军民再增筑钓鱼城,屯兵积粮,作好了长期抗战谋划。
军民屯田练兵,,并打退了蒙古军多次进攻。让“秦蜀之人,望风响应”,钓鱼城从此成为川、陕、甘民众聚集的军事重镇。
据《宋史》本纪载:“(宝祐二年,1254七月)己巳,荻浦海寇平,包恢进直龙图阁,刘达授横行带,遥郡李性传赴阙,以王坚为兴元都统兼知合州。”
宝祐四年(1256),王坚凭钓鱼城之险势,于嘉陵江上,击退来犯的蒙古兀良合台舟师。
1257年,蒙哥汗决定发动大规模的灭宋战争。他命忽必烈率军攻鄂州(今武昌),塔察儿、李等攻两淮,以分散南宋兵力。又命兀良合台自云南出兵,经广西北上策应。
蒙哥汗自率蒙古军主力攻四川。他以四川作为战略主攻方向,意欲发挥蒙古骑兵长于陆地野战而短于水战的特点,以主力夺取四川,然后顺江东下,与诸路会师,直捣南宋都城临安。玩起了晋武帝司马炎灭吴有故伎,想得绝妙,可惜天不从愿!
                     (四)
据《元史》本纪第三载:“(八年二月)是时,军四万,号十万,分三道而进:帝(蒙哥汗)由陇州入散关,诸王莫哥由洋州入米仓关,孛里义万户由渔关入沔州。”
宝祐六年(1258)二月,经过了数年的充分准备,蒙古军又出兵分四路攻宋。相继占据剑门苦竹隘、长宁山城、蓬州运山城、阆州大获城、广安大良城等,而迫近合州,“钓鱼城之战”由此而全面展开。
据《元史》本纪第三载:“(八年)秋七月,留辎重于六盘山,率兵由宝鸡攻重贵山,所至辄平。”
七月,蒙哥汗统兵四万,号称十万,从六盘山(今宁夏境)分兵三路,进攻四川。蒙哥自率的四万,分三路入蜀。加上原在蜀中的蒙古军,以及从各地征调而来的部队,蒙古军的总数大大超出了四万之数。
据《元史》本纪第三载:“(八年十二月)甲辰,遣宋人晋国宝招谕合州守将王坚,坚辞之,国宝遂归。”
十二月,蒙哥攻占了川西、川北的大部州县,抵达武胜山(今武胜县城附近),准备进攻合州。川西北的府州具陷后,蒙哥派对遣降将晋国宝,赴钓鱼城招降无功而返,却被王坚追回,押至阅武场,斩首示众。
据《元史》本纪第三载:“九年己未春正月乙巳朔,驻跸重贵山北,置酒大会,因问诸王、驸马、百官曰:‘今在宋境,夏暑且至,汝等其谓可居否乎?’札剌亦儿部人脱欢曰:‘南土瘴疠,上宜北还,所获人民,委吏治之便。’阿儿剌部人八里赤曰:‘脱欢怯,臣愿往居焉。’帝善之。戊申,晋国宝归次峡口,王坚追还杀之。诸王莫哥都复攻渠州礼义山,曳剌秃鲁雄攻巴州平梁山。丁卯,大渊请攻合州,俘男女八万余。”
开庆元年(1259)正月,蒙古军屯兵在距合州百里的武胜山,蒙哥汗遣诸王末哥攻礼义山城(今渠江东北,俗称三教寺寨),曳剌秃鲁雄攻平梁山城(今四川巴中西)。并命宋降将杨大渊率军突袭合州旧城,以切断外围诸城与钓鱼城的联系。同时,令四川都元帅纽璘从成都趋涪州蔺市(今重庆市涪陵区西)打造浮桥,断绝宋军外援。在铜罗峡据险为垒,阻遏重庆宋军北进。
宋开庆元年(1259年)二月二日,蒙哥率诸军从鸡爪滩(今钓鱼城东北鸡心石)渡过渠汇,进驻石子山扎营。三日,蒙哥亲督诸军战于钓鱼城下。七日,蒙古军攻一字城墙。九日,蒙古军猛攻镇西门,均不克。这日,蒙古东路军史天泽,也率部也到达钓鱼城参战。
三月,蒙古军连续进攻钓鱼城东之东新门、奇胜门、镇西门小堡等处,但是在宋守城军民顽强的抗击下,均遭失败。
四月三日,连降大雨长达二十天。二十二日,天气初晴,蒙古军即偷袭城南护国门,未能得逞。四日深夜,蒙古军攻破钓鱼城北出奇门至嘉陵江一侧的一字城,但是却被王坚率勇士力战夺回。
据《宋史》本纪载:“(开庆元年,1259,四月初一)甲申,诏:‘守合州王坚婴城固守,百战弥厉,节义为蜀列城之冠,诏赏典加厚。’”
当蒙古军大举攻蜀时,南宋对四川也采取了救援行动,但是其增援钓鱼城的宋军,均为蒙古军所阻,始终未能进抵钓鱼城下。尽管如此,被围攻达数月之久的钓鱼城,依然物资充裕,守军斗志高昂。王坚环城而守,百战百胜,再接再厉,宋理宗闻讯,即下诏嘉奖,以鼓励合州军民。
另据《续资治通鉴》载:“(开庆元年,蒙古宪宗九年,1259,四月)甲申,帝以王坚忠节,守城拒敌,万折不回,可为列城之倡,命优加旌赏。”
蒙古军久屯于坚城之下,又值酷暑季节,导致军中暑热、疟疠、霍乱等疾病流行。瘟病流行,加上水土不服,蒙古军战斗力大减。
钓鱼城久攻不下,蒙哥汗曾命诸将“议进取之计”。术速忽里认为,顿兵坚城之下是不利的,不如留少量军队困而扰之,以主力沿长江水陆东下,与忽必烈等军会师,一举灭掉南宋。然而骄横自负的众将领却坚持强攻坚城,反以术速忽里之言为迂腐。
五月,蒙古军屡攻钓鱼城不克,王坚却自率健卒,频频出城夜袭蒙古军营,搅得蒙古军夜不安枕,人人自危,军心涣散。
尽管蒙古军的攻城器具十分精备,无奈钓鱼城地势险峻,致使不能发挥作用。钓鱼城守军在主将王坚及副将张珏的协力指挥下,击退了蒙古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千户董文蔚奉蒙哥汗之命,率所部邓州汉兵攻城。董文蔚激励将士,挟云梯,冒飞石,履崎岖以登,直抵其城与宋军苦战,但因所部伤亡惨重,被迫退军。其侄董士元请代叔父董文蔚攻城,率所部锐卒登城,与宋军力战良久,终因后援不继,亦被迫撤还。
蒙哥汗自率军入蜀以来,所经沿途各山城寨堡,多因南宋守将投降而轻易得手,尚未碰上一场真正的硬仗。因此,至钓鱼山后,蒙哥欲乘拉槁之势,攻拔其城,虽久屯于坚城之下,亦不愿弃之而去。蒙哥心中非常滚燥,又无可奈何。
六月初,宋四川制置副使吕文德率战船万艘,溯江而上,冲破蒙古军的封锁,终于进入重庆。后又率舰千余艘,沿嘉陵江北上,以救援合州。在至三槽山西时,却又遇蒙古军阻截。蒙古经略使史天泽,分军为两翼,跨江侧射,并亲率舟师,顺流纵击,夺得宋战船百余艘,并击退其援军,乘势追击至重庆而返。
六月初,蒙古元帅汪德臣,夜袭钓鱼城外马军寨,杀寨主与守城将士。钓鱼城内,军民以飞石回击作答,钓鱼城之战愈演愈烈。
蒙古军攻城五个月而不能下,汪德臣遂单骑至钓鱼城下劝降,却被城上飞石击中,不久死于缙云山寺庙中。
据《续资治通鉴》载:“(开庆元年,蒙古宪宗九年,1259,六月)合州受围,自二月至于是月,王坚固守力战,蒙古主屡督诸军攻之,不克。前锋将汪德臣,选兵夜登外城,坚率兵逆战。迟明,德臣单骑大呼曰:‘王坚,我来活汝一城军民,宜早降。’语未既,几为飞石所中,因得疾卒。会天大雨,攻城梯折,后军不克进而止。”
这一天天将亮时,老天见怜,又下起雨来。蒙古军十分行动不便,攻城的云梯又多被折断,于是只好被迫撤退。
时蒙古忽必烈统东路蒙古、汉军攻宋,兵围鄂州(今湖北武汉),南宋贾似道请求派遣近侍相商议和。蒙古江淮荆湖经略使赵璧请行,遂在三千兵卒护送下至鄂州城,登城与宋将议和。贾似道却托足疾不肯出见,乃约再议而还。
七月,蒙哥汗命人在东新门外脑顶坪上筑楼台,窥探钓鱼城内情况,以便进行决战。先是以马军寨之马鞍山为桥头堡,向钓鱼城内城发起猛烈的进攻。王坚则在蒙古军筑台时,就已选好了位置,以待蒙哥上台了望时,命人放炮予以狠狠的打击。
七月二十一日,蒙哥亲临脑顶坪台下进行了望指挥。王坚发现后,便下令放炮猛击楼台。蒙哥当即遭受重伤,便撤还石子山治疗。
二十二日,得知蒙哥负伤,南宋守军特准备了重三十斤的鲜鱼两尾,以及面饼一百余张,掷抛给城外的蒙古军,寓言“量尔白拼(二鱼百饼)”。还致信蒙哥,说:“尔再攻十年,城亦不可得”。弄得蒙哥咆哮如雷,发下誓言说:“日后攻下钓鱼城,当尽屠城中之民。”
二十七日,蒙哥汗伤痛迸发,死于北碚温泉寺,终年五十二。蒙哥汗卒后,蒙古军遂撤围北还,合州围解。
据《宋史》列传第二百一十载:“宝祐末,大兵攻蜀,破吉平隘,拔长宁,杀守将王佐父子。至阆州,降安抚杨奫,推官赵广死之。至蓬州,降守将张大悦,运使施择善死之。顺庆、广安诸郡,破竹而下。明年,合诸道兵围合州,凡攻城之具无不精备。(张)珏与王坚协力战守,攻之九月不能下。”
据《元史》本纪第三载:“(九年)二月丙子,帝悉率诸兵渡鸡爪滩,至石子山。丁丑,督诸军战城下。辛巳,攻一字城。癸未,攻镇西门。三月,攻东新门、奇胜门、镇西门小堡。夏四月丙子,大雷雨凡二十日。乙未,攻护国门。丁酉,夜登外城,杀宋兵甚众。五月,屡攻不克。六月丁巳,汪田哥复选兵夜登外城马军寨,杀寨主及守城者。王坚率兵来战。迟明,遇雨,梯折,后军不克进而止。是月,帝不豫。秋七月辛亥,留精兵三千守之,余悉攻重庆。癸亥,帝崩于钓鱼山,寿五十有二,在位九年。追谥桓肃皇帝,庙号宪宗。”
九月,朝廷封王坚为宁远军节度使,依前左领军卫上将军、兴元府驻扎,御前诸军都统制兼知合州(三品),节制兵马,进封清水县开国伯。
据《宋史》本纪载:“(开庆元年,1259,九月)庚午,合州解围,诏王坚宁远军节度使依前、左领军、卫上将军、兴元府驻紥、御前诸军都统制兼知合州、节制军马,进封清水县开国伯。”
蒙哥汗战死之后,进军鄂州(今湖北武昌)的蒙哥之弟忽必烈,进攻漳州(今湖南长沙)的塔察儿,以及占领了大马士革,正在与古埃及马木路克王朝军队作战的旭烈兀,为争夺汗位而匆忙回师,蒙古贵族集团即开始了长期的内部争战。
大蒙古国蒙哥汗九个月的努力,化为泡影。
南宋著名诗人刘克庄《蜀捷》诗云:
吠南初谓予堪侮,折北俄闻彼不支。挞览果歼强弩下,鬼章有入槛车时。
钟繇捷表前无古,班固铭诗继者谁。白发腐儒心胆薄,一春林下浪攒眉。
                    (五)
据《续资治通鉴》载:“(开庆元年,蒙古宪宗九年,1259,闰十一月)乃发牛头山,声言直趋临安,贾似道大惧。会合州王坚遣阮思聪掉急流,以蒙古主讣闻,(贾)似道意稍解,遣宋京请和,愿请行人会议。赵璧请行,皇弟遣之。璧登城,宋京曰:‘北兵若旋师,愿割江为界,且岁奉银、绢各二十万。’璧曰:‘大军至濮州,诚有是请,犹或见从。今已渡江,是言何益!贾制置今焉在耶?’璧行时,呼必赉(忽必烈)戒之曰:‘汝登城,必视吾旗,旗功,速归可也。”至是,适见其军中旗动,乃曰:“俟它日复议之。’遂归。”
当王坚派出使者阮思聪,穿过急流险滩,送来蒙哥逝世的消息,惶恐不安的贾似道却派遣宋京向蒙古求和。忽必烈为了争夺汗位,也愿意与贾似道在鄂州城下议和。以便顺利班师。
忽心烈派遣赵璧、贾似道派遣宋京为和谈代表。宋京向赵璧开出的条件是:只要蒙古退军,愿意割江为界,并每年贡献白银二十万两、素绢二十万匹。
赵璧却说,我大军到濮州时,可以考虑你的请求,或许还会答应,今我大军已经渡过长江,说这话还有什么意义呢?贾似道还在吗?断然拒绝了宋廷的求和。
景定元年(1260),宋理宗诏王坚回京城临安(今杭州),由马千代守合州。
据《宋史》列传第二百一十载:“景定初,(张珏)合守王坚征入朝,以马千代守合。”
景定元年四月,宋理宗以王坚为侍卫,任步军司都指挥使。
据《宋史》本纪载:“(景定元年,1260,四月)庚子,以王坚为侍卫步军司都指挥使。”
景定二年(1261)五月,王坚升左金吾卫上将军、湖北安抚使兼知江陵府。江陵,今荆州,为古今兵家必争之地,军事重镇。
据《宋史》本纪载:“(景定二年,1261)五月。乙酉,王坚迁左金吾卫上将军、湖北安抚使兼知江陵府。”
八月,王坚出知和州(今马鞍山市和县)。贾似道求和未遂丢脸,却深忌王坚的战功,于是排挤王坚出京,并一贬再贬。
据《续资治通鉴》载:“(景定二年,蒙古中统二年,1261,八月)(贾)似道又忌王坚,出知和州。坚郁郁而卒。”
时蒙古驻守青居的南征都元帅钦察,乘机再次向钓鱼城进逼。忽必烈继承汗位后,采用南宋降将原泸州安抚使刘振的策谋,以主力军进攻荆襄,想从长江中流突破南宋防线,在四川境内屯田、积粮、筑寨、扩军以围宋军。这样一来,钓鱼城便成了被蒙古重兵困围的一座孤岛。
景定四年(1263),宋廷命原钓鱼城统制张钰接替马千,担任合州主帅。他加筑的钓鱼城,使规模更加宏大。所建成的沿城一圈的城墙与直贯嘉陵江的高二三丈不等的石砌城墙,长达十六里之遥祝。沿着城墙,设置有始关、小东、新东、青华、出奇、奇胜、镇西、护国门八道城门。又在奇胜门左侧一百米处修建一个水洞门,作为钓鱼城排水之用。
城门外是悬崖峭壁,除城门无路可通。城南小东门处与城北出奇胜门处,各由山上延筑一道城墙,直接通入嘉陵江中,名叫“一字城”,当地人称之为“横墙城”。
一字城在江边还修筑有码头,称之为“皇堤”。在城北出奇胜门的左上侧一块高地上,修筑有指挥台,旧名“插旗山”,台前是练兵誓师较场。较场的东北面,修建有“皇城”,传说是为了给逃亡中的宋室皇家所建筑的。皇城东南面为军民住宅,有往来其中的小巷。
在护国寺和奇胜门内,修有“大天池”、“小天池”的大小水池。城内还插花分布凿有九十二眼水井,供城中军民饮用等需要。
由于钓鱼城的加固,张珏守合州,让王坚很放心。不仅城池固若金汤,还屡屡出击打败蒙古军。
景定四年(1263)三月,以知和州王坚兼管内安抚使。
据《宋史》本纪载:“(景定四年,1263,三月)丁酉,以王坚知和州兼管内安抚使,吕思望知濠州兼淮西招抚使。”
景定五年(1264),王坚去世,谥“忠壮”。
据《宋史》本纪载:“(景定五年,1264)三月初六三月辛巳,王坚卒,赐谥‘忠壮’。”
另据《续资治通鉴》载:“(景定五年,蒙古至元元年,1264)三月,辛巳,王坚卒,赐谥‘忠壮’。”
合州军民闻王坚逝世,立庙祀之,并建碑记其功。《王坚纪功碑》曰:
□汉□□□□□跨开达□/□不□□□□□逆丑元主/王公坚以鱼台一柱支半壁/□签□□□□□□□□□/□戒于□□□□□□□□/□□八□□□□□□□□/相吕公□□□□□□□□(以上文字在石壁左侧)
□六十□矣□黎有□□□/□于□定之授机□□□□/□西蜀其当□□始□□□/诗纪厥功被之金石□□□/奉为父母拜识其灵□□□/□□□□□□□□□□□/□□□□辟□签书□□□(以上文字在石壁右侧)
此碑高一点二五米、宽零点八七米。因被蒙古军损毁,故残缺严重,却迄今犹存。
“王公坚以鱼台一柱,支半壁”,“诗纪厥功,被之金石”,仅寥寥数字,就足以表明王坚在中华历史中的重要地位和重大作用。站在更高的方位,用更广阔的视觉来考察历史,王坚可谓功高盖世。宋蒙钓鱼城之战,不仅延续了宋祚,还改写了欧亚的历史。王坚率领合州居民坚守孤城三十六年,成为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其不屈不挠的精神,蜚声寰宇。
犹如著名演义小说作家、历史学家蔡东藩所说:“宋廷非无贤将相,如杜范、吴潜、董槐等,皆相才也,孟珙、余玠、马光祖、向土璧、王坚等,皆将才也,若乘蒙古之有内乱,急起而修政治,整军实,勉图安攘,尚不为迟。”
咸淳四年(1268)正月),宋度宗赵禥赐王坚庙门额“报忠”二字。
据《宋史》本纪载:“咸淳四年,1268,正月)癸巳,故守合州王坚赐庙额曰‘报忠’。”
另据《续资治通鉴》载:“(咸淳四年,蒙古至元五年,1268)春,正月,癸已,故守合州王坚,赐庙额曰‘报忠’。”
报忠,即报答忠臣。钓鱼城之战,使蒙古的灭宋战争几乎全面瓦解。蒙古军基本上是按预定计划进军,只因西边主攻战场的失败而功亏一篑,宋祚才得以延续了二十年之久。
当然钓鱼城之战也使蒙古军的第三次西征行动也停滞下来,从而缓解了蒙古势力对欧、亚、非洲等国的威胁。1252年,蒙哥汗派遣其弟旭烈兀发动的第三次西征,已先后攻占了伊朗、伊拉克以及叙利亚等阿拉伯半岛的大片土地。正当旭烈兀正准备向埃及进军时,一获悉蒙哥汗死讯,遂留下少量军队继续征战,自率大军东还。结果是蒙古军因寡不敌众而被埃及军队打败,蒙古军始终未能打进非洲。
蒙古的大规模扩张行动,从此走向低潮。“钓鱼城之战”的影响,已远远超越了中国范围,而在世界史上也占有重要的一页。显然,蒙哥汗在钓鱼城下的败亡,其影响是十分巨大的。
                       (六)
咸淳三年(1267)四月,蒙古平章赛典赤提兵入蜀,践踏重庆大片麦田,至合州钓鱼城下。张珏则碇舟断江,筑为水城。蒙古大兵数万攻之不克,于是引去。
咸淳九年(1273)闰六月,蒙古军筑马鬃山城,被知合州张珏击走。张珏设疑兵于嘉渠口,暗中率师渡过平阳滩攻其二城,放火焚其物资粮食器械,越寨七十里,焚烧船坞,蒙古军统制周虎战死,马鬃城才没有筑成。
据《续资治通鉴》载:“(咸淳九年,元至元十年,1273,闰六月)元人城马鬃山,戊戌,知合州张珏击走之。”“初,蒙古兵入蜀,珏副王坚协力战守;坚还,以珏代之。自开庆受兵,民凋敝甚。珏外以兵护耕,内教民垦田积粟;再期,公私兼足。刘整既叛,献计欲自青居进筑马鬃、虎项二山,扼三江口以图合州,遣统军哈喇帅兵筑之。珏闻哈剌至,乃张疑兵于嘉渠口,潜师渡平阳滩,火其资粮器械,越寨七十里,焚船场,由是马鬃城筑卒不就。珏善用兵,出奇设伏,算无遗策。其治合州,士卒必练,器械必精,御部曲有法,虽奴隶,有功必优赏之;有过,虽至亲必罚,故人人用命。”
咸淳十年(1274),张珏加升宁江军承宣使。
德祐元年(1275),张珏升四川制置副使、知重庆府。
五月,张珏加检校少保,并征其兵入卫勤王。因蜀道阻断,不得到达。时太傅、枢密副使、越国公张世杰兵败,蜀亦孤,蒙古军乘胜进击,其锋甚锐,诸郡多降。
六月,谣言巡抚昝万寿以嘉定及三龟、九顶降,守将侯都统战死。已而泸、叙、长宁、富顺、开、达、巴、渠诸郡不一月皆下,合兵围重庆,作浮梁三江中,断援兵。自秋徂冬,援绝粮尽,张珏屡以死士间入城,许以赴援,且为之画守御计。
德祐元年(1275)十一月,王坚之子王安节,于常州因臂伤而被俘。自己声称说:“我,王坚子安节也!”因拒绝降,而被杀害。
据《宋书》列传第二百九忠义五载:“王安节,节度使坚之子也。少从其父守合州有功,安节等兄弟五人皆受官。坚为贾似道所忌,出知和州,郁郁而死。”“安节至咸淳末为东南第七副将。德祐初,似道溃师芜湖,列城皆降,不降者亦弃城遁。时安节驻兵江陵,即走临安,上疏乞募兵为捍御,授阁门祗候、浙西添差兵马副都监。收兵入平江,合张世杰兵战凤皇港,有功,转三官。”“刘师勇复常州,攻走王良臣,师勇还平江,以安节与张詹守常。已而良臣导大兵攻常,常城素恶,安节等筑栅以守,相拒两月不下。大元丞相伯颜自将攻之,屡遣使招降,亦不下。丞相怒,麾兵破其南门,安节挥双刀率死士巷战,臂伤被执。有求其姓名者,安节呼曰:‘我王坚子安节也。’降之不得,乃杀之。”
王安节(?—1275),王坚之子。“少从其父守合州有功”入官,为宋度宗朝东南第七副将。德祐元年(1275)正月,王安节驻军江陵。二月,贾似道兵溃丁家洲(今安徽铜陵北长江中),沿江诸州县相继失陷,王安节奔回临安,改任浙西添差兵马副都监。三月,常州(今属江苏)、平江府(今江苏苏州)降元,王安节收溃军入平江,并与张世杰部属合击蒙古军。都统制刘师勇收复常州后,即派王安节、张詹前往常州,与知州姚訔、通判陈炤等一起守常州,阻击东进的蒙古军,前后达数月之久。十一月,元丞相伯颜亲至常州,在招降被拒绝后,亲自督战。文天祥所派的尹玉、麻士龙援军,血战阵亡。常州在外援断绝的情况下,仍然坚决抗击数十倍的蒙古军。伯颜派亲军首先攻上城头,常州失陷,姚訔、陈炤等英勇战死,刘师勇突围,王安节率残兵巷战,臂伤被俘,拒降而被杀害。
德祐二年(1276)正月,张珏派遣其将赵安袭击青居,执拿安抚使刘才、参议马嵩以归。
二月,张珏派遣张万,以巨舰载精兵,断内水桥,入重庆。
四月,张珏合重庆之兵,出攻凤顶诸寨。张珏连结泸士刘霖、先坤朋为内应。
六月,派遣赵安,破神臂门,执拿原宋重庆制置使梅应春(一说并没有降元),杀之,收复泸州。重庆兵渐解去,围泸州。
十二月,宋重庆制置赵定应迎张珏入重庆,为制置。时阳立以涪州降,张珏派遣张万攻走立,俘其僚属冯巽午等。阳立复合兵来决战,史进、张世杰战死,张万不支,俘阳立妻子及安抚李端以归。
张珏以都统程聪守涪州。重庆兵尽退。张珏闻二王立广中,派遣兵数百人,寻求王所。调史训忠、赵安等援泸州。张万入夔,连忠、涪二州兵,拔石门及巴巫寨,获将士百余人,解大宁围,攻破十八寨。
景炎元年(1276)十二月,重庆蒙古兵围解而去,张钰入重庆,以王立为钓鱼城守将。
景炎二年(1277)六月,蒙古军东川副都元帅张德润复破涪州,执守将程聪。先是,程聪在重庆力主守城之议,张珏入,却不知,使出守涪州。程聪至郡怏怏,不设备,至是被执。是月,梁山军袁世安降元。
十月,万州破,杀守将上官夔。
十一月,泸州食尽,人自相食,遂破之,安抚王世昌自缢而死。蒙古大兵会于重庆,驻佛图关,以一军驻南城,一军驻朱村坪,一军驻江上。派遣泸州降将李从招降,张珏不从。
十二月,达州降将鲜汝忠攻破咸淳皇华城,执拿守将马堃,军使包申巷战死。
景炎三年,至元十五年(1278)春,张珏遣总管李义,将兵由广阳,一军皆没。
二月,蒙古大兵破绍庆府,执拿守将鲜龙,湖北提刑赵立与制司幕官赵酉泰皆自杀。张珏率兵出薰风门,与蒙古军大将也速儿,大战扶桑坝,诸将从其后合击之,张珏兵大溃。城中粮尽,赵安以书说张珏降,不听。赵安乃与帐下韩忠显夜开镇西门降。张珏率兵巷战不支,归索鸩饮,左右匿鸩,乃以小舟载妻子东走涪州。中道大憾,斧其舟欲自沉,舟人夺斧掷江中,张珏踊跃欲赴水,家人挽持不得死。明日,万户铁木儿追及于涪州,执拿之送京师。张珏至安西赵老庵,其友谓之曰:“公尽忠一世,以报所事,今至此,纵得不死,亦何以哉?”张珏乃解弓弦自经厕中,从者焚其骨,以瓦缶葬之死所。
重庆既降,制机曹琦自缢而死,张万、张起岩出降。进攻合州,破其外城。东川各路蒙古军毕集钓鱼城,胁迫王立投降。
祥兴二年(1279)正月,蒙古西川行枢密院副使兼王相李德辉率军数百人至钓鱼城下,王立举城降元。弃城之后,钓鱼城守城的三十二名(一说三十六名)将士,全部拔剑自刎,也没有一个人乞求怜悯,忠烈千秋。
在侵略大半个世界的过程中,蒙古人杀人无数。凡是受到抵抗的城市都被屠城,而且是被屠得干干净净,惟有钓鱼城,抵抗了四十余年仍能全身而退。
元大德二年(1298),钓鱼城寺庙及房舍,均遭兵火毁灭。
                 (七)
四川制置副使张钰守钓鱼城,不只是固守,而是适时出击。当临安陷落时,他曾派部将突袭青居城,抓获蒙古军安抚使刘才。
德祐元年(1275)十二月,涪州降元,重庆告急,张钰留副手王立为“安抚使兼合州知州”,守钓鱼城,自己率军攻入重庆。
德祐二年(1276)正月,张钰大会西南众将,联合忠、万两州军力连破蒙古军十八寨,解大宁监之围。
六月,张珏为解重庆之围,以攻其必救之策,连结泸州义士刘霖、先坤朋里应外合,合力攻克凤顶寨,攻破西川行院治所泸州,杀其守将熊耳,以及安抚使梅应春,俘虏其将领以及眷属,从而动摇了西川行院军围攻重庆的决心。
蒙古军占领泸州后,由千户熊耳率军驻守,其夫人也随军到了泸州。当宋军收复泸州时,熊耳被王立击毙,其夫人也被宋军俘获。因为因为熊耳夫人颇有姿色,被俘时又没有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而谎称姓王,而被王立认为“义妹”。
祥兴二年(1279)正月,因为这个义妹熊耳夫人的促成,王立开城降元,坚守三十余年的钓鱼城,终于失陷。但钓鱼城作为山城防御体系的典型代表,将永远载入战争史册。在冷兵器时代,钓鱼城充分显示了其防御作用,而成为蒙古军队难以攻克的堡垒。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古代战争馆,特意制作了钓鱼城古战场的沙盘模型,展示了它在中国古代战争史上的重要地位。
王立放下武器,自愿终止抵抗,是以不可杀城中一人为条件的。蒙古人在侵略欧亚各国的过程中,杀人过亿。凡是抵抗的城市,城破后均被屠城,而且是被屠杀得干干净净,还夷为平地,还放水淹没。惟有钓鱼城,虽然抵抗了三十六年,却能全身而退,用强大的实力,让魔鬼们放下屠刀。故清合州知州陈大文,把余玠、王坚、张珏、冉琎、冉璞,以及李德辉、王立、熊耳夫人等,同祀于忠义祠内。
钓鱼城忠义祠,与护国寺仅一墙之隔。祠宇建于明代弘治七年(1494),原名“王张祠”。据明正德《新建王张二公祠堂记》碑文载,弘治五年春,户科给事中合州王玺,于回乡守孝期间,约同乡、贵州按察司副使陈揆等人同游钓鱼城,感念王坚、张珏二将的忠烈,不在唐代“安史之乱”中坚守雎阳城的名将张巡、许远之下,然而却没有列入祀典,实在是一件憾事。不久,王玺入朝,即将王、张事迹及为二人立祠的请求,上奏明孝宗皇帝。明孝宗在四川按察使到钓鱼城实地考察核实之后,批准了王玺的奏本,祠得以立,以祭祀王坚、张珏。稍后,王张祠又经弘治十二年(1499)、正德十二年(1517)两度修整。
清初,祠宇毁于兵火。清乾隆二十四年(1759)重建,祀余玠、王坚、张珏、冉琎、冉璞五人,并改祠名为“忠义祠”。
乾隆三十一年(1766),陈大文认为在钓鱼城十万军民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由于守将王立与义妹熊耳夫人谋划,向元安西王相李德辉递了降书,才使城中军民得以成活。王立、李德辉、熊耳夫人的功德无量,也应该祭祀。
陈大文说,当初王玺为王坚、张珏立祠,是感念二将的忠烈不在唐朝安史之乱中坚守雎阳城的名将张巡、许远之下。又说,“或以(王)立降为失计”,“而所全实大哉!”并称李德辉与熊耳夫人使钓鱼城军民免于蒙元将士的寻仇报冤屠戮,“实有再造之恩”云云。
并刻诗于护国门外石壁云:“峦林耸翠微,空亭映碧流。城因南渡筑,国为北兵收。已竭援民力,全凭与妹谋。蚤应营峻宇,俎豆共千秋。”
光绪十八年(1892),华国英知合州,募资修忠义祠廊舍,而将李德辉兄妹移祀别室,将王立的牌位清出忠义祠,并刻碑撰文,申斥王立为宋之叛臣,元之降人,并指责陈大文不报奏朝廷而私请王立三人入祀,“不知何心?”
1942年,郭沫若《钓鱼台访古•华国英撰重建忠义祠碑》诗云:
魄夺蒙哥尚有城,危崖拔地水回萦。冉家兄弟承璘玠,蜀郡山河壮甲兵。
卅载孤撑天一线,千秋共仰宋三卿。贰臣妖妇同祠宇,遗恨分明未可平!
这个“贰臣”,是指王立,而“妖妇”,指的就是“熊耳夫人”。
说来这个“妖妇”并不简单。她不仅是蒙古军战将熊耳夫人,而且是元安西王相李德辉的同母异父之妹,通州潞县人,曾认官宦宗氏为义母,而冒称姓宗。
重庆失守之后,钓鱼城孤城一座,四面受敌,日日逼降。王立日夜在想,国已亡,君已亡,外无援兵,内乏粮草,人祸无穷。天灾不减,到底能坚守多久?整天唉声叹气,别无良策。
身边的“义妹”看到这一切,于是就试探性地与王立交谈,以策动他开城投降。她说,钓鱼城已经历三十五年的战火,今元气已损伤殆尽。特别是近两年来,合州连续发生秋旱,百姓的日子已非常难过。今国破君亡,只有以民为重了。
看到王立并没有作声,就大胆地暴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并劝王立投降李德辉,许诺能请哥哥保住合州十万军民的性命!
《孟子》《尽心章句下》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王立想,是啊!民为贵,民为上。社稷已亡,君王已死,于是决定投降,条件是保住全城百姓的性命。
熊耳夫人见王立决定已下,立即写了一封绝密书信,让王立派人签发送往成都。李德辉得信后,大喜过望。一来得知妹妹还在人世,二来钓鱼城终于要开城投降了。于是一面准备接手事宜,一面上奏皇上,请求不要屠城。
钓鱼城之战,为忽必烈执掌蒙古政权提供了契机。此时忽必烈建立元朝已经八年了,已多少接受了汉文化思想影响。虽然攻克钓鱼城是早晚的事,即使城破屠城,有何益处?
尽管蒙哥汗曾留下遗言,日后攻下钓鱼城,当尽屠城中之民。军事实力的雄厚,是谈判的唯一砝码。杀人三千,自损八百。为了收服人心,忽必烈答应放过钓鱼城军民。
文化认同,往往高于血统维系。民族的大融合,从不阻止外族的同化。忽必烈是蒙古统治集团中少有的倾慕汉文化者,他知道“得民心者得天下!”在蒙哥即汗位之后,忽必烈曾受命掌理漠南汉地。曾大力延揽汉族儒士,极力推行汉化政策,并取得很大成效。但是却引起蒙哥汗及其保守臣僚的疑忌,因而曾被罢了官,其推行的汉化政策也被迫取消。直到登上大汗宝座后,忽必烈才继续推行其汉化政策,逐步改变蒙古军滥杀的政策,使中国南部的经济和文化免于遭更大的破坏。
圣旨一下,李德辉亲自率领五百人马,赶赴钓鱼城。至元十六年(1279)元月,钓鱼城开城投降,结束了自己三十六年的抗战生涯。时在厓山海战中,南宋丞相陆秀夫背着八岁的小皇帝宋卫王赵昺跳海而死,南宋彻底灭亡。
文化不灭国不灭,人心不亡国不亡。中华民族凭借其辉煌灿烂的文化,经受了无数次的侵略和反侵略的反复较量,依然巍然屹立!

相关文章

相关文章

最新通告

在线人数

248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