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广播: 《湖北王氏通谱》创修序 明清湖州王氏家族科举的时空分布和特徵(7-10) 行动起来,抓紧编制各地区王姓文化,分布资料
网站导航 : 首页> 王氏文化> 王氏名人    | 王氏文化> 王氏文献    | 王氏世系> 三槐世系    |

北宋名人王巩创建的古村落群——才湾南宅王家

作者: 王喜修 2021-12-26 相关标签: 北宋名人,王巩,创建的,古村落群,才湾南宅王家
一、王巩隐居南宅筑新斋
全州县才湾镇南一村是一个行政村,现有24个自然村屯。其中大部分地域和村屯的总地名叫南宅。这是北宋时王巩在这里隐居立宅而得名的。他在隐居全州时写的诗《欣欣亭》曰:“我亦临淮筑新斋 ”。南宅就是他筑的新斋。王巩是个什么人,如何来到全州的呢?很多史书都有记载:王巩,字定国,祖籍大名府莘县(现属山东),生长于北宋京城开封。他是一个官不大名声大,文学作品传世不多但文人朋友多的人。他出身于官宦世家。他的祖父王旦是北宋时的宰相,拜相达12年之久。父亲王素曾任工部尚书。以上说明王巩家底雄厚,背景显赫。按现在的说法王巩是高干子弟,是官二代。王巩在这样的官宦世家之中本应朝中有官得官做,但他不做纨绔之子,更不沾“庇荫”之光。他经过自身的努力,取得太常博士等官位,曾通判杨州,知海州、密州、宿州,官止宗正丞。但他经历的道路坎坷,仕途不顺,官场不显。王巩能书善诗,受到大文豪苏轼(东坡)及黄庭坚等人所赏。著作有《甲申杂记》、《见闻近录》、《随手杂记》等,近年来还发现他在全州编管和隐居期间写有以下诗词:
全州卷烟阁
长江萦村若练带,晴岫插天如画屏。
山清水秀两奇绝,道人对此开禅扃。
红尘一点飞不到,举手高可摩天星。
湘   山
半岭风吹草木香,落阶花雨送春忙。
从师远借云庵卧,还我平生午枕凉。
莲社缁黄常得伴,鹿门妻子亦相将。
化身欲似河东柳,更向山头望故乡。
欣欣亭
清湘北郭崇冈路,松林年来定几围。
我亦临淮筑新斋,与君万里对柴扉。
上述诗中所写的“卷烟阁”、“欣欣亭”是全州当时的人文景观。湘山是全州州治西南方的一座石山。山脚建有古刹湘山寺,该寺建于唐,显于宋。至今已有1000多年历史。宋朝有4位皇帝五次对湘山寺加封,是宋时全国最大的佛教圣地,号称“楚南第一刹”。该寺在日寇侵犯和文革时遭到严重破坏,现已恢复大部分建筑,诗中所说“清湘”是五代时全州的旧称。据考证,上述三首诗的前二首是王巩在全州编管时所写,后一首《欣欣亭》是王巩隐居湘浦庙时所作。由于作者当时被打成“奸党”列入元祐奸党碑,不敢暴露住所,便泛称自己在万里之外的临淮筑新斋。临淮是安徽的一个小镇,欣欣亭在全州,以此转移朝廷的视线。以上诗词体现了诗人对全州人文及自然景观的赞美,也寄托了作者对故乡的怀念。此三首诗词印证了王巩能善诗文的天赋。
王巩生于北宋庆历8年(1048年)殁于政和7年(1117),他所处的时代社会局势非常复杂。公元960年代赵匡胤建立了北宋政权。到了仁宗时(1023-1063年)发生了严重的社会危机。1067年神宗皇帝赵顼即位,他任命政治家、文学家、思想家王安石为相,并支持他进行改革(变法),但遭到保守派的反抗。1085年神宗死后哲宗赵煦继位,高太后听政。次年(元祐元年),哲宗任用史学家司马光为相。司马光政治上守旧,尽废王安石变革新法,从而形成两派政治集团互斗,斗争非常复杂、尖锐。这些斗争发生在元祐年间故称元祐党祸。1101年徽宗赵佶即位后重用奸臣蔡京为相。其后,蔡京指控司马光、大文豪苏轼等人为元祐奸党。在这些斗争中受迫害最大的是苏轼,而苏轼每次受害又株连王巩。他们第一次受迫害是元丰二年发生的乌台诗案,苏轼被指控“讥讪皇帝”而被捕。因关押、审判苏轼的御史台树上终年有乌鸦,御史台便称“乌台”,乌台对苏轼审判结果:苏轼被贬黄州任团练副使。王巩无辜受牵连以“谤讪文字不缴”为由被贬广南西路宾州(今广西宾阳)监盐酒务。实际上是在宾州贩卖盐酒。第二次受害是元祐党祸,当时苏轼多次以“讥讪先帝”的罪名被流放。绍圣4年被贬去海南。此时朝廷对元祐党人的迫害再度升级,元符1-3年(1098-1101年)王巩被送全州(今属广西)编管。当时全州属荆湖南路(今湖南省),王巩在这里被监管了3年。王巩第三次受迫害是崇宁至大观年间(1102-1105年),当时司马光、苏轼均已去世。但蔡京为搞臭他们把309人打成元祐奸党并在全国刻碑示众,王巩名列其中。桂林龙隐岩内现在还有《元祐党藉》摩崖石刻。此石刻是元祐党人梁焘之曾孙梁律在桂林为官时于庆元四年(1198年)以其家藏的拓片在桂林重刻。为了表白冤害和变贬为褒,石刻将《元祐奸党碑》改为《元祐党藉》。所改的碑名去掉了奸党的“奸”,以变贬为褒。“党籍”改为“党藉”,以表明元祐党人是被冤害的。“元祐党籍”碑中的名单王巩排名“余臣”类第八。据史料记载,凡被列为奸党的人及其家属重者关押、轻者贬谪,并且永远不得录用,未经特许不得内迁,更不得入京,连子孙也不得留京和参加科考。对未打成奸党的官员则划分为正上、中、下和邪上、中、下各三等。还在京城四周屯兵8万,以镇压反抗的人。在这样的环境中,官员们便自然产生了潜逃的思想,“走”是上策,趁赴贬所地之机潜逃更是良策。据有关资料记载:“党籍兴,(王巩)再贬广西”。大观元年(1107)王巩再贬广南西路坐船途经全州时在船上做梦曰:“逢湾则止,逢浦则居”。经下船探访,正好当地有湘江转湾的“湾”,又有地名黄龙湾的“湾”。有河与河交汇处称为浦口的“浦”,又有庙名湘浦庙的“浦”。王巩当时政治上受压,担心今后不得内迁和入京,又受梦意的诱导,便止于黄龙湾居于湘浦庙,在这里长期隐居了。日后,王巩在湘浦庙之南不远处的湘江边立宅,名曰“南宅”。这就是南宅村的来历。王巩之后裔便称南宅王氏或湘浦王氏。其家族所修谱书老谱称《湘浦王氏家乘》,2001年新修族谱称为《全州南宅王氏族谱》,这说明“南宅”的地域范围和名称带有家族性,与行政村有所不同。 
二、移居建立南宅村落群
王巩隐居湘浦庙并立村南宅至去世时间长达10年。这10年其家室有些什么人不清楚。据史书记载,王巩子4即奇、时、由、皋。《湘浦王氏家乘》记载:巩公子六,长得全,余五名未纪(记)。苏轼在《王定国诗集叙》中说:“今定国以余故得罪,贬海上(注:边境之意)五年,一子死于贬所,一子死于家,定国亦病几死”。由此看来王巩有六子的可能性较大,但在南宅生活的只有“得全”一人。至于谱记“得全”排行是否为长子可能有误。王巩之配偶史书记载是苏轼恩师张方平的女儿,王巩贬宾州时带去歌女宇文柔奴并在宾州生有孩子。湘浦王氏谱记巩公配偶戴氏继配张氏。戴氏生卒失考,葬与公合,张氏生卒葬失考。这说明王巩的配偶不止一人,立宅定居之后应有妻有子在南宅共同生活。老谱还记载巩来湘浦时“杨补之兄弟从游”。民间口头传说王巩与一杨姓人结拜为兄弟,所以,当地曾有王杨二姓不通婚的习俗。估计这个杨姓兄弟在湘浦与王巩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但后来不知其去向。对王巩在南宅隐居时有哪些家室目前还不了解全情。谱书记载较详细的是从第二世得全至十一世仁俊共九代在南宅单传。所谓单传就是一代只有一人繁衍后代。单传的九代中有4代是独子单传,有五代虽为多子,但传后的只有一人。这九代一直没有增加人口。直至十一世仁俊生有4子即雄、森、韵、仪。并以此4子分成四大房。王仁俊生于明永乐元年(1403年)殁于天顺5年(1461年),此时中国历史已进入明朝中前期。当时南宅这片土地还处于地广人稀状态。为了便于生产,采取垦田建宅相结合的办法,在哪里垦田生产就在哪里就近建屋立宅。分成四房以后便分家析产另立新宅,最先迁出老宅的是大房王雄在大房村立宅,相继迁出的有满房王仪移居大地里,三房王韵的长子王瑶移居大坝头。后来二房王森的后裔在清初时相继移居竹园屋和脚山铺等地。这样在原南宅老村居住的就剩下三房王韵的三子王珂一个支系(王韵次子王瑚只传七世而不系)了。分居出来的村屯又不断析产搬迁,如大地里村王仪立宅仅住四代就有十五世的朝灼(字合江)移居龙门口,后来龙门口发展为南宅人口最多的村屯。经过几百年的分立搬迁,形成了几十个村落,曾号称南宅48村。其中常年有人居住的27村。这27村有7个村因各种原因已废村。目前实有20个自然村。由于这些村屯的住户同属王巩后裔的大家族,因此便统称“南宅”。而王巩在湘浦庙之南所立住场南宅便逐步演变称“老村子”了。此村建村已经910年,是南宅各村王家人的发祥之地。分房建村的大房村、大地里村、大坝头村和龙门口村。这四个村建村都已超过500年,这五村现有人口1600多人,其中龙门口570人,大地里村390人,大坝头270人,老村子220多人,大房村190人,此外,还有一批建村300年以上的村屯。这样就未形成人口过于集中的大村庄而建成了以老村子为中心点,以大房村、大地里村、大坝头村和龙门口村为主村的古村落群。这是南宅王家古村落的特点,这样的村庄格局既有利于作业生产,也有利于居住环境。这些村落除大坝头在湘江岸边外,其余4村都在南宅洞,5村联片面积约4平方公里。离全州县城约16公里。
南宅古村落的选址除按耕作与住宅就近的原则外,在风水方面也有所选择。选择的标准是村前临田临水后靠山。老村子、大房村、大地里、龙门口村前都有田和水(小溪),大坝头村前临湘江。老村子、大坝头、龙门口村后都有山岭,大房村和大地里村后虽无岭,但有树为山。凡有村的地方村后都要封山育林,村后的山称后龙山,后龙山的树都要死封死禁。前人的思想意识是只有树林枝繁叶茂,才有家族的兴旺发达。这是老前辈留下的好传统。
南宅古村落民居的建筑风格与本县其他古村落无异。房屋以砖木结构为主。青砖青瓦,户型以正屋为主。所谓正屋就是五房一厅。其中间大厅称堂屋。堂屋背后的房间称倒堂。堂屋两边的卧房称长房,长房上方一般有木楼。堂屋前面是天井,天井两边的房间称厢房。长房与厢房之间的过道两边设有大门。按风俗,天井前的照墙上不能设大门。正屋可以独家独房,也可上下几座连接成列。连接的正屋除上座有五房一厅外,中下座都无倒堂。较大的村庄一般都有数列正屋。列与列中间留有巷道。房屋的排列及巷道的布局都很整齐。龙门口、大地里、大房村都曾有正屋三列及巷道两条。但后来随着房屋的破损拆建,现在大部分古建民居已改建为新房。形成了旧居与新房并存,传统与现代辉映的新貌。目前对古民居保留较完整的是龙门口,三列正屋两条巷道都较完整,有的房屋虽经维修,但还保留着原貌。特别是中间一列,最前一座是合江公祠堂。此祠曾经成为危房,近年经维修已成办理白喜事的公用场所。附近的古房屋目前也正在使用。大房村的旧民房虽已破旧,但还能显示旧房和巷道的原貌。龙门口有民国时期名人王竹斋的旧房,但房屋只残留有外墙,里面的房屋全部倒塌。
南宅村落的古建筑最具有特色的是祠堂建筑,原来各房都建有祠堂。现在除龙门口合江公祠外,其他各房祠堂基本上已毁。保留完整的是四房共有的定国公祠堂。定国是王巩的字,以王巩的字做祠堂名,因是四房共有故又称四大房祠堂。祠堂座落在大地里村,其修建时间已无法查考,因谱书无记载,石刻碑文已全毁,估计至今已300余年。祠堂面积共2067㎡。其中主房分上下两座,下座又分上中下三进,建筑面积共1480㎡。副房(学校及伙房)以及门头前庭小院共587㎡。如今主房保留完整,副房已拆除建村委会办公用房。本祠堂为砖、木、石混合结构,青砖青瓦青石料。墙体厚0.42m,地脚线为两层条石铺平,用角石石料作转角。转角石料高约1m。四周外墙下半部未披灰,用白浆勾缝。下座第一进两侧有月亮门,右门额上刻有“崇绪保光”,左门额上刻有“显德积庆”。这是一幅楹联。其意思是:崇敬祖业发扬光大,彰显恩德积善增福。山墙屋顶有翘檐卷尾。外墙上半部分有人物、动物形象的浮雕塑像。祠堂整体外貌显得雄伟气派。祠堂内部两座共有木柱60根。屋顶用卷蓬或平板吊顶,并绘有彩画。横梁上有浮雕。祠堂的上座为神龛部。原来的神龛供台解放初期全毁。2014年重建供台及本家族前12世先祖的神牌。上座的大门门框、门楣、门额全用石料,门框门额上刻有对联、横额。两边耳门的门框门额也用石料彻成。门额上有题词。下座的三进无隔断,是大型的祭祀集会场所,原设有戏台,可容纳近千人欢戏。从上座至下座的三进共有天井7个。天井边沿及中间过道全用青石料。下座大门两侧原有石鼓,石鼓上有石狮,门头上有《定国公祠堂》木制大匾。近年来石鼓和大匾都被盗。本祠堂虽久经风雨沧桑,但仍显当年风采。这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贵财富,也是精贵的文化遗产。并且,红军长征中的觉山阻击战时红军战士曾在此居住,具有重要的革命意义。因此,建议将本祠堂列为非物资文化遗产加以保护。此外,本祠堂虽为南宅王家所建,但现查明王巩其他儿子在全国的后裔大约有30万以上,今后将有很多王氏宗亲到此凭吊先祖。这样,本祠堂今后既是革命传统教育基地又是王氏宗亲联谊的场所。
南宅王氏古村落除民居和祠堂外,以前还有一些古建筑,如湘浦庙,富贵庙,石鼓殿,老村子门前和毛竹山门前的石拱桥。湘浦庙已重建,富贵庙、石鼓殿已毁。现在需要抢救维修的是两座石拱桥等。
南宅王氏大家族在历史上曾有过辉煌,出过名人。仅清朝以后有以下几位:一是大房的王国辉字永光,乾隆乙卯科举人,先后任过江南高醇县知县,松江府和常德府知府。告老还乡后选择当时偏远的毛竹山立宅居住。二是二房的王国章,历任广西提作营外委、广西柳州城守营把总,怀远堡都司,镇羌堡都司等军职,参加过战斗多次,作战勇猛,曾出师台湾,累立战功,两次受伤。嘉庆24年敕授其为正五品武德骑尉。妻唐氏被封为正五品宜人。三是民国时期满房的王启华号竹斋,曾在桂北及湖南五个县当过县长。在本县任参议长10余年。据民间传说此三人都较廉洁,口碑较好。解放后,南宅王氏人才辈出,曾有正师正厅干部各一人,处级、科级干部各10余人,还有一批专业人才。改革开放以后又涌现了一批创业成功人士。
三、红军血洒南宅成壮举
南宅的山岭多。靠西北面有两排土岭,两排土岭中间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坳口,坳口
长约一公里多,地名叫二里半,地点在小坪里全州职业高中之南起至脚山铺村为止。湘桂大古道的旱道(陆路)从坳口中穿过。民国17年修建的桂全公路(现称桂黄公路即国道322线的一段)也穿越此坳口。坳口南端中有一村庄因在山脚下故称脚山。又因此地处于古驿道,不少人在此开设伙铺或杂货小店,便称脚山铺。从全州往南相继有带子铺(现称鲁板桥)、珠塘铺。脚山铺是第三铺,再往南有赤兰铺、白沙铺等,南宅是湘桂古道的重要地段,东临湘江,是水路运输大动脉,西边旱路的脚山铺是重要的驿站。此地是湘桂古道最重要的关隘,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历代都是兵家必争之地。脚山铺以居住南宅王氏为主,还有伍、卢、唐三姓人口不多。长征后因在此发生的阻击战叫觉山阻击战,脚山铺便改称觉山。
1934年,红军长征经过全州时,当年11月27日,红军一团从灌阳进入全州,第四团占住界首(当时属全州县现属兴安县),第二团从大坪渡江占领二美滩。第五团原计划攻占全州县城,因湘军3个师又1个团先期到达而未攻城。红军军革委掌握全州至界首间暂无敌军的情况后便决定30日前渡过湘江。在渡江前要设防阻击敌军拦截湘江。28日红五师负责阻击灌阳新圩之敌,四师在兴安光华铺负责阻击兴安扑来之敌。为确保界首以下的凤凰嘴、大坪、金堂、许家、屏山渡等渡口顺利渡江,负责阻击湘军增援桂军沿江拦截红军渡江。11月30日,湘军一路军司令员刘建绪知桂军撤离全州至界首之间的防务,判断红军必定从全州进入湖南,便倾全力攻打被红一军团二师占据的脚山,在公路沿线的二里半(地名)及其附近山场的双牛角抱西瓜岭、先锋岭、皇帝岭、美女梳头岭、冲天凤凰岭、米花山等发生激战。30日晚,红一军团一师师长李聚奎进入觉山阵地,当湘军首次发起进攻被击退后,接着湘军集中16个团的兵力,用飞机作掩护,连续数次猛攻均被击退,当天下午湘军猛攻一师占据的米花山、美女梳头岭,由于寡不敌众,一师撤至绍水的水头等地。敌军又攻击二师所占据的先峰岭,因敌军火力强大,五团政委易荡平及两个连的指战员全部牺牲。当晚,湘军猛攻皇帝岭,二师以大无畏的精神击退敌军多次进攻,守住了高地。后因四团政委杨成武(解放后曾任解放军代总参谋长,全国政协副主席,上将军衔)身受重伤,二师阵地三面受击,便主动撤至绍水的赤兰铺、白沙铺等地。形成了二次阻击线。
觉山阻击战连续激战三昼夜,红军以牺牲2000余人的代价击退了敌人的进攻,阻击了湘军对红军渡湘江的拦截,减少了红军主力部队渡湘江的损失。觉山阻击战的战场都是南宅王家的祖遗山场。红军战士的热血洒在这块土地上,他们的忠骨埋葬在这块土地上,他们的事迹已成千古壮举。因中央对此战定名为觉山阻击战,因此脚山铺也改称为觉山了。据一些老人回忆,当时红军从金堂、许家渡口渡过湘江后全部进入南宅各村屯短暂吃住后赶赴脚山阵地.他们也曾在定国公祠堂吃住过。战斗打响后曾在祠堂内办炊并从祠堂送饭到战场(从祠堂至战场约二公里),祠堂见证了红军战士血洒南宅英勇杀敌的壮举。
四、日寇血洗南宅的罪行
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至1945年日本投降,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时间长达14之久。从1944年至1945年8月,日军侵占了南宅并在这块土地上犯下了滔天罪行。据统计,日军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共杀害南宅王氏族人8人,下落不明36人,烧毁民房118间,很多妇女被强奸。由于日军抄抢破坏,加上老百姓都外出躲兵,无法耕种生产,从当年至次年饥瘟交加,南宅王氏非正常死亡69人,这不是一般的兵燹之灾,而是日本帝国主义屠杀中国人民的滔灭罪行。据一些老年人回忆,他们知道龙门口日军驻扎有太君,但不知道是什么官,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单位,人不多却警卫森严,估计官不小。1998年出版的《全州县志》记载:“民国33年10月8日,日军第十一军司令部在南三村召开军事会议,策划桂柳作战方案”。当时南三村包括龙门口、大地里、以牙口、脚山铺、松毛屋、报木源等村,龙门口是最大的村庄又住有太君,显然,这次会议是在龙门口召开的。这说明,日军不仅直接在南宅施暴,还指挥着日军在中国其他地方的侵略活动。日寇曾驻扎南宅时在定国公祠堂关马,他们将马匹拴在祠堂的木柱上,很多木柱被马啃坏啃断,这些柱头至今还保留着被马啃过的痕迹。这说明,定国公祠堂见证了日寇血洗南宅的罪行。
五、团结拼搏南一会更好
南宅,这是一个具有家族性的地名,是王巩所立“南宅”地域的扩展,是王巩后裔
所移居各村的统称。而原来的南宅村逐渐演变称为“老村子”了。如今的南宅是南一行政村一部分,南宅与南一两个地名既有联系又有区别。南一村除包含南宅王氏各村屯外,还有不同姓的欧家、蒿草坪、黄龙湾胡家、文甲田蒋姓等村,还有同姓不同宗的嘉祥塘、新田、黄龙湾王家。“南一”村名的来历:明清时此地属全州恩德乡二十五都,民国时期以“南宅”首字“南”字为序划为南一、南二、南三三个行政村,属恩德区屏山乡。光复以后,三个行政村合并为两村即南一、南二两村。解放以后南一、南二两村又合并为一村(松毛屋报木源划归田心村),其村名为了与咸水南宅不重名,两村合并后便定名为南一村。此地名一直使用至今,而原来带有家族性地名的南宅便逐步淡化。南一行政村于1958年由枧塘乡(镇)划归才湾乡(镇)管辖。目前全行政村共有人口4300余人,其中南宅王氏家族人口约3500人。加上在外乡镇居住的人口,南宅王氏家族共有4300余人。
解放以后,南一村各方面都有发展,但经济上的发展是从1978年代以后才开始的。
在党和国家改革开放政策的指引下,广大村民大力发展经济,经过全体村民的共同努力,经济发展很快。不但涌现了一批创业成功人士,更可喜的是部分村屯集体致富。如毛竹山村从2001年开始种植葡萄、提子,多年来家家户户以种植葡萄为主要产业,年年取得好收成,近年来平均每人年收入2.8万元以上。从2008年开始列为县镇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试点,在上级党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家家户户建了别墅式的新房,全村建成了花园式的新农村。在毛竹山的带动下,王家山、文甲田、大地里等村也推广种植葡萄并取得很好成果。如今南一大地村村通了水泥公路,村内道路硬化,民居也有很大的改善。全村村民决心加强团结、努力拼搏,把南一各村建设得更加美好!

王喜修

相关文章

一句话新闻

  • ▲宁海县王氏文史研究会领导,日前与在甬政界领导、商界精英十余人在新日月宾馆举行座谈,大家对总书记关于家风家训的讲话精神感同身受,对传统历史文化传承兴趣盎然。原宁波市委常委、秘书长王剑波,重提笔椽,勤耕不辍,一篇篇关于童年、乡土、理想、友谊的散文、诗歌,清新脱俗,真情流露。宁波原水集团董事长王文成,宁波中级人民法院办公室主任王家星等,都在繁忙工作之余,以散文、诗词、歌赋等不同文学形式,赞美家乡,热爱生活,培塑情操。新日月物业公司董事长王小荣非常重视文化在企业发展中的引领作用。王劳旺会长一行非常感慨,希望今后加强交流与沟通,为促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和文化复兴作出更大的努力。
  • ▲6月2日,第十屆海峽百姓論壇在臺灣新竹開幕。論壇由福建省海外聯誼會、福建省中華文化學院、福建省臺灣同胞聯誼會、臺灣百姓文化交流協會、臺灣兩岸和平發展論壇等機構主辦。來自兩岸近800名宗親代表参会。
  • ▲6月2日湖北省大冶市王氏宗亲联谊会于2018年6月2日在陈贵镇王祠村王氏宗祠隆重举行,参会人员160余人,大会选举王全富为会长,王全发为常务副会长,王义文为秘书长。
  • ▲6月2日毕节直属站举行2018年第二次工作会议,地点:七星关区福音堂路口食香阁。会议主持人:王兴祥。会仪记录人:王福敏。参会人员:王兴祥 王庆芳 王凤舒 王万学 王玉荣 王德芳 王勇 王安平 王安顺 王安君 王福敏。
  • ▲4月8日为了家族的团结统一,发展家族文化,振兴族民,族长王隆笙在六盘水市黄土坡住处组织召开了六盘水珠树堂王氏家族会。参会人员: 王世贤、王世全、王世贤、王隆进、王隆笙、王隆海、王隆跃、王隆坤、王嘉兵、王嘉祥、王利云。
  • ▲4 月 1 日,时值四川马三垭王氏宗亲联谊会成立一周年之 际, 四川马三垭王氏宗亲联谊会第一届第二次理事会在通江县城凯源宾馆 举行。来自汉中、宣汉、通川、巴州、平昌、和通江等地的近 30 位理事出 席了本次理事会。
  • ▲月31日,主题为“组织与发展”的中华文化促进会四届四次理事会(扩大)会议在扬州召开。来自文促会各区域组织、各协作体(联盟)、分支(代表)机构及会员企业的140余位理事、驻会工作人员及嘉宾,共计200多人到会。

相关文章

最新通告

在线人数

248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