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广播: 首批四部《中华王氏大成总谱》已经获得版权证书 关于《中华王氏大成总谱》勘误资料 上报截止期限的公告 关于改组湖南工作站,班子成员,公告
网站导航 : 首页> 研究中心> 研究动态    | 王氏世系> 三槐世系    |

我对马三垭王氏两个问题的思考

作者: 维纲 2016-07-06 相关标签: 对马三垭王氏思考两个问题
    1、鼎公上源世系问题
   二O一三年九月底,我们寻根问祖到巴中市通江县三合乡马三垭总祠后,我们手边就有了政芳、尔星、芝香和海先等宗亲主编四部宗谱。当然这四部宗谱就成为我们编撰《重庆涪州送坪王氏宗谱》的主要参考资料。但四部谱中关于鼎公上源世系有三个版本,即鼎公为太子晋100世,87世和70世。采用哪个版本,使我们无所适从。
二O一四年清明后,我们通过马三垭总祠的文泽宗亲联系到宣汉的宗亲,从有为宗亲那里得知,在贵州织金工作并退休的清福宗亲已考证好鼎公上源的世系。五月,我赴织金拜访了清福宗亲,了解他考证的过程和结论,并获悉他已上报中华王氏文化研究中心(浙江湖州)。二O一四年六月二十日,中华王氏文化研究中心《中华王氏大成总谱》《三槐王氏总谱》编辑组在“中华王氏网”发布了《关于马三垭王氏祖鼎公上源的考证小结》。
    这一《考证小结》明确认定马三垭王氏鼎公上源世系为:59旭—60志贞—61恒—62徵—63源—64锡—65明—66晖—67显—68政—69道真—70新淑—71进三—72仕卿—73鼎(马三垭王氏始祖),同时,《考证小结》还特别说明:“马三垭王氏作为三槐王氏中旭公大系中一个重要分支入编《中华王氏大成总谱》之第四部《三槐王氏总谱》。”阅读了这一《考证小结》,作为马三垭王氏后裔,我非常高兴。一是我们《重庆涪州送坪王氏宗谱》的世系源流解决了,这样我们撰写的宗谱就比较充实和完善了。二是马三垭王氏从此进入了全国的《三槐王氏总谱》,也就是说我们重庆涪州送坪王氏也将进入《三槐王氏总谱》。
    我们《重庆涪州送坪王氏宗谱》的鼎公上源世系采用了中华王氏文化研究中心考证的成果,为什么?
    中华王氏研究中心是在二OO三年八月十八日正式批准成立的,二OO七年五月正式启动编撰《中华王氏大成总谱》。该中心聚集了国内很多谱牒研究专家和学者,现在入会的会员人数已超过3000人,涉及全国二十九省市和海外王氏宗亲。该中心经过十五年的努力,在理事长王听兰的带领下,现在已经完成《中华王氏大成总谱》七部总谱中的五部,即《太原王氏总谱》、《琅琊王氏总谱》、《三槐王氏总谱》、《和派王氏总谱》和《寻源王氏总谱》,这是中华王氏文化的巨大工程。
    该中心针对三槐王氏上源历史上的不同意见和版本,经多方努力研究和考证,在二OO九年十一月就发布了《关于三槐王氏上源的考证报告》。二O一五年六月就正式出版了《三槐王氏总谱》共八册,明确了旭公是太子晋五十九世。鼎公到旭公的世系是马三垭王氏后裔清福宗亲,根据马三垭王氏清道光二十一年的谱,下了很多功夫研究考证的,又经中心《三槐王氏总谱》的编辑们反复研究的成果,应该说是较为有权威的考证成果。鼎公上源世系源流,因年烟久远,资料缺乏,“很多情况讲不清,道不明”。我们自己又无法考证,因此,只能根据“文化认祖的原则”,决定鼎公上源世系采用中心的考证成果。
    为什么我们不采用二O一三年春芝香宗亲主编的《通江马三垭王氏宗谱》(以下简称《通江谱》)所列的世系源流?
    三槐王氏上源世系,即太子晋至王祜的世系源流,中华王氏文化研究中心早在二OO九年十一月就发布了考证报告。观察《通江谱》的这段世系源流,与中心考证的结果出入较大。晋公至离公的十八代,就有七代左右的名讳不吻合,离公后至祜的世系混乱,有琅琊王氏世系,也有太原王氏(晋阳王氏和祈县王氏)世系,与当代三槐王氏的最新研究成果不一样。这是我们不采用《通江谱》世系源流的第一个原因。
    《通江谱》把旭公列为太子晋56世,鼎公为87世,历经32代,那么烟公就是89世,历经34代。旭公生于宋建隆元年(960)六月二十日,鼎公生于1270年左右(元大德二年即1298年入川),那么旭公到鼎公的世代平均年率为(1270-960)*32≈9.7≈10(年);烟公生于元泰定三年(1326)丙寅三月二十五日,那么旭公到烟公的世代平均年率为(1326-960)÷34≈10(年)。根据现在很多谱牒专家和修谱人士的观点,认为世代平均年率一般为25年—30年左右,显然9.7年或10年不合乎人类繁衍的规律。这就是我们《重庆涪州送坪王氏宗谱》不采用《通江谱》所列世系源流的第二个原因。我想这也是海先和清福宗亲要重新考证马三垭王氏鼎公上源世系的原因。他们提出了疑问,并进行了考证,他们为马三垭王氏的历史文化作出了贡献,应该得到我们马三垭王氏宗亲的肯定和赞誉,我向他们表示致敬。
    2、鼎公何时入川,如何表述鼎公的世传
    二O一三年十月从通江马三垭王氏总祠返回后,根据我手边的四部谱,我就在思考鼎公的世表(也称世传)。
   芝香宗亲主编的《四川通江马三垭王氏宗谱》在老谱中王氏源流部分(第15页)载:“鼎公元明之交初仕龙凤府管军侍郎敕封武威将军大德二年除广元巴州路解组壁江落业城南之候村妣蒲氏子彦福……”
   政芳宗亲主编的《王氏宗谱》也说:“始祖王鼎,任龙凤府管军侍郎,敕赠武略将军,蒲氏,生穆福,彦福。鼎公于元成宗大德二年(即公元1298年)“除广元,路巴州,解组壁江,落籍于城南之侯村”。俱葬侯村塬。
尔星宗亲主编达州青宁《王氏宗谱》也说:“王鼎入川始祖,仕卿公长子,仕龙凤府管军侍郎,敕赠武略将军。元成宗大德二年做官入川,除广元,路巴州,明近中叶解组壁江,落业城南之侯村。……”
   海先主编的《宣汉石火炉王氏族谱》也说:王鼎生于宋末(公元1271年至1278年)元初仕龙凤府管军侍郎,敕(皇帝诏书)赠武威将军,大德二年(公元1298)除广元巴州路,解组壁江(通江)城南小柏树侯村,妣蒲氏,生子:穆福,彦福,鼎为入川始祖。
   从以上四部谱关于鼎公世传的叙述中,鼎公入川时间显然就是元大德二年(1298),不应该有争议,因为四部谱的叙述几乎是一样的。关键是如何理解“除”、“解组”和“路”这三个词和如何表述鼎公的世传?
   为此,我拜访了我院中文系的老教授余大光先生,并在他的指导下查阅了湖北和四川辞书出版社一九八八年出版的由《汉语大字典》编辑委员会编辑的《汉语大字典》和一九八三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辞源》(这两部辞典都属于大型的词典)。
在《汉语大字典》的第4132页上,对“除”字解释是这样的:除○13任命,“除,拜官曰除”。司马贞索隐:“官首,武功爵第五也,位稍高,故得试为吏,先除用也。”颜师古注引如淳曰:“凡言除者,除故官就新官也。”宋洪邁《容斋三笔》卷五:(白)乐天自江州司马除忠州刺史。又查(中型词典)《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第194页,“除”的第○4个解释:(书)授、拜(官职)。
因此,在鼎公世传里的这个“除”字是拜官授职的意思。
   《辞源》第四册第2867页,对“解组”是这样解释的:【解组】解下印绶。组,印绶。谓辞去官职。解是指把束缚着或系着的东西打开。绶带:印绶,一种彩色丝带,用来系官印或勋章。有的斜挂在肩表示某种身份。
   因此,“解组”在鼎公的世传里应是解下印绶,辞去官职的意思。
   再查《巴中县志》第63-64页,得知:“元代地方首置行中书省(简称行省),于省下分置路、府、州、县。巴州属四川行省广元路(治今广元市),领县3(化成、曾口、通江)。”所以,以上四个谱中鼎公世传中的“除广元巴州路”和“除广元,路巴州”应该是“除广元路巴州”。根据我的理解对鼎公的世传是这样表述的:
“鼎,仕卿子,生于南宋末年1270年左右,元初仕龙凤府管军侍郎,敕赠武略将军。元大德二年(1298)鼎以武略将军于四川行省广元路巴州拜官授职(即‘除广元路巴州’)统领巴州。元泰定二年(1325)鼎解下印绶,辞去官职(即‘解组’,卜居巴州壁江(通江)城南之侯村(今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春载乡),卒年月不详。
娶蒲氏,生卒年月不详。鼎公夫妇俱葬于现通江县春载乡向家营村侯村塬。鼎公与蒲氏妣即是马三垭王氏入川始祖。
子二:穆福、彦福
   为什么鼎公的入川时间不能是洪武八年(1375)政芳谱、海先谱和尔星谱都记载了烟公生于元泵定三年(1326)三月二十五日戌时,并说有碑记留存,应该是可信的。如果说鼎公洪武八年(1375)入川,烟公已经四十九岁,那么彦福公就是七十五岁左右了,鼎公就已经一百岁左右。鼎公一百岁才入川吗?
有些谱载:马三垭洪钟有诗曰:“本是元朝宰相家,洪武引进上川涯,抛祖别亲麻城县,直卜通江马三垭,……。”并据此认为鼎公于明洪武八年(1375)入川。关于马三垭洪钟诗的问题,请阅读我们在宗谱中收录的万宁徐丰撰写的《谈谈西南不同姓氏宗谱中的一首传家诗》。作者经过大量深入的考证分析认为“在众多传家或分手诗中,现只有万氏传家诗,因其中所说始祖与史载夏国宰相万胜相符,并涉及到夏国与明廷争蜀而具高度可信性。”接着作者又指出,“如上分析,一些传家或分手诗首句中‘元朝’或‘帝王’词,应是数百年传诵异误,修改所致。现知有相似传家诗的氏族有十姓或更多,其中不排除宗氏分姓,如张、谭、余、俞或甚至他姓采用该诗。正如许多巴蜀居民因各种原因自认,但事实上不是祖籍湖北麻城县孝感乡,或许有氏族‘借用’、‘引进’了类似的传家诗,尽管祖先没有在元末明初分手于泸州,后世人为地修改,借用造成了与史料和常识不合的内容、解释、以及推论。”
    因此,我们认为不能以洪钟诗来证明鼎公是洪武八年(1375)入川的。
   以上两个问题,是在我们修谱中遇到的,现在马三垭王氏族友中还有不同意见,有争论,在这里我提出了自己的思考,请宗亲们指正。其他的一些问题,比如三槐王氏开基祖是王祐或王祜等等,请阅读我们在宗谱中“问题与研究”栏目中收录的王大良教授撰写的《三槐王氏研究中的问题与对策》等文章。
                  三槐王氏三十八世
               涪州送坪王氏十一世  维纲 撰
                     二零一六年六月

相关文章

相关文章

最新通告

在线人数

329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