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广播: 赞巜湖北通谱》•文化卷付梓 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 《通讯》总第111期功 德 榜
网站导航 : 首页> 研究中心> 图片新闻    |

长津湖战役2.8万人冻伤,为何89师仅冻伤400人?政委救了大家

作者: 2021-08-25 相关标签:

长津湖战役2.8万人冻伤,为何89师仅冻伤400人?政委救了大家

引言

每当提及朝鲜战争,每当问及抗美援朝的经典战役,大部分人总会不由得首先想到上甘岭战役,人们都说上甘岭战役是最为激烈的一场战役,但其实还有一场战役的惨烈程度并不亚于上甘岭,且值得被人们所铭记。

“我从没有见过像这样的战斗,我曾经在二战中遇到过德军在东线匈牙利巴拉顿湖地区,发起的最后一次大反攻,但也远远不及长津湖之战这样激烈,那情景,真是不堪回首!”

这是一位曾经参加过长津湖战役的前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的中校军官卡罗尔·迪次,在接受采访时对于长津湖战役的评价。

美国时代杂志也曾将这场战役称之为是“美军历史上无可比拟的……坚韧和勇气的史诗!”那么71年前的长津湖,究竟有多惨烈?

1950年的那个冬天,也是朝鲜在近五十多年以来,遭遇到的最寒冷的一个冬天,气温一度低至零下40℃,即便是一天中的最高气温也不会超过零下20℃。


但恰恰就是在这样的极寒天气下,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3个军(第20军、第26军,第27军)近15万人,与美军王牌部队美陆战1师,在朝鲜长津湖地区的冰雪之上,展开了一场直接较量和殊死搏斗。

寒风刺骨,万里雪飘,驻足于鸭绿江畔,遥望那朝鲜半岛,早已是绵延三千里的冰雪江山,茫茫雪原.......再加上志愿军部队缺乏可御寒的冬装,身着单衣的志愿军9兵团,单单是在入朝第一天就被冻伤700余人。

随着战事的逐步展开,在那皑皑白雪之中,甚至还出现了手握枪械,却再也动弹不得的“冰雕连”战士,场景极为悲壮,震撼人心,就连美军见了也不由得要脱下军帽,向这群英勇无畏的志愿军战士,敬礼致意。

冻伤减员严重

在整个长津湖战役期间,9兵团的志愿军士兵们也因为普遍的冻伤情况,而出现了大规模冻伤减员的惨状。

其被冻伤冻残的非战斗减员高达28954人左右,而直接冻死牺牲的人数则有4000余人,但是9兵团在整场战役期间的战斗伤亡人数则为19202人,这一连串的冰冷数字,让我们为之心痛不已。

为何会造成如此大规模的冻伤减员,或许自然天气因素只是一方面,毕竟天气是我们无法决定的,但我们可以决定的是如何采取有效措施来应对严寒。当初,由于战场局势紧张,所以9兵团在还没来得及准备数量充足的防寒武器的情况下,便匆忙入朝了。

其次,当时9兵团中的志愿军大部分还都是来自南方的士兵,对于应付这种极寒天气缺乏相关经验,适应起来也较为困难。

加之部队也还没有顾得上为大家普及相关的防寒知识,防寒措施,以及进行相关的防寒训练,所以导致很多士兵在面对极寒天气时,没有正确,科学的处理办法。

比如有的志愿军士兵在手脚已经被冻伤严重的情况下,看到有难得的烤火机会后,立马凑上前去,温暖手脚,殊不知这样做的反倒会加大对身体的伤害,正确做法应是先用温水来慢慢解冻,而不能直接用火烤。所以这方面的不足,也是导致冻伤减员情况严重的又一主要原因。

另外,我军的后勤运输也是一个大问题。对于战场运输补给,美军有运输机可随时起飞进行物资空运,但我军部队却只能走陆运,关键是陆运的方式,我军也缺乏运输车辆,且还要时不时面对来自美军战机的狂狂轰滥炸,让运输车和后勤物资本就不多的我们,更加雪上加霜。

再加上长津湖地区崎岖复杂的地形地貌,也导致我军后勤补给运输进行得尤为缓慢,物资运输总是会姗姗来迟。

但即便是面临如此诸多的困难,在9兵团三个军中冻伤冻死情况都较为普遍的情况下,20军第89师却成为了一个例外,甚至说是奇迹。

各师级部队的冻伤减员人数,平均都在2000人以上,但是89师整场战役下来冻伤人数最少,仅400多人,其冻伤占比不到全师的1/30,这样一个冻伤率在当时那样一个情况下已经算很低的了。

同样都是身着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服的志愿军战士,同样都身处长津湖那样一个苦寒之地,那么89师又是何以做到能让志愿军战士尽量免遭冻伤之苦的呢?

得亏89师政委王直将军的一个英明决策,拯救了大家。

1950年的国庆节刚过,20军89师的志愿军就急匆匆地坐上了从上海昆山北上至山东的火车,前去驻训,并为即将开始的抗美援朝作下战前准备。

11月3日,89师又再次乘坐火车由兖州继续北上,向东北疾驰而去。

然而当11月5日,火车终于在锦州停靠时,一股东北的呼啸寒风,吹醒了志愿军,同时也吹醒了时任89师政委的王直。一下火车,东北的严寒天气便立刻引起了王直的警觉。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这句熟悉的口号再次在耳畔回响。当天晚上,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发表的联合宣言在志愿军部队中迅速传播开来,各部队迅速组织志愿军们学习宣言,明确此次出国作战的真正意义,理解“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作战目标和作战精神。

身为师党委书记的王直,也一心想着要如何做好政治工作,激发匆忙入朝的志愿军们的作战士气,以及如何能完美的完成此次抗美援朝的作战任务。尤其是对于首批入朝的志愿军而言,如何集中精力打好出国第一仗,也是全师部队政治工作的重心。

随着朝鲜局势的不断恶化,战况紧急,大战在即。军部也向89师发布了最新命令,需立刻向中朝边境进发,保证在11月9日到达鸭绿江,并于当晚过江,踏上入朝作战的征途。

但此时的王直却愁眉不展,忧心忡忡。因为他的部队都是仓促入朝,志愿军们个个都还未能领到冬装,都是身着单衣,11月的东北都已经如此寒冷了,又更何况是鸭绿江对岸的朝鲜呢?

想到这里,王直便意识到,或许应先要将后勤放在第一位,入朝前,首先解决志愿军们的各种御寒衣物才是主要的,且迫在眉睫,毕竟留给他们的准备时间不多了。

89师在到达沈阳后,刚好还有最后1天的时间留给他们以待休整,于是政委王直和师长余光茂当即便决定利用这仅有的1天时间,在当地紧急为志愿军们筹集各种厚实保暖的棉衣,棉裤,厚毡帽,棉手套等等。

王直也事先想到提前联系东北军区副司令员贺晋年,并在他的帮助下,为89师争取到了一批东北生产的棉服,并让部队立刻换装这批厚实的棉衣。

由于物资有限,时间紧迫,89师所能筹集到的防寒衣物依旧不能完全满足全师部队的需求,尤其是棉裤棉帽,手套等更成为了稀缺物资。

这时候,政委王直又有主意了,立刻动员志愿军们将棉被中的棉花掏出一部分来,做成简易的帽子,手套,耳罩等等。

这些装备看似不起眼,但个个都是在后期的战场上能救你一命的宝贝东西,可以说,正是因当初入朝前的匆忙备下的这些防寒物资,才在后期的作战过程中拯救了无数89师的志愿军战士们,让其免遭冰雪寒风的侵袭。

冰雪长津湖

果不其然,刚一跨过鸭绿江,踏上朝鲜的土地,首先迎接89师的便是朝鲜那凛冽的寒风,飘扬的大雪,以及那复杂的地形。

但此时89师全师仅有一份作战地形图,和一部用于通讯的电台,时常都不能及时收到上级的作战指示,于是89师最后还是决定按照原计划继续向南行军,以阻击美军由南向北而来的美军队伍。

不曾想,此时的美军依旧距离他们不远了,仅仅只有15公里的距离。其中,89师267团更是在柳潭里,新兴里的阻击战中,与美军陆战1师第7运输队来了一次面对面交锋。

好巧不巧,刚好志愿军缺防寒衣物,美军就来“千里送毛毯”了。在此次小规模的遭遇战中,美军的这支运输部队不敌89师267团,遭到我军全歼。于是,89师267团这才得以缴获了来自美军的3000条毛毯。

但是在兴奋之余,新的问题也来了,仅3000条毛毯,单单89师就有上万人,这少量的毛毯又该如何分配才合理呢?

说来也让人心酸,隔壁美国大兵各种防寒衣物,防寒器具一应俱全,而我军缴获的这批毛毯也都还只是美军睡觉时用来垫在身下的普通毯子,但是我军却连分配这样的毛毯都成问题。

回归问题,毛毯该怎么分配?有人提出,既然是267团缴获的,那可由267团自行处理。但我军部队向来纪律严明,凡是缴获的物品不能留下来仅供自己使用,因此也有人建议将其全部充公上缴到20军军部,并由军,师团来统一分配。

但无论充公,还是267团自己用,这仅仅3000条毛毯也是不足以满足人手一条的。

王直的决定

这时候,政委王直再次站了出来,提出他所认为的最合理的一个方案,不是正 缺手套吗?

那就将这3000条毛毯全部全部剪成小方块,然后逐一分发到各连队,和各个士兵手里,供他们用来包裹双手和双脚。虽不能完全抵御严寒,解决冻伤问题,但至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志愿军们的身体寒冷,保留一定的身体热量。

对于王直的这个建议,也有人认为,这些毛毯对于后勤物资严重不足额志愿军而言,算得上是非常宝贵的东西了,好端端的毛毯就这样给剪成了碎块,仅用来包手包脚,未免有些太可惜了。

面对异议,王直依旧未曾有丝毫动摇,立排他议。因为对于爱兵如子,爱兵心切的他而言,朝鲜战事激烈,作战任务繁重,士兵们的身体健康才是作战的本钱,能够尽一切努力保护好士兵们的手和脚,就是在保留我军的战斗力。于是,他果断下令各部队按照他的这一要求来分配毛毯。

王直所坚持的这一决定虽算不上什么大举措,但事实证明,王直当初的决定和他的坚持是无比正确的,就因他的这一决策,让89师在后来的战斗过程中,能够得以保存战斗力。

不仅成功完成了作战任务,也大大减少了89师的冻伤冻死情况,使得89师成为了整个9兵团中冻伤减员人数最少的一个师,同时也是唯一一个能够成建制持续追击美军的队伍。

王直所采取的这一系列行之有效的防冻措施,后来也赢得了兵团和部队首长的一致表扬,都夸赞他做得好做得对,是当之无愧的模范政工干部。

因为王直平日里除了对志愿军士兵们关怀备至以外,对待朝鲜人民也同样十分热心,多次将个人安危抛之于不顾,也要去拯救朝鲜人民于危难之间,帮助当地的朝鲜人民们共渡难关。

冬天的长津湖固然是寒冷的,在那些个寒冷,饥饿,艰难的战争岁月中,王直为志愿军战士们筹集到的各种棉帽,棉袜,棉手套,不仅温暖了志愿军们早已冻僵的双手双脚,同时也温暖和抚慰了众多志愿军战士们的内心。

结束抗美援朝战争后,王直也于1955年被授予了少将军衔,并获得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又获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王直少将一生都在为革命,为祖国,为人民而努力,见证了新中国这一路走来的艰苦和峥嵘岁月。

王直将军,从土地革命时期中走来,走上抗日战争战场,后又经历解放战争,再到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历经战火。

一生走过98个春秋,岁月如歌,最终于2014年4月7日,因病逝世,享年98岁,但是他的革命精神却将永留人间,被世人所铭记。

 

 

相关文章

一句话新闻

  • ▲宁海县王氏文史研究会领导,日前与在甬政界领导、商界精英十余人在新日月宾馆举行座谈,大家对总书记关于家风家训的讲话精神感同身受,对传统历史文化传承兴趣盎然。原宁波市委常委、秘书长王剑波,重提笔椽,勤耕不辍,一篇篇关于童年、乡土、理想、友谊的散文、诗歌,清新脱俗,真情流露。宁波原水集团董事长王文成,宁波中级人民法院办公室主任王家星等,都在繁忙工作之余,以散文、诗词、歌赋等不同文学形式,赞美家乡,热爱生活,培塑情操。新日月物业公司董事长王小荣非常重视文化在企业发展中的引领作用。王劳旺会长一行非常感慨,希望今后加强交流与沟通,为促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和文化复兴作出更大的努力。
  • ▲6月2日,第十屆海峽百姓論壇在臺灣新竹開幕。論壇由福建省海外聯誼會、福建省中華文化學院、福建省臺灣同胞聯誼會、臺灣百姓文化交流協會、臺灣兩岸和平發展論壇等機構主辦。來自兩岸近800名宗親代表参会。
  • ▲6月2日湖北省大冶市王氏宗亲联谊会于2018年6月2日在陈贵镇王祠村王氏宗祠隆重举行,参会人员160余人,大会选举王全富为会长,王全发为常务副会长,王义文为秘书长。
  • ▲6月2日毕节直属站举行2018年第二次工作会议,地点:七星关区福音堂路口食香阁。会议主持人:王兴祥。会仪记录人:王福敏。参会人员:王兴祥 王庆芳 王凤舒 王万学 王玉荣 王德芳 王勇 王安平 王安顺 王安君 王福敏。
  • ▲4月8日为了家族的团结统一,发展家族文化,振兴族民,族长王隆笙在六盘水市黄土坡住处组织召开了六盘水珠树堂王氏家族会。参会人员: 王世贤、王世全、王世贤、王隆进、王隆笙、王隆海、王隆跃、王隆坤、王嘉兵、王嘉祥、王利云。
  • ▲4 月 1 日,时值四川马三垭王氏宗亲联谊会成立一周年之 际, 四川马三垭王氏宗亲联谊会第一届第二次理事会在通江县城凯源宾馆 举行。来自汉中、宣汉、通川、巴州、平昌、和通江等地的近 30 位理事出 席了本次理事会。
  • ▲月31日,主题为“组织与发展”的中华文化促进会四届四次理事会(扩大)会议在扬州召开。来自文促会各区域组织、各协作体(联盟)、分支(代表)机构及会员企业的140余位理事、驻会工作人员及嘉宾,共计200多人到会。

相关文章

最新通告

在线人数

374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