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广播: 关于由直属站汇总收集《总谱》勘误表交付总部的通告 总谱特色之四:关于总谱世系终端的截止规定 总谱特色之二:关于上源分歧的处理方法
网站导航 : 首页> 研究中心> 研究动态    | 王氏世系> 琅琊世系    |

琅琊王氏家族盛衰记(中)

作者: 灌县王氏 2015-02-23 相关标签: 盛衰记琅琊王氏家族(中)
    下面再说王衍的弟弟王澄。  
  王澄小时候也很聪明,属于“生而警悟”。王家能辉煌这么多年,优秀的遗传基因可能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王澄小时候与王衍曾有一段著名的对话:衍有重名于世,时 人许以人伦之鉴。尤重澄及王敦、庾敳,尝为天下人士目曰:“阿平第一,子嵩第二, 处仲第三。”澄尝谓衍曰:“兄形似道,而神锋太俊。”衍曰:“诚不如卿落落穆穆然 也。”澄由是显名。有经澄所题目者,衍不复有言,辄云“已经平子矣”。 
  王衍所评论过的人物都可以“跳龙门”,更别说他亲弟弟王澄了。不过王澄之放诞远胜他哥哥,他聚集起一群放荡公子,仿效竹林名士,纵酒畅谈,一喝就是连续好几天,偶尔还脱光衣服耍酒疯。此外,这位公子居然还练了一身武功。虽则如此,他仍然是个不理政事的废物,每天就知道喝酒胡闹,裸衣爬树。 
这位公子的死有些悲惨,但更多的是戏剧性。他是琅琊王氏家族第一个死于本家人之手的。王衍死后,王澄被司马睿——未来的东晋元帝征召为部属,被调往建业。途 中,他去拜访了正在豫章(今南昌)的本家兄弟王敦。王澄的脾气从来都那么桀骜不驯,加上出道比王敦早,所以在人家地盘还像以前那样随意侮慢人家。
可是王敦也不是 善茬,也是自尊心极强,他当时就要杀掉王澄。好在王澄本身武功不弱,有玉枕可以自 卫;自己还有死士二十,王敦急切不得下手。最后,王敦用酒把卫士灌醉,并借过王澄 的玉枕说要“欣赏欣赏”,得手之后立刻诬陷王澄勾结叛匪。王澄这才发现上当,立刻 飞身擒拿王敦,结果只撕坏了他的衣服带。据说王澄飞身一跃上了房梁,对族弟破口大 骂。不过他到底寡不敌众,死于力士之手。 
  当初王澄潇洒太过,刘琨就曾警告过他:“卿形虽散朗,而内实动侠,以此处世, 难得其死。”当时王澄默然不语。没想到,这位枕戈待旦的刘琨居然一语成谶。
    据说西晋时候一位大臣去拜访太尉王衍,正巧当时王敦、王导、王戎兄弟们都在家,这位大臣出来后不禁感叹道:“在王家,我看到的只是满堂琳琅珠玉啊!” 
  王敦小时候确实长相不凡,但也未必招所有人喜欢。王戎据说就不太喜欢他,洗马潘滔则说他“处仲(王敦的字)蜂目已露,但豺声未振,若不噬人,亦当为人所噬。”长相如此奸诈,以至于将来一定要吃人,同时也会被别人吃掉。这一方面反映了当时人们品评人物重视长相的习惯,另一方面也确实揭露了王敦性格中一些特点。人内心的精神世界常能通过长相表现出来。在魏晋那个精神世界自由的时代,可能更是如此吧? 
  王敦性格的坚忍狠辣,很早就从他行为中体现了出来。据说王敦上王恺家做客,王恺让美女请酒,客人不饮的话就杀掉美人。结果王敦说不喝就不喝,美人悲惧失色,而敦傲然不视。还是王导厚道一些,本不能喝酒,但是不忍心美人被杀,还是努力喝了下去。在《世说新语》中这个故事发生在石崇家,而且为了王敦石崇连杀三个美人。现在考察这个不是我们的主要内容,但是王敦的性格之刚忍,应该与此差不多。 
  王敦的父亲王基是王览的二儿子,做官也就作到了治书御史。不过王敦却很显贵,年轻时候就娶了晋武帝的公主,加上王衍的提携,西晋末年,便成了一方封疆大吏。当时南方颇有些“乱匪”,势力很大。王敦以及他手下的陶侃(陶渊明的曾祖父)同叛匪苦战数载,后来因功被封为震东大将军,都督荆湘交广六州军事,成为了东晋初年最强大的将领。这时候王敦和王导一个主外一个主内,一刚一柔,权倾东南,被当时人称作 “王与马,共天下”。 
  不过王敦并不是非常安分,他身边也颇有几个奸佞小人。此间为人方正的陶侃被排 挤到广州,他的堂弟王廙来到荆州,却表现得不尽如人意。而王敦也因为自己权势扩 大,越发骄横专擅。当时他的兄弟们因为敦、导的提携,也有些骄纵自肆的家伙,比如 王含等等。  
  话说到这里,我们不妨回过头来说说王导。 
  王导的父亲是王裁,王览长子。但是王裁也没做成什么名僚,也就是个镇军司马。 王导和其他四王一样,很小就“有风鉴,识量清远。”他还没成年,就有人看出来他是 “将相之器”。我看这一方面看长相,另一方面也是看他四位老哥的权势而说的吧。 
  不过王导将来果然作了宰相,却也并不是偶然的,也不完全是因为家族力量。 
  王导早年是司马越手下官员,而未来的晋元帝司马睿则是司马越的心腹。“天下已 乱”,王导便转而辅佐司马睿。永嘉元年(公元307年),王导跟着司马睿来到建邺,组 织起一股新势力。因为迁居江南是王家事先论证好的战略部署,所以很多王氏子弟都陆 续来到江南,包括王廙、王含、王舒、王彬等等。他们的下一代,如王羲之、王胡之、 王彪之等等也都陆续迁了过来。此后,王家便在江南扎下了根,并且日渐繁盛。当时他 们大多住在乌衣巷中,与他们作邻居的,便是后来与王家齐名的陈郡谢家。 
  据说永嘉元年王导初次来到建邺的时候,曾经请郭璞为王家占卜吉凶,得出的结果 是:“吉,无不利。淮水绝,王氏灭。”好好的一条河怎么会绝呢?果然,此后几百年 间,琅琊王氏在江左生息繁衍,尤其是王导的后代,更成为了南朝第一大族。直到陈末 隋军南下前夕,金陵城中秦淮河水突然壅塞不通,陈遂灭,王家的辉煌也从此黯淡了下来。 
  司马睿本身是司马懿的曾孙,司马炎的堂侄,不算是皇室嫡支。因此,他刚刚渡江来到建邺的时候,根本没多少人理睬他。在这时,王导、王敦等王氏家族的命运实际上 已经和司马睿联系了起来,因此,只有司马睿在这里真正立住脚跟,王家才能在这里真 正发达起来。因此,王导和王敦导演了一出义深远的大戏: 
  永嘉二年(公元308年)三月上巳节那天,建邺本地的官属人民都到江边修禊乞福。 就在这时,琅琊王司马睿乘肩舆,具威仪,大张旗鼓地列队出来观禊。而王敦、王导等 等南渡的中原衣冠名士都满怀敬仰地跟在后面。这架势立刻吸引了万千江南士民,许多 当地名族如纪家、顾家看到了之后都惊讶得不得了,继而是非常畏惧,都纷纷拜伏在道 左。司马睿的威仪就这么确立起来了。 
  当然,光有威仪还不够。在王导的主持下,中原士族纷纷与江南大族搞起了联谊活 动,投刺拜谒,共话桑麻,大家开始互相接近。永嘉五年,洛阳城破,晋室凋零,大批 北方士女南渡而来。又是在王导的主持下,司马睿从其中征辟了大批贤士为掾属,其中  包括后来在东晋政坛异常活跃的刁协、庾亮、卞壶、周顗等人。在王导的辅佐下,荆州 扬州等地非常安定,户口殷实,一派承平繁荣景象。江左士民都很感激王导,都尊称他 为“仲父”。而司马睿更是感激这位良臣,当众称赞王导说:“你真是我的萧何啊!” 
  渡江名士们甫一离开自己过惯了的京洛之地来到江南,还真有些不适应,很多人都 发出了哀叹。这些人因为同病相怜,因此一有闲暇便在江边新亭集宴。在一次宴会上, 周顗在座中谈道:“风景不殊,举目有江河之异!”有些人听了不禁留下泪来。这时 候,王导愀然变色,严肃地说:“当共戮力王室,克复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对泣邪!” 众人既感到惭愧又受到了振奋,此后他们的情绪便稳定了下来。“楚囚对泣”的成语, 大概就是从这来的吧? 
实际上,“克复神州”,谈何容易!以现在的情况,能守住这一隅之地就已经很不  容易了。更何况,现在东南小朝廷内部还未能团结奋进,一改旧习,更别说其他了。于是,王导主持东晋名士们开始对以前的思想意识进行了反思。当时,一些头脑清醒的学 者也意识到了中朝乃至江左名士们一味地尚玄对国家的危害,纷纷提出“笃道崇儒,以劝风化”。
王导本人实际上名士派头十足,他自己就非常喜欢手持麈尾清谈玄理。可是 他又是一个“与时俱进”的有眼光的政治家。因此,王导带头提倡儒学,兴办太学。虽 说东晋一朝的玄风很有些积重难返,但这到底对中朝的虚无进行了抑制,东晋政治家们也远比西晋政治家们现实。作为酷爱谈玄并且自己还对“三理”颇有研究的王导能够如 此开通,可见他的可贵了! 
王导不但本人酷爱谈玄,他身上还有一种非凡的政治家风度。他做事情严谨而清 醒,对待同志们又亲切和善。与之交谈的人,常常会受到王导的强烈感染。陈郡谢家最 有名的谢安小时候曾有幸见过王导,结果一辈子都留有对王导的美好回忆。据说有一次 在宴会上,王导在官府里接待了百余位客人,酒席上他谈笑风生,气氛和恰。这时候,他突然发现独有一位临海来的客人和几个外国僧人有点冷落。他发觉后先是走到那位临海人身边说:“足下来到京师,临海人才一空了。”
这位客人顿时高兴起来。接着他又对那儿位僧人打了个响榧,大声招呼道:“兰奢,兰奢:”“兰奢”据说即“兰若”,是梵语“寂静处”的译音。王导的言外之意大约是说,你们诸位高僧正在这里禅定修省,我怎敢冒然打扰呀!几位僧人会意地大笑起来,客厅里充满和谐气氛。我们不难看出,所谓玄诞之风,也要看是何等人物在倡导。像王导这样一代名相的潇洒旷逸,怎能不被人仰慕效法?
王马共天下 
  东晋建武元年,司马睿进号晋王。这时候王导和琅琊王南渡已经十年了。此前民间曾有歌谣:“五马游渡江,一马化为龙”。据说永嘉时有五位司马家的成员渡江南下,而今司马睿从他们当中脱颖而出,成为了真龙天子。他能有今天,有几个方面他需要感谢:一是感谢祖宗,那个“狼顾”的司马懿,就是因为他,司马家才有了今天的金光大 道。二是感谢司马越,正是这位族兄的提拔和信任,自己才能独当一方最后独尊一朝。三要感谢那些“胡人”,没有他们的祸乱,大概还轮不上这位皇族的远亲继承皇位。四要感谢的就是琅琊王氏。没有他们的辅佐和支持,恐怕司马睿也不一定能有今天。 
  不过王家和司马家的关系也不都是“单边”的,而是一种双边互惠的关系,或者说,是一种共生关系。没有王家,也没有司马锐的今天;但是没有司马睿的倚重,王家 也不会如此权倾江南。 
  不过,在历史上,绝对没有永世长存的政治联盟。“共享天下”更是想都别想。东 晋初年王家虽然帮助司马家巩固下了这半壁江山,但是他们也因为功劳太大也受到了司 马睿的猜忌。而且王家的势力实在太大。在东晋初年,除了王导成为权倾东南的一朝名 相,王敦掌控六郡军事,成为当时最大的军事将领,还有王家族兄弟王廙在京担任辅国 将军、王廙的弟弟王彬因军功而擢升军咨祭酒。此外,族中王含、王舒也担任了要职。 在司马睿刚刚称帝的时候,他还曾拉王导同登御床,平起平坐。更为可怕的是,王氏家 族中还有大量的新秀正在崛起,他们人数之大,才能之高,实力之强,有时也会让“孤 家寡人”司马睿寝食不安。 
  司马睿很早就开始对王家有戒心了。为了削弱王家的作用,他起用了一些王家的政敌进行牵制,其中刁协、刘隗更是他的心腹。这两个人也很“尽心”,一直在找各种机会抑制士族,尤其王家。王敦的哥哥王含就因为过于骄纵而受到了两人的弹劾,并牵连 到王家很多人。虽然事情被司马睿压下去了,但是嫌隙却是越来越大了。 
  司马睿对在外带兵的王敦最不放心。为了牵制他,司马睿多次派遣非王敦心腹到王 敦所辖区域任要职。太兴四年,司马睿又任命刘隗戴渊等人坐镇淮阴、合肥等军事要 地,并强征扬州佃客、奴隶到军中,说是抵抗“胡人”,其实是用来防备王敦。老经世 故的王敦怎能连这点手段都看不出来?平心而论,王敦虽然为人骄横,却没什么觊觎帝 位的野心。平白受到猜忌的滋味是不好受的。因此,王敦在酒后经常吟唱曹操的乐府: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一边唱还一边以如意打唾壶为节,壶 边被打出了一个个缺口。这正像后世一位诗人说的:“壮怀犹唱缺壶歌”。 
  永昌元年(公元322年),王敦终于难以忍受司马睿的猜忌,起兵武昌,率大军东 向,强烈要求“清君侧”。在起兵期间,他曾给司马睿上疏多次,其中历数了司马睿的 亲信刘隗、刁协的罪状:“刘隗前在门下,邪佞谄媚,谮毁忠良,疑惑圣听,遂居权宠,挠乱天机,威福自由,有识杜口。大起事役,劳扰士庶,外托举义,内自封植;奢 僭过制……” 
  司马睿阅后大怒,下诏讨贼,并宣布:“有杀敦者,封五千户侯!” 
  王马的反目,在东晋那种“主弱臣强”的情势下几乎是必然的结果。魏晋南朝本就 是豪族政治,当皇帝的家族也不过是一个大豪族而已,而且汉代那种正统儒学也不被人 重视,强大的家族更不会把皇帝看得多么神圣。东晋一朝尤其如此,在此后的一百年时 间里,东晋皇位不过是一抔珠宝而已,尊之则显贵无比;否之毁之,则任人拉杂催烧。  
  当时朝廷当中的大臣们似乎并不是非常反感王敦起兵,到底刁协刘隗的刁横霸道确 实让人讨厌。据说只有周顗拍案而起:“人主不是神仙,孰能无过?人臣怎可以举兵抗 上?”这句话后来被很多史臣称颂不已,认为他说的“平正通达”,这是后话。 
  司马睿本以为自己一封诏书能让天下勤王之师云集响应,自己设置的牵制力量至少 也能替他抵挡抵挡。没想到这些人如何能和浴血疆场几十年的王敦抗衡?很快王敦就兵 临建康城下。这时候,曾被司马睿寄予厚望的刘隗居然带着司马睿给他的部队投靠了北 魏!刁协本来也逃跑了,可惜年老跑不动,死在江陵。 
  王敦在占领建康之后,并不去“朝见”皇帝。但是,他更没有篡夺皇位,也没有为 难其他大臣,只是逮捕了曾经骂过自己牵制过自己的周顗、戴渊。 
  周顗本人也是世家子弟,为人很有名士派头。因为饮酒成瘾,人称“三日仆射”, 意思是他大醉时候多,能清醒下来当他的仆射时候少。他和王导关系一向不错。有一次 王导喝多了,曾趴在他膝盖上指着他的肚子问:“此中有何物?” 周顗说:“这里什么 也没有,但是足以装下几百个你这样的人。”王导听了唯大笑而已,也不在意。 
  王敦起兵后,王导深为恐惧。加上刘隗刁协本就总敲打王导,所以他惊怖之下,竟 带着在京做官的20多位子侄每天早上跪在宫门口请罪。有一天周顗进宫,王导希望周顗 能替他说些好话,便小声对他说:“伯仁(周顗的字),我全家100多口,就靠你了。” 结果周顗就当没听见,昂首走进宫去。等他从宫里出来,已经喝的晕乎乎的,王导和他 招呼,他还是不理不睬,一边走还一边嘀咕:“今年杀贼子,取个斗大金印……” 
  结果现在周顗命悬王敦之手。当时王敦不知道王导和这俩人是敌是友,就来问王 导:“这俩人是当今人望,是不是给个官当当?”连问了几次,王导都沉默不语。王敦 有点明白了,这时眼中凶光一闪:“如果不配为官,那么应该杀掉!”王导还是沉默。 于是,两人都被王敦杀害。 
  很久之后,王导有一次整理中书省的文件,才发现周顗极力维护自己为自己辩白的 奏章。而且那天王导跪在宫门,周顗一进宫就激烈地维护自己全家,只不过没有在王导 面前表示出来而已。可是王导却在能救活他的时候没有引手相救……一股强烈的负罪感 涌上心头,他回家的时候对儿子们说:“我虽不杀伯仁,但是伯仁因我而死。幽明之 中,负此良友!” 
  因为这件事情,很多人都指出王导表面上宽和雍容,实际上也摆脱不了文人政治家 的一个恶劣习气:外宽内忍。  
成功地“清君侧”的王敦没有得寸进尺,在京中做完了他最想做的事情之后就退回 了武昌。当年,感觉很丢面子的司马睿却病死了,他的儿子司马绍即位,是为晋明帝。王敦似乎意识到局势对自己可能会不利,便暗示小皇帝让自己入朝。司马绍抵抗不了,只得答允。于是,王敦进驻姑孰(今安徽涂),并对朝廷中重要官职进行了重新安排,众多王氏子弟都被安排到了重要岗位上。
就在这时候,他却病倒了。他的亲信钱凤 等人问他后事。王敦说了三计,其中上计是解散军队,归顺朝廷;下计是攻破建康,控 制中央。可见王敦并不是一个肆无忌惮的乱臣贼子。可是当时势已如此,解散军队那下 场实在难卜,加上钱凤等人利令智昏,最后终于下决心把王敦的下策当作上上策! 
  王敦此时知道自己大限已近,便诛杀了很多政敌,甚至一些和他仇怨不深却为他所 忌惮的也被他杀掉了。他还派温峤到朝廷窥视晋明帝,没想到温峤一到朝廷就“具言敦 谋逆”。于是东晋朝廷决心灭掉王敦。 
  当时小皇帝做事情也很隐蔽,他一方面设法稳住王敦,另一方面亲自观察王敦的兵 力部署,回来之后广为调兵遣将,并宣布“王敦已死”,用来涣散军心。 
  此时王导的心情是复杂的。当时他似乎已经感觉到了王敦必然失败,决心与朝廷站 在一起,但是当王敦所依仗的王含带兵攻到建康的时候,王导写信劝王含束手,同时却 也暗示了朝廷的兵力部署。可见,王氏家族的“于时俱进”活用的非常纯熟,这大概也 是琅琊王氏多年活跃于政坛的重要原因吧? 
  王含作为王敦的兄弟,水平和人望却和这位友于不可同日而语,没打几仗就被王师 击溃。钱凤也败于京畿。王敦听说此信,夜梦白犬从天上下来咬啮他,很快就愤恨而 死,时年五十九。不久王敦的势力星散,心腹被杀,自己的头也被悬到了京师城墙上。 可叹一代名族之后,竟落到了这个下场! 
  王含和王应父子没有死于疆场,而是逃到了荆州刺史、本族人王舒那里。没成想王舒为了自保,竟至“大义灭亲”,把爷俩双双扔进长江。经过这次变动,王氏家族 居然奇迹般地幸存了下来。族中也仅仅死去了几个老人而已,大部分势力,尤其王导一 支,却几乎是毫发未损。这到底是因为王导的德高望重?还是因为王家的“与时俱 进”?还是因为……我们不得而知。 
  王家第三代除了我们提到的“五王”以及王含、王舒、王廙之外,还有些人物也 颇值得一提,比如王彬。 
  王彬是王廙的弟弟,王览的孙子,是王敦王导的堂兄弟。他做官无甚殊勋,却很仗 义勇敢。当初王敦杀死周顗之后,人人胆寒。可是王彬却“先往哭伯仁”,哭得非常痛 切。随后当他面见王敦的时候悲痛的表情还没消散。王敦很奇怪,问他为什么这样。王  彬回答:“向哭伯仁,情未能已。”然后激烈地批评王敦此行不义,竟至于声泪俱下! 王敦当然大怒,当时就威胁要杀掉王彬。王导连忙劝王彬跪下谢罪。王彬抗声说:“我 脚有病,在天子面前都不下跪,更别说你了!”王敦更是气的不得了,怒问:“脚疼和脖子疼你选一个!”王彬意气自若,殊无惧容。王敦到底没有害他。 (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一句话新闻

  • ▲宁海县王氏文史研究会领导,日前与在甬政界领导、商界精英十余人在新日月宾馆举行座谈,大家对总书记关于家风家训的讲话精神感同身受,对传统历史文化传承兴趣盎然。原宁波市委常委、秘书长王剑波,重提笔椽,勤耕不辍,一篇篇关于童年、乡土、理想、友谊的散文、诗歌,清新脱俗,真情流露。宁波原水集团董事长王文成,宁波中级人民法院办公室主任王家星等,都在繁忙工作之余,以散文、诗词、歌赋等不同文学形式,赞美家乡,热爱生活,培塑情操。新日月物业公司董事长王小荣非常重视文化在企业发展中的引领作用。王劳旺会长一行非常感慨,希望今后加强交流与沟通,为促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和文化复兴作出更大的努力。
  • ▲6月2日,第十屆海峽百姓論壇在臺灣新竹開幕。論壇由福建省海外聯誼會、福建省中華文化學院、福建省臺灣同胞聯誼會、臺灣百姓文化交流協會、臺灣兩岸和平發展論壇等機構主辦。來自兩岸近800名宗親代表参会。
  • ▲6月2日湖北省大冶市王氏宗亲联谊会于2018年6月2日在陈贵镇王祠村王氏宗祠隆重举行,参会人员160余人,大会选举王全富为会长,王全发为常务副会长,王义文为秘书长。
  • ▲6月2日毕节直属站举行2018年第二次工作会议,地点:七星关区福音堂路口食香阁。会议主持人:王兴祥。会仪记录人:王福敏。参会人员:王兴祥 王庆芳 王凤舒 王万学 王玉荣 王德芳 王勇 王安平 王安顺 王安君 王福敏。
  • ▲4月8日为了家族的团结统一,发展家族文化,振兴族民,族长王隆笙在六盘水市黄土坡住处组织召开了六盘水珠树堂王氏家族会。参会人员: 王世贤、王世全、王世贤、王隆进、王隆笙、王隆海、王隆跃、王隆坤、王嘉兵、王嘉祥、王利云。
  • ▲4 月 1 日,时值四川马三垭王氏宗亲联谊会成立一周年之 际, 四川马三垭王氏宗亲联谊会第一届第二次理事会在通江县城凯源宾馆 举行。来自汉中、宣汉、通川、巴州、平昌、和通江等地的近 30 位理事出 席了本次理事会。
  • ▲月31日,主题为“组织与发展”的中华文化促进会四届四次理事会(扩大)会议在扬州召开。来自文促会各区域组织、各协作体(联盟)、分支(代表)机构及会员企业的140余位理事、驻会工作人员及嘉宾,共计200多人到会。

相关文章

最新通告

在线人数

307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