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广播: 首批四部《中华王氏大成总谱》已经获得版权证书 关于《中华王氏大成总谱》勘误资料 上报截止期限的公告 关于改组湖南工作站,班子成员,公告
网站导航 : 首页> 王氏文化> 王氏名人    | 王氏文化> 散文小说    |

《汴京文坛风云》小说补阙三章之二

作者: 王雄文 2016-06-25 相关标签: 三章之二《汴京文坛风云》小说补阙
             王雄文二0一六年春节补撰

    补充二章 王诜刊书苏受害 求助王珪遭落石
(插入原第二十六章之后)
    朱雀门外的太学贡院南大街上,有栋重檐大屋顶、黛瓦粉墙大红柱、雕梁画栋的二层楼房。底楼大门上悬“五岳书肆”乌底金字招牌。拾级而上的大门两侧,倚墙立着石鼓,气势恢宏!这是汴京城规模最大、档次最高的一所民间书铺。上回,王安石之子王雱,自费镂版印制的《<道德经>注》、《老子训传》、《佛书义解》三部书,就是在这里销售一空轰动京城的。被皇帝破格擢升为崇政殿说书。
这家书肆,早几日就在墙外及市井周边贴出了《当朝驸马镂版<钱塘集>售书预告》的露布。王诜受到王雱销书的启示,在苏轼不知晓的情况下,将千部镂版印刷的《钱塘集》选定在这一家首发。出于帮助朋友除霉占喜气,也想呼唤当今皇上的良知。欧阳修于熙宁五年病故后,苏轼已成为文坛领袖,他的文词精邃诗魂动人,征服了大批的文人雅士。
    今天,苏轼诗作《钱塘集》,就要在这里举行隆重的首销式。厅堂的书架上,整齐地摆放着、千部精致镂版装帧堂皇的《钱塘集》,一大早,书铺门前挤满了文人墨客、朝庭官吏、馆阁学士、民间先生和瓦肆艺人聚集于此,等候购买。可谓人山人海!
王林驾驭着镶金嵌玉豪华马车。一路吆喝来到了“五岳书肆”门前不远处,一声鞭响一声吁,高大的红鬃烈马停了下来。众人见是驸马的车急忙闪开!年轻的陈慥跳了下来,转身挽扶着驸马下了车。中等身材的陈慥,方巾裹发鬃,内着黑色紧身武士装,外穿黑底白色边饰敞胸长袍,一身阳刚之气。高高个子的王诜,头戴垂脚乌沙帽头后飘带,身穿桃红色交领宽袖云锦长袍,腰束玉带佩吊饰,脚蹬乌靴。手持折扇抚在胸前,温文尔雅一副学士模样。风尘仆仆赶到了市井中央。
这时,从人群走中走出六个人,王诜老远就认出,他们是苏门六学士中的秦观、黄庭坚、陈师道、李廌和米坚芾,还有书肆的张老板。衣冠不整、举止怪异、略带几分癫气的米芾,他手撩长袍三步併着二步 ,捷脚来到王诜面前。双手一拱躬身道:“学生六个拜见驸马师长”。王诜满面笑容地说:“有劳各位虎虎后生”。张扬老板,身穿灰白色长袍,耳朵上架着一副老花眼镜,精神矍铄,喜笑颜开迎上来言道:“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啊,恭请驸马大人开令!”
王诜跟着张老板,穿过等候购书的人群,风度翩翩的站立在大门中央的长凳上,慷慨激昂地说开了:“诸位显贵诗高士、诗朋文友暨京师邻里父老们,当朝文坛领袖的精彩诗词,气宇轩昂!吾为其镂版的‘钱塘集,可称得上文人之神!若出现舛错,概属卑人误辑,万望大师不吝斧正。叩首拜谢!” 
话毕,王诜一行七人,被张老板请进了内室用茶。迫不及待的购书人群,拥进了书厅,争相购书。有的买了就当场翻阅。有‘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西湖美景,有‘眼枯泪尽雨不尽,的民间疾苦。他还是那样口无遮拦……现场看好,不到两个时辰,就销出了八百多部。哺时餐的招待酒宴上,陈老板眉开眼笑地禀告王诜说:“托驸马大人洪福,销剩只百多本,比上回王雱三套书的总销量还大!需即再版应市”。王诜回应道:“还是宝地生财,陈老板经营有方。加上子瞻满目珠矶文墨诱人”。
    王诜起身,提议全席举杯向陈老板道贺曰:“有劳店主辛苦!”刚敬过酒,一店员气喘吁吁来报:“门外街头来了三、四百饥饿流民”。王诜听后邀全桌人都去看个究竟。刚走到大门口,流民中有人认出了上昼宣讲的这位大人,对他们受灾的疾苦非常同情!于是就拥了过来,三人领头,顷刻之间,一起跪在了衣着华贵的驸马爷面前,乞求施舍。王诜要求书肆张老板,借给他五千铜钱。老板令账房先生,从屋里取出铜钱,摆在了驸马都尉的面前。由陈糙代管着。王诜眼泪汪汪大声地说:“天灾苦了父老乡亲,我能做的也只能如此……”。
    接着一把又一把地向饥饿乞食的黎民百姓撒钱。那里知道五千铜钱先后落地,引起阵阵疯抢,抢钱活命心切,谁能阻挡得了。有的相互践踏,体弱者被踩倒在地。王诜唤陈慥带上米芾他们六人上前搀扶上车,急送医馆救治。自已呆呆地站在“五岳书肆”门前发楞,喃喃地说:“我施舍是为了救命,谁知五千铜钱却害了十余人,罪过啊!罪过!”
    数日后,皇城司开始在京城驱逐流民,要用武力把万千饥饿流民赶出汴京。皇家禁军此时嬗变成了虎狼之师,出动了马队,挥动皮鞭!四下追逐着饥寒交迫的进京流民。顿时,马蹄声、吆喝声、鞭打声、哀嚎声、咒骂声、惨叫声响成一片,惨不忍睹摧人泪下!
    又过了数天的一个中午,骄阳似火,人们汗流夹背。二十多人搀扶腿脚发软的老少流民,步履艰难地来到皇城左侧的安上门附近,终于筋疲力尽。其中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身子跄踉头发昏、栽倒在地上,接着一声声呻吟,一动也不动了。流民们木纳地望着死去的老人,痛苦无奈地瘫坐在地上。他们惶恐而又愤懑!,正在这时几个校尉领着一队禁军兵卒追逐而来,四面围上凶狠地叫骂着,挥起皮鞭朝流民们身体抽去。可怜!一张张面庞被打的伤痕累累,一扇扇背脊被抽得血花飞溅,拖着沉重的双脚,如同牲口那样被驱赶着。
正当一边抽打、一边追逐时,“住手!你们这群畜牲还有人性吗?”此愤怒的叫喝声从安上门传来。士卒们一愣,收住皮鞭转身望去,一个年约三十左右、身材魁梧、头戴双翅乌纱帽,身着绿色朝服的年轻官吏朝他们走来,并继续大声叱责曰:“你们如何下得了这般毒手”。一位禁军头目上下打量这位不明身份的官吏,厉声发问:“你是谁?凭啥干预我们公干!”年青官吏拱手答曰:“监安上门小吏郑侠。”禁军头目惊呆了说:“大人莫非是王安石丞相门下的那位能诗善画的那位郑介夫参军。”郑侠点头称是弯腰致意说:“请军爷高抬贵手,放他们一条活路吧!”禁军头目慑于相爷威名,拱手施礼,带着他那一群士卒离去。
死里逃生的流民,纷纷跪伏在郑侠面前叩谢救命之恩。郑侠面对流民落泪有感,自语吟诵近日从《钱塘集》中读得两首诗:“平生所惭今不耻,坐对疲民更鞭箠。”接着,伸手从衣囊里摸出一把碎银和铜钱,塞到面前的一位老妪手里说:“老妈妈,你就拿去买点吃食给孩儿们充饥吧!”
郑侠刚说完,就转身朝着皇宫方向跪倒在地,连叩三个响头,声泪俱下痛心疾首地高呼:“英明的皇上,天干无雨棵粒无收,圣上快救救饥饿待哺的子民吧!”流民们心一酸,放声大哭!当晚这位守门的郑侠回到自已的宅子。在烛光下,他把白天所见的悲惨情景,画了一幅《流民图》,乞求皇恩浩荡!
郑侠居官汴京七年,深知官场险恶,上呈《流民图》就是玩命!他对王安石操术虽不敢苟同,但与之交谊却很深。折子呈上去,就将断送恩师讴心沥血的“新法”!熟轻熟重,这也是玩自已及妻儿家室之命啊!面对黎民百姓生灵涂炭,对此,作何取舍?最后,他终于勇敢登上金鸾殿,跪在神宗面前,积愤泉涌地冒出:“皇上,臣要冒死请奏了!”
    宋神宗赵顼烦燥得说:“朕等王安石拿应时治乱方略来,真急人!至今不见踪影。难道要朕等他一年半截不成!”向皇后已感觉到君臣失调的阴影。于是,从袖口中掏出一本精装诗集,双手呈交丈夫说:“皇上,臣妾带来了一件奇异之物,可为官家消愁解闷。”赵顼接过来一看,惊讶地曰:“《钱塘集》!苏子瞻又在作诗啦。”皇后笑着说:“你妹妹上昼专程送来这本诗集,蜀国公主特别捎话,愿西湖美景为皇兄解愁。”接着皇后依附在丈夫肩上,脱口吟出:“水光潋滟睛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赵顼拉着皇后双手说:“请先行歇息,王安石迟迟不来,苏子瞻却来到了堂前,朕要进入这本诗集与他作一次长时间的心谈”。
    今天午前,向皇后跟随崇庆宫高太后,去庆寿宫向曹太皇太后请安。适逢蜀国公主进宫探视母亲和祖母大人。赵浅予带来了数本丈夫镂版印刷的《钱塘集》,分别呈给太皇太后、太后和皇后玉览。人中凤麟、文坛领袖的《钱塘集》,给后宫带来了少有的欢快。都赞扬苏轼忠耿坦直诗魂动人。两宫太后的爱恋之意,终于体现在眼前的公主身上。太皇太后称赞:“王诜驸马为人重义,为大宋文坛做了件好事。”并将身上摘下、赏赐给王诜的玉佩,交于浅予。太后爱女爱婿,为驸马“爱惜人才,裨益朝廷。”叫好!倜傥地拿出一千两白银私房钱,赏赐王诜。皇后在向蜀国公主道贺之际,心中浮起一块块疑团:“苏子瞻的诗集,果真如此神奇吗?偌大重赏,是佩服王诜的豪爽人格?还是面对朝争,两宫太后她们喑示着什么?”
《钱塘集》公开发行之后,引起巨大反响!紧接着,《钱塘集》的部分章节,又在朝廷内部官刑上登载。这使变法核心班子的、三司条例司一班人,感到恐惧!意识到这把火若烧起来,必焦头烂额!于是,吕惠卿率领邓绾、李定、舒亶等一帮朝臣跪倒在金鸾殿上。吕惠卿大声禀奏:“圣上六年岁月废寝忘食,‘变法’图治,已成美政天下讴歌。近期以来,一群狂夫胡言乱语,把天灾说成人祸,攻击新法意在吾皇,弹压方能稳固社稷。”面对天灾与朝争,赵顼陷入了难决的苦思之中。
王诜是个很讲义气的人,接到苏迈的求救,即刻带上二十两银子,来到了金明池。为防范他人盯睄,自已躲在远远酒肆的屋角,命王林把银子送给苏迈。回到府上,他前思后想,怎样才能搭救苏轼?直接给皇帝上书,关系不融洽。搞不好适得其反!找太后,她能说动皇帝吗?找太皇太后,她已病入膏肓。找宫里的其他人不可能奏效。找同僚,宰相吴充也在病中。在赵顼面前能说上话的,只有王珪。我和他虽交情不深、也无不快,照说该会给个面子。于是,决定去找王珪帮忙。
次日一大早,王诜便骑着马,匆匆来到了中书省。一进门,王诜老远就望见王珪。就笑着打招呼说:“许久未能与前辈谋面,卑职特来拜见王丞相。”王珪连忙还礼道:“什么风把驸马爷吹到我这里来了?请坐! 请坐!”接着,唤下人快上了茶点。王诜坐下后,端起茶碗,右手抓起盖别开浮在面上的茶叶,呷了一口茶,放下茶碗曰:“卑职知晓王大人为何如此矍铄!大人虽事务缠身,但用心恬静,当刚则刚,当柔则柔,则柔并济,心宽则体健嘛。”王珪回应说:“过誉了!老夫托驸马大人洪福!”接着问道:“大人找老夫有何贵干?一定效力!”王诜言道:“爽快!那我就明告,有一友遇上点麻烦,予想援之、力所不及,有劳王大人帮个忙如何?!”“驸马大人请讲,只要老夫能办到的决不推脱!”王珪接着问:“是那位朋友?”王诜答曰:“知湖州苏轼,被人陷害写反诗,锒铛入狱、已被拘押在御史台衙门。”
王珪一听,沉寂了半响,满脸难色地说:“驸马大人,这个忙老夫帮不上!皇上铁定的”大案,谁为他说情,好似巨蛾扑火自取灭亡!”王诜试图说服王珪。丞相灵机一动,狡狤地说道:“驸马爷执意为友人尽心,老夫佩服!愿助汝一臂之力。你若能给个奏章,我乘禀报之暇呈上,皇上见是驸马的文字,那时老夫婉言助说,或许能救下苏轼。”王诜笑着掏出早已备好的奏章,交给王珪。接着深深一揖:“谢过丞相大人!”便起身告辞。
事过一旬,赵顼找到王珪说:“朕想听听爱卿的意见,怎样处置苏试为妥”。皇上本想通过王珪的说词,顺水推舟免了苏试的死罪。王珪却反问赵顼;“臣想知道哪些臣僚为苏轼求情?”“多得很,吴充、张方平、司马光、王安国都反对治重罪!”这时王珪将王诜请他转交的奏章呈了上去。赵顼打开一看,烦脑地自语:“这个王诜,朕的妹妹重病缠身不去伺候,还有时间来管这等闲事”。于是,很生气地将此奏章扔到一边。王珪乘势奏曰:“苏试自以文坛盟主,可一呼百应。目无皇上!”臣以为苏轼死罪不可赦!据御史台诉:‘苏轼恶意惑众的《钱塘集》,就是王诜驸马出资镂刻印刷的。王诜与苏轼过往甚密,这次又来为苏轼辩解。请皇上圣裁!”此时,赵顼没表态,只说声:“王爱卿,你就告退吧!”于是,独个边走边思衬,缓慢跨进了御书房。
相关链接(二)
                    2-1 郑  侠
  郑侠(1041-1119)字介夫,福州福清(今福建)人,北宋诗人。英宗治平四年(1067)进士,其作品有《西塘集》、《西塘先生集》等。主要成就,向神宗奏疏论新法过失。郑侠年少时学习刻苦,入仕被王安石所器重。神宗时,任光州司法参军,任满进京城监安上门。他尊仰王安石,但不赞同新法。旱灾时,冒死绘《流民困苦图》献给神宗,还写了一份奏章,向神宗上奏新法弊端。后因揭发与王安石交往密切的吕惠卿罪状,被遣谪汀州,后再贬英州。
2-2 王  珪
 王珪(1019-1085)字禹玉,祖籍成都华阳。幼随叔父迁居舒州(今安徽潜山县)。仁宗庆历二年(1042)进士及第,高中榜眼。初通判扬州,召直集贤院,历知制诰、翰林学士,知开封府等。神宗熙宁二年(1070),拜参知政事。熙宁九年(1076)进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元丰五年(1082),拜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元丰六年(1083),封郇国公。哲宗即位,封岐国公。旋卒于位,年六十七。赠太师,谥文恭。著有《华阳集》四十卷。

购书联系处:当地王氏宗亲联谊会办公室    手机:13907087840
    账户:中国邮政储蓄卡(银联)王雄文6221504210003193812
  内部销售价:(含境内邮费)人民币62元/本,境外按实另加邮费
笔者简历
王雄文,字文萃,号文庙居士。夏历己卯(1939)年十(11)月初五(15)日黄昏时生于鹰潭,籍贯南昌。汉族。大专文化。中华王氏文化研究中心理事。江西省谱牒研究会副室主任、副研究员。此前,曾任南昌长江物资工贸公司董事长;江西省摩托车商会常务副会长;中国儒商研究院江西省办事处主任。参加文化艺术社团有:江西省诗词学会;江西省电影家电视艺术家协会;南昌市音乐家协会;南昌市作家协会等。主要作品有:《王雄文诗歌记实电视作品汇集》;《王雄文诗文选》;《汴京文坛风云》;《文萃集》等。还著有谱牒(姓氏)文化综合论文数十篇。

相关文章

相关文章

最新通告

在线人数

374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