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广播: 首批四部《中华王氏大成总谱》已经获得版权证书 关于《中华王氏大成总谱》勘误资料 上报截止期限的公告 关于改组湖南工作站,班子成员,公告
网站导航 : 首页> 王氏文化> 王氏名人    |

王维舟与许世友会师南坝

作者: 李蓉兰 王荣成 2016-06-29 相关标签: 会师南坝王维舟许世友
                   李蓉兰 王荣成

    1932年夏,四川省委决定将梁山中心县委改为梁达中心县委,迁驻达县蒲家场。杨克明任书记,王维舟等七人为执委,加强了对游击军和游击根据地的领导。
1932年底,传来红四方面军入川攻占通江县的消息,王维舟立即派人到城口与红军取得联系。[1]1933年初,红四方面军又迅速攻占了南江、巴中等县,从根本上动摇了反动军阀和土豪劣绅在川北的统治,川东的革命形势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在这种新形势下,中共四川省委指示:“迅速动员一切力量,大力恢复和发展农民群众组织,猛烈扩大游击军,广泛开展游击战争,巩固和和发展游击根据地,配合红四方面军的胜利行动,在敌后狠狠打击敌人,争取早日与主力红军会合”。
    王维舟接到这一指示后,立即召开军委会,决定:“将工作重心和主要力量全部转移到宣、达、城、万等接近红军主力的敌后地区,以牵制军阀刘湘、刘存厚的兵力,使红军迅速向南发展。”会后,王维舟把一、二支队残存分散的游击员合并三支队,共计二千余人,再次进行整编:即将宣汉县西北地区编为一支队,冉南轩任队长;宣汉东部地区编为二支队,王波任支队长;达县方面编为第三支队,蒋琼林任支队长。整编后,各游击队分别开展扩军、打土豪和袭击刘存厚驻军的活动。
   1933年9月,红四方面军在通江得胜山召开了军以上干部会议,制订了宣达战役计划。王维舟立即派蒋琼林前往苏区,与红四方面军取得联系,迅速带回宣、战达役的部署。王维舟按照红四方军的进军和路线将游击军分左、中、右三路截击敌人。左路在蒋琼林、雷雨苍领导下截堵马渡、双河、胡家、黄金之溃敌;中路在王波、冉南轩领导下截击清溪、黄石、下八、峰城之溃敌;右路在杨克明、李中权领导下堵击碑牌河、蒲家、罗江之溃敌。三路大军给敌人布下了天罗地网。[2]
1933年10月17日,王维舟将总指挥部迁至马立爪敌人溃逃的隘口,当即有儿童团队长余德寿、修成清跑来报告:今晚刘存厚有一连人在三河场宿营,明天必经马立爪到南坝。王维舟立即在长房子召开了军事会议。制定在马立爪、峰城等地围歼敌人的计划。命令二支队长王波率六百人沿峰堡嘴、寨梁、江家山、邱家梁、夏家沟一带布防。18日上午,敌人从三河场败退而来,在马立爪渡河后,坐在店内休息,不仅乱抓店老板的东西,还强迫办饭吃,游击乘敌人放下枪支休息之机,先由手枪队从左右两侧潜入,然后“缴枪不杀”的喊声四起,枪炮齐向敌人射击,各队红旗遍插山头,敌人只管喊着:“我们是十三团缴款的,①不要打。”游击军一齐向敌人冲击,里应外合,并宣传“我们是捉军阀刘存厚的,你们都是穷苦人,只要缴枪,决不杀你们。”在此,被围敌人纷纷投降,不到一小时歼敌一连,缴枪八十余支。在打扫战场后,集合全部俘虏,讲了共产革命的宗旨及不虐待俘虏的政策,最后宣布除枪弹全交外,私人财物一律保留,另发给每一个大洋作路费回家,不要再给军阀卖命,释放了全部俘虏。[3]
指挥部将缴获的枪弹装备了一个主力连,将比较好的团枪编为一连,另外选了尖锐的刀矛装备了一连;将全部手枪编为一个大队。即正式成立一个正规营和一个手枪大队,直属总指挥部。
午饭后,王维舟得悉:“刘存厚一个营从清溪、三湾岩到鸡爪岭、猫儿寨一带,已被当地游击军阻止,但无力消灭,请火速派部增援”。便急令王波率刚编好的一个营冲入敌阵,敌人居高临下,王波由下而上担负正面仰攻。另调蒋琼林率部从右翼迂回敌后,直插左翼,截断去路。然后配合当地郎光照、符代儒率领的游击队奋起反击,交战不到半小时,敌见我主力包抄前来,便从我薄弱地段,向下八、南坝逃窜。王波率部跟踪追击到下八庙,缴获敌人步枪三十余支,弹药一部(批)。[4]接着游击军指挥部进驻入下八庙文家祠。
10月18日刘存厚之残部廖雨辰从万源溃退至黄金被我游击军阻击,折身取道虾耙、峰城、桃花向南坝窜逃,王维舟急派蒋琼林、雷仁杰于19日到桃花组织农民武装六百余人配合峰城任俊卿所领导的游击军于20日在小峰城大包寨歼敌一个连,后因溃军源源而来,敌我悬殊乃至退守桃花坪,敌乘隙窜至南坝,游击军奉命返下八庙。
10月25日上午,许世友奉命前往红四方面军总部和徐向前总指挥一起会见了川东游击军代表王波。王波向徐向前介绍说:
“从宣汉、万源逃出来的敌人约八个团,退至宣汉以东的南坝场镇地区,被我们游击军和当地群众困扰了六七天。由于我们兵力不足,难以将敌人消灭,王维舟总指挥派我来求援。”[5]
王波说完之后,徐总指挥令许世友率七十三团和四军的二十八团前往增援。
当天下午,许世友部由王波带路,从宣汉城出发,向南坝场镇进发。
沿途群众听说红军来了,从四面八方涌来欢迎红军。大路两边站满了男女老少,本来就不宽的路面,不时被越来越多的人群堵塞。有时候,根本分不清哪是自己的队伍,哪是欢迎的群众。老人们露着慈祥的笑容,拉着战士们的手问寒问暖;姑娘们含着羞涩的微笑,给战士们端茶送水;年轻的小伙子更是手舞足蹈,围着战士们转来转去,有的干脆插进队伍里要求参军。
忽然,一个中年男人领着几个妇女,出现在队伍前面。那个中年人捧着一个大包袱说:
“首长,这是五千块帕子,表表我们百姓对红军的一点心意!”
许世友急忙走上前去,接过包袱一看,只见一块块崭新的手帕上,用红线绣着“努力奋斗”、“红军万岁”等字样。许世友的心头一热,大声地对周围的群众说:
“乡亲们,我们红军保证多打胜仗,叫大家都过上好日子!”
许世友部在无数群众的热烈欢迎中,走到了南坝场附近的下八庙镇。中共川军委书记、川东游击军总指挥王维舟同志率部迎接。王波给许世友作了介绍。许世友看着这个又高又瘦,象个乡村教师的中年人,简直不相信他就是在川东地区赫赫有名的王维舟。
“早就听说你的大名了,真是相见恨晚呀!”许世友握着王维舟的手说。
“惭愧,惭愧!有你们主军红军撑腰,往后我们的日子就好过喽!”王维舟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说。
“你们干得好嘛,一口咬住他八个团,把刘存厚的心都咬疼啦!”
“咬是咬住了,但是要吃掉它,还得靠你们!”王维舟停了一下,指着那些手持鸟枪、大刀、梭镖和棍棒的农民,若有所思地说,“没有广大群众的支援,光靠我们游击军,恐怕还咬不住咧。”[6]
许世友顺着王维舟的手指望去,看到红军战士正在和游击队员、当地群众亲切交谈,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此时,西边的太阳好象也被这动人的场面吸引住了,正嵌在地平线上一片红霞之中。夕阳的余辉,给欢乐的会师场面涂上了一层庄严的色彩。
26日,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刻。红军方面军与川东游击军的胜利会师,在红军方面军和川陕人民的斗争史上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在川东游击军总指挥部里,许世友和王维舟一起研究敌情,确定了战斗方案。
当天晚上,两支兄弟部队欢聚一堂,共进晚餐。许世友和游击军的几位负责同志,还有当地的几位长者坐在一起,大家回顾过去的战斗历程,展望未来的美好前景,越说越高兴,那几位老人都高兴得喝醉了。
晚饭后,许世友率七十三团及四军的二十八团与
王维舟率领的游击军在当地群众的配合下,分三路向南坝场之敌发起攻击。激战一夜,将敌八个团全部击溃,抓了五百多个俘虏。战斗结束后,许世友部将缴获的武器弹药全部送给了王维舟同志。[7]
溃逃之敌至开县界牌,高桥关、杨柳关、三江口和开江的凉风垭、永兴场一线。川东游击军与红四方面军在南坝场胜利会师,宣汉城乡的人民莫不欢欣鼓舞,笑逐颜开,载歌载舞地欢唱:
宣汉有个王维舟,
领导干人○2杀瘟牛○3。
杀了瘟牛炖汤锅,
老蒋○4哭得泪长流。[8]
南坝战役胜利结束后,游击军指挥部迁至南坝向家祠。
11月2日,在宣汉西门外大操场,举行一万多军民参加的祝捷大会。会上,陈昌浩宣布川东游击军正式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四方面军第三十三军,王维舟任军长,杨克明任政委。从此,这支川东人民的武装,踏上了新的征途,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新的贡献。

注释:
○1刘存厚十三团团长张苏时驻南坝场。
○2干人指受苦受难的穷人。
○3瘟牛指军阀刘存厚。
○4老蒋指蒋介石。
参考文献:
[1]《快中快》一九三二年十二月二日第四期。
[2][3][8] 中共宣汉县委党史工作委员会;廖乐山执笔.王维舟传[M]. 宣汉:宣汉县印刷厂印刷,1987:56-57、57、59.
[4]王波:《川东红军与红四方面军的会师》
[5][6]许世友,我在红军十年[M].北京:战士出版社,1983:247——256
[7]中共宣汉县委党史工作委员会.王维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专集[M].宣汉:宣汉县印刷厂印刷,1987:24.

(李蓉兰,女,中共四川省宣汉县委党史研究室 主任;通讯地址:四川省宣汉县东乡镇学坝街县委大楼8楼;邮编:636150;电话:13989161766;电子邮箱:864172258@qq.com
王荣成,男,宣汉县陶行知研究会会长、中学特级教师;通讯地址:四川省宣汉职业中专学校: 邮编:636150,电话:13388217739;电子邮箱:m13388217739@163.com)

相关文章

相关文章

最新通告

在线人数

37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