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广播: 关于调整我会安徽直属站班子成员的公告 王氏文化研究会第八届 理事会名单 功 德 榜
网站导航 : 首页> 王氏文化> 散文小说    | 王氏文化> 王氏名人    |

王书瑞诗五首

作者: 王晓涛 2015-05-14 相关标签: 王书瑞诗五首

对古代的读书人来说,写诗是一种必具的基本功,因为在科举考试中,除了要做命题的八股文之外,还得命题作诗。此外,古人云:“诗言志”,从一个人的诗作中往往可以了解他的理想以及对人生的观念。正因为如此,我一直希望能找到王书瑞的诗作,以便能从中一窥他晚年在《杨乃武与小白菜案》,《刺马案》等案件中不媚权贵,为民请命,仗义直言的风骨之所在。

王书瑞是清末道、同、光年间的人,他的诗作应该收录在王季欢先生所辑的《长兴诗存》内,于是我就到座落于北京北海西岸湖畔旁边的中国国家图书馆古籍馆去寻找于此当我拿到一函《长兴诗存》,翻开目录,果然在该书的卷二十四中就幸运地找到了王书瑞所写的诗五首这五首诗中,前三首与后两首的意境迥异,明显出于不同的历史时期,为了分析方便起见,今先将其中的前三首摘录在下面:

山行即景

叆叆云千叠,苍茫树万重,行行一回首,明月上高峰。

 

杨柳湾闲眺

路曲垂杨柳,参差傍水涯,阴欹千万个,舍绕两三家。春水门前鸭,斜阳屋后鸦。乡居无限好,景物自清华。

 

杂兴

疎懒本吾性,沈潜敢自高,朱门何足羡,台榭易蓬蒿。

 

一读这三首诗,可以感觉到一股田园,闲适之气扑面而来,我们查一查资料,就可知道王书瑞大约生于1811年前后,14岁时中秀才,清道光甲午183423岁时中举人,道光庚185039岁时中进士。由此算来,直到39岁中进士入仕之前王书瑞一直生活在故乡长兴也于此可以推断这三首诗大约写于18341850年之间因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只要考上了举人,即可晋身于乡绅之列,而尚未中进士,则不必有赴京当差之累。因此这段时间正是居家过闲适的田园生活的好时光。

三首诗中,第一首《山行即景》基于故乡长兴三面环山的地理风貌是一片闲适心态;第二首有一个“杨柳湾”的地名引起我的注意。其次,从诗句中的描述看,杨柳湾处于长兴城西的山水风光其中一处还特别提到一个名为‘杨柳湾’的地方,我对这个地方不大熟悉,于是就请教了家乡的亲人,他们告诉我:‘杨柳湾’就在长兴城西边不远的地方,是在长兴港之南,并给我发来一张长兴百度地图的截图为证,如下图所示:从这张地图上可见,杨柳湾确实离王书瑞的家不远因为据前人说,王书瑞家(锦寿堂王家)位于长兴县学宫(即文庙)的西侧,也就是地图上离金陵中路与县前西街交汇点不远的地方,距离杨柳湾也就是二、三华里。可以想象,每当他读书之暇,在需要休息的时刻,如果有兴致,就可以出家门,沿着门前的县前西街(当时叫‘大西街’)西行,不久就可到达长兴城的大西门了,穿过大西门,继续西行,经过立有元代著名书法家赵孟頫所书的《长兴州修建东岳行宫记》碑的东嶽庙,折而向南,再行不多久,就到达长兴港了,而长兴港的对岸,就是绿荫环绕的杨柳湾。杨柳湾离家不远这里有溪水之柔美,又有乡野之清幽,的确是一个怡情养性好去处。不难想像,江南莺飞草长的春日,这里会成为由于当时长兴港在这里还没有建桥,此地比较僻静,风景也不错,离家又不远,约莫二,三里路吧!因此自然就成为王书瑞畅游闲暇时经常光临并流连之地,从而在这里留下了杨柳湾闲眺的诗篇。

第三首“杂兴”,心态就多少有些纠结了。盖古代士人多怀有“学成文武艺,货帝王家”的入仕情怀。长居家乡终究不是王书瑞的理想所在。“沈潜敢自高一句中既然用了“沉潜”一语,就说明心远大,不甘沉潜于乡间紧接着说自己不敢“自高”,实际上还是含蓄地说出说自己沉潜乡间心中仍然不忘庙堂高远之志后面的朱门何足羡,台榭易蓬蒿则大半自我慰籍字面意思入朝为官值得羡慕官场风云变幻官员命途多舛看他亭台舞榭好华丽,一下子变得蓬蒿满园、荒无人声也是很容易的。正所谓呼啦啦起高楼,呼啦啦大厦倾总之,细味王书瑞的心境,山林之志与庙堂之思二者纠结于心是很明显的

斗转星移,桑田沧海!1850年,王书瑞考中庚戌科进士,离开长兴,赴京为官;1860年,王书瑞家所在的锦寿堂王家在太平军败退长兴时被焚毁,⋯⋯在进入21世纪后,长兴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诸多高楼大厦拔地而起,通向杨柳湾的乡间小路也已变成青山路,并凭借紫金山大桥飞越长兴港,原来王书瑞在闲暇时常来凭港闲眺的杨柳湾也早已成为长兴的一个居民小区,家乡的亲友还特地在王书瑞远眺杨柳湾的可能地点(长兴港北岸紫金大桥西侧)用手机拍下了杨柳湾的照片,如下面二图所示:除了上面这三首诗以外,《长兴诗存》中还收有津门旅舍题壁两首如下:

 

                  津门旅舍题壁

拳鬚螺发[1]任飞扬,畿辅翻成枳棘场,任重黄luo凭目笑,羞贻青史亦心伤。醉乡不辦求醒石[2],课国群思解下裳,瓦釜雷鸣方聒耳,阿谁特达显圭璋[3]

养士恩隆二百年,诸君何以答皇天,患深肘腋[4]无良策,野鲜弓旌有弃贤[5]


[1]英法联军。

[2]醒石,指陶渊明醉酒后所躺的大石头。他载这石头上吟出许多好诗,所以称此石头为“醒石”“醉乡”、“课国”两句指斥群臣国难当头还醉生梦死。

[3]圭璋是大臣晋见皇帝时手持的玉器,此句意谓官场无人给黄帝提出良策。

[4]肘腋指近距离,仍然感叹近臣无能。

[5]此句意谓旷野鲜有军队抗击外敌,但有很多贤亮之士未获任用。

相关文章

一句话新闻

  • ▲8月21日陆川县马坡镇王端山祠,隆重召开“创新乡贤文化、弘扬善行义举”陆川王氏宗亲奖学大会。
  • ▲9月11日,江山王厚让、王延生、王国水一行到湖州总部造访调研,因王听兰外出山东开会,吴谦接待。
  • ▲9月19日,四川遂宁王氏文化研会2017年会在遂宁市隆重举行。四川省王氏宗亲联谊总会理事会(以下简称省总会)秘书长王国文主持本次会议,四川省总会理事长王虹应邀率理事会部分班子成员出席并致辞。
  • ▲10月2日,广东阳春为两阳王氏宗祠建成十周年举行隆重祭祖庆典。我会王槐玉秘书长应邀出席,并上台发表讲话。
  • ▲10月13日,安徽滁州王孝明、王孝凡、王孝廉、王方方等四人到湖州总部查谱寻根,王听兰接待。
  • ▲10月18日,山东滕州古滕盖村王氏王裕华、王慎祥(大)、王慎祥(小)、王大锌等一行四人到湖州总部考察调研,王听兰接待并就调整山东工作站事宜进行叙商。
  • ▲10白21日在安徽合肥召开互联网修谱续谱与姓氏文化产业交流大会,我会王元根副秘书长出席。

相关文章

最新通告

在线人数

305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