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广播: 首批四部《中华王氏大成总谱》已经获得版权证书 关于《中华王氏大成总谱》勘误资料 上报截止期限的公告 关于改组湖南工作站,班子成员,公告
网站导航 : 首页> 王氏世系> 闽台世系    | 王氏文化> 王氏名人    |

王叔金 马来西亚华人教育家社会工作者和慈善家

作者: 转发 2015-04-07 相关标签: 王叔金社会工作者马来西亚华人教育家慈善家
     我们是一支无人知道、已在历史遗失的王审知后裔王继鹏之子王承信后裔;在众多历史中及泉州电视台讲古中从没有提到有关王继鹏还有儿子承信、承佑俩兄弟,这支已遗失的王审知后裔;如今生活在福建省泉州市永春县锦斗镇、锦溪村溪坝祖,如今人囗包括迁往江西.浙江.湖南.的派系:瑞童公派、井源派、元吉公派、胜童公派、玉生应童公派、进童无贡公派,美源派.祖孙公派.居岩公派.往台湾省].已近几十万余人,而且我族还完好无损保存由[一世]祖王承信始建的祖屋〔倦华溪坝祖〕.公元970年承建.
  
     公元942年, 王审知的曾孙王承信,因内讧逃难至内陆山村--永春锦斗,成为锦斗王氏的开山祖。
王叔金• 马来西亚华人教育家、社会工作者和慈善家 王叔金又名王荣簪和王丽生,1884年出生于中国福建省泉州市永春县锦斗镇格后村,是锦斗王氏的第29代孙, 是王审知的第32代孙。

                            老华侨的奋斗历程
     一个被遗忘的老人,一段被遗忘的伟大事迹。在老人离去大半个世纪后,才由孩子们透过字迹流传歌颂。老人叫王叔金,先后创办4所学校,一所妇产医院及一所书报社,将毕生精力和金钱贡献给社会。如此伟大人物,社会对他的描述几乎是零。社会遗忘了他一次,这一次,我们要记住他。
 
    王叔金在1963年h获霹雳州苏丹授予“太平局绅”的勋章(JP)。


    就跟许多早年南来先贤一样,王叔金当年会搭上南来船只,是要逆转命运,摆脱贫由。
    从小在穷乡长大,家中人口多、粮食少。身为家中长子的他,从小辍学工.作,每年工资只有48元,家里环境也不得改善。当时听闻南洋工作多,橡胶业、锡米业发达,认为那是唯一的出路,不顾父亲反对只身放洋。

初期定居安顺

    南来初期定居于霹雳安顺,开始帮人从乡下挑扁担送水果到镇上,也试过在杂货店担任帮工。后来自己有点小资本,做起'"摇鼓担”生意,每天挑着72公斤重的扁担,到处兜售杂货,日子过得清贫艰苦。摇鼓担本来做得不错》却熬出了健康状况,决定与友人合资开杂货店,结果合伙人突然违约,害他白白损失数千元。
    有过经验,他做生意也更谨慎,后来他与几位友人在实兆远开设商号。虽然生意收入可观,但合伙人多,分红少。王叔金决定另起炉灶,开设了两家商店,专营橡胶生意。他也与义弟庶安合资开设多家公司和商店,分布在曼绒县内,包括实兆远市中心、甘文阁、实兆远港口、红土坎等地,.也有远至泰国勿洞。王叔金凭着坚韧不拔的意志,白手起家积极投资橡胶园、土地、购买商店,成为当地一大户。

创办首所华小

    中年的王叔金,生意上了轨道,转而专注做慈善。他36岁时创办了霹雳州实兆远第一所华文小学——中正小学(今中正国民型华小)。之后又相继创办了实兆远南华中学、红土坎平民义学和红土坎天定中学。直到去世前两年,才正式放下慈善工作,奉献教育和社会超过大半个世纪。
    关于王叔金的一切,要不是因为(王叔金,—位老华侨的奋斗历程〉一书出版,可能再也没人知道这段佳话了。这本传记是由王叔金第17子王建士和第25子王永裕所促成。

■实兆远中正小学(今中正国民型华小)
 

    建于1920年,是当地第一所华文小学。当年只有36岁的王叔金是发起人之一,首先投入1000元作为建校基金,抛砖引玉。王叔金自1920年被推选为董事会秘书后,在董事会服务将近30载,期间多次担任董事长长达20载。令正高中随后在1931年成立。

■实兆远南华中学(今南华国民型中学) 
 
南华中学今称为南华国民型中学

    当年实兆远中正小学、甘文阁国民小学和益智小学,及爱大华的民德小学皆设有初中部,可是人数却非常少。1935年,王叔金与其他社区领袖议决将4所学校的初中部合并,成立“南洋华侨中学”,简称南华中学。王叔金也被推选为建设委员会及筹募建校基金委员会主席兼秘书,他也个人捐献3000元购下一块地皮作为建校用途,并以岳母杜菜燕、第二任妻子邱素枝及父亲王春耻的名义捐建3间教室。
    值得一提的是,学校也获得万金油大王胡文虎和胡文豹兄弟大量捐款,1940年建竣的礼堂也命名虎豹礼堂。学生在迁入新校址没几年,日军占领马来亚,校园受到严重破坏。日军退去后,王叔金重新被推选为董事长、建设委员会及募捐委员会的主席,担起重建故园及修复毁坏设施。 
 
胡文虎(左四)在1940年亲临实兆远南华中学虎豹礼堂开幕典礼,王叔金(左三)等人特到机场迎接他。


研究父亲的一生

    王永裕感慨道:“许多华人先贤为华社贡献良多,可是得到歌颂的却没几个,我父亲就是其中之一,他将一身奉献给华社、华教,可是却未得到表扬。”因此他和哥哥王建士不惜自资出书将父亲伟大的一生用笔墨记录下来,渊远流传。

他人口中了解父亲
 

    今年66岁的王永裕现考居于澳洲悉尼,自退休后全情投入研究父亲的一生。他坦言,父亲与3名妻子共同育有44名孩子,排行25的他出生在父亲中年以后,父亲离世时仅15岁,因此与父亲关系疏远,父亲的认识多从他人口中得知。
    很妙的是,王叔金热心华教,可是王永裕却不谙中文。王永裕说,父亲为人务实,44名孩子因出生时代不同而接受不同教育,较早出生的孩子都是受中文教育,而在英殖民时期出生的孩子,则送往接受英文教育,因为认为学好英文容易在殖民地生存。王永裕不谙中文,王叔金不懂英文,在家里他们都用闽南话沟通。 
 

       王叔金(前排左一)决定将当时只有11岁的17子王建士(前排左二)送回福建永春,送行前特到照相馆拍下这张照片留念。摄于1947年,新加坡。

    王建士是王永裕的同父同母兄长,11岁时被父亲送回福建永春,从此再没回来过,对父亲的记忆,大概只停留在11岁和后来父亲给他寄去的生活物品和书信。
    当年父亲将王建士送回国肯定有百般不舍,但肯定又基于某些原因不得不这么做。
王永裕透露,父亲曾两次要求将王建士重新申办返回马来亚手续,但都未能如愿;也从父亲给王建士的书信中看出父亲的对儿的思念。

部分金钱捐献华教

    王叔金是个传统男人。他把大部分时间花在贡献社会,从现代角度看似不负责任,但他从不忘记家中妻儿的生活,给他们提供丰足的生活基本需求,做到安家的责任。
“我们的家庭不像一般家庭,父亲放工回来一家人围着吃饭,这场面恐怕只有新年才见;平日我见父亲的时间不多,他经常不在家里,很多时间都在为学校筹募。”
    虽然王叔金仅受过6年初级教育,但他认为人穷不能穷教育,发起成立4所中小学(实兆远中正小学、实兆远南华中学、红土坎平民义学及红土坎天定中学),4所学校现仍在运作。
    除了以上4所学校,他积极资助其它多所华校,另也在实兆远创立妇产医院(今转为老人院)和益智书报社。该报社是为当时南来工作的中国人提供一个阅读书报及交流的场所,2012年该社才迎来了100周年。
    王永裕表示,虽然父亲家财万贯,但其实他们家里生活非常朴素,因为父亲从不吝于帮助他人,比如他在1910年回乡建屋,也金钱资助在马亲人,更将大部分金钱捐献华教。
    该传记最后这样写道“……献身教育及社会福利,加上日本占领马来亚,让王叔金的经济状况受到极大的拖累。有好几次,他甚至没法缴付孩子的学费,亲戚在知晓他的困境后,也都纷纷出手帮忙。" 
 

王叔金娶妻三名,共育有44名孩子(包括养子和义子),加上对社会的贡献,1964年离世时葬礼空前盛大。

 
位于实兆远的王氏祖屋,气派非凡。


红土坎平民义学
 

主叔金与友人苏清楚为了要给红土坎本律的贫穷家庭的孩子提供中文教育,在1951年创立.这所义校。当时,他已届67岁。从筹办到正式投入运作,前后用了5年时间。他为这所学校身兼多职,包括建校筹募金、主导规划、主持建设.、校长及教师,他也编辑和出版校刊出力。他在董事会一直服务到1962年,也是他逝世前两年。

红土坎天定中学
 
天定中学校舍与天定义校连接

    王叔金与沈丁元希望长期资助平民义学的运作,在1953年决定开办技职中学,将原属平民义学的技地上建设新教室作为天定中学校舍。建设该校的大部分筹款都来自外地,包括新加坡、吉隆坡和怡保等地。但后来基于缺乏合格教师,办不成技职中学,便以普通中学方式继续运作。
    1954年1月,天定中学终于正式成立。学校只有初中部没有高中部,后来在家长们的请愿下,董事局在1959年9月8日至I960年10月18日,展开了长达213天的筹募活动。他们南下北上,走遍曼绒县及全国70个大城小镇,成功筹募了20万元作为建高中部基金。

越洋搜集资料


 

     王永裕共出版了4本书:中文版传记《王叔金,一位老华侨的奋斗历程》(左上,顺时针)、家谱、英文版传记《No Other Way Out》及联络簿。

    为了联系家人,为了完成传记,4年来,王永裕多次往返悉尼和大马,也组亲友团回乡省亲。从福建厦门、永春、泉州,跟着父亲的脚步走一回当年南下的艰苦道路。当年先贤下南洋,从乡下走路到岸边搭船,一趟行程就是大半年。王永裕将近七旬,多次搭飞机奔波也累人,他苦笑表示,比其父亲的苦,根本算不上什么。

中翻英英翻中
 

陈昆峰(左起)和王永裕分别从霹雳和悉尼前来吉隆坡,迎接刚出炉的新书。


    才辛苦收集了资料,难题又来了!王永裕从小接受英文教育,不谙中文,查看父亲的手稿、回忆录碰到了许多难题。幸得外甥陈昆峰懂得双语,做他私人翻译,将中文资料翻译成英文,再将英文稿翻译成中文稿。后来得知在福建厦门定居的兄长王建士也着手为父亲写书,两人决定共同写这本传记,可是王永裕不谙中文,王建士又不懂英文,还得由陈昆峰帮忙翻译。

    书本大部分资料从父亲王叔金的3本分别载于1947年、1957年和1962年的回忆录中获得。王叔金最后完成的一本回忆录,也是最大型的—本,共300多页,他还将之印刷成书,分发给所有儿女。回忆录主要记载王叔金在南洋超过半世纪的生活,也清楚记录回乡路程和家乡永春县的介绍,深怕子孙不懂回家路。

挨家挨户收旧照
 

王叔金当年在永春住过的房子,图为其外孙陈昆峰。

 

王永裕与亲友们回到父亲王叔金出生和早年生活的福建永春,图为永春王氏宗祠。
 
王永裕(右)和兄长王建士走一趟父亲王叔金走过的坎坷路I照片摄于王叔金曾工作的永春蓬壶。

    资料以外,还要照片。王永裕挨家挨户查问哪家存有父亲的旧照和兄弟姐妹各自的家庭庭照。资料有了,翻译有了,照片有了,可是他不会电脑操作,图片编辑、图表设计、编排等,一切都得从头学起。收集资料、奔波劳碌、写书编书,还要搞懂电脑,问他想过放弃吗?他感慨道:“我尽最大能力为这大家庭团调付出,但能不能确实将大家联系起来,还得靠所有家人的努力了。”

    “我做我认为应该做的,过程不容易和处处碰壁,我不苦,也不会放弃,但我也老了,不保证哪一天我累了,身体状况不容许我再继续这项工作,希望有人,不一定是我的孩子,我希望是其他兄弟姐妹的后人,能接管网站,继承这项伟大的工作,希望哪天我不在了,家人还是不离不弃的。”

    他表示,去年那场世纪家庭聚会获得热烈反应,是一个好开始。虽然大家在一次聚会不可能立刻熟络,但那次之后家人之间交换联络,也建立聊天室,每日聊天室里都热热闹闹。 
 

1994年在实兆远办的家庭团圆大会。

相关文章

相关文章

最新通告

在线人数

402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