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广播: 王氏历史文化研究会第103批会员名单 寻根回音NO:367 贵州省安顺市王云忠寻根回音 《通讯》总第103期目录
网站导航 : 首页> 研究中心> 最新要闻    |

历史行进中的王家祠堂

作者: 筱桦小筑 2020-03-25 相关标签: 王家祠堂

历史行进中的王家祠堂

筱桦小筑

一个城市的建筑,记录着城市发展的沧桑岁月。其中,那些标志着当时文化和科学水准,或者具有特殊人文意义的古建筑,会使人们看到这个城市绵延不断的历史,同时也使一个城市永远焕发着魅力和光彩。历史古建筑作为城市的一种不可再生资源,为窥见城市变迁、兴衰、演化的历史及人们生活进化的历史文脉,提供了丰厚的文化底蕴。

记得在《却顾所来径》一文中,我写到下车后在火车站俯瞰滕县全景,第一个印象就是灰色—空气是灰扑扑的、人们穿的衣服是灰扑扑的,房屋是灰扑扑的――除了屋顶摇曳的草茎带有几分绿色。加上在江西吃惯了柔软的米饭,面对桌上家乡特产——“坚硬”的咬不动的锅盔大饼,我的心情几乎“灰”到了极点,沮丧到了极点。

不过,小孩子情绪变化的很快。很快我便迷恋上了这个小城。究其原因,神秘。或者也可说是基于灰色调的神秘。这份神秘多来自于一处古宅……王家祠堂。彼时,哥哥在书院小学插班,我和姐姐常到他学校里玩。从家到学校并不近,要经过高中街(红卫)小学的天桥、繁华的新街下沿、王家祠堂。

这三处似乎最让人讨厌的是天桥,最喜欢的是新街下沿,最神秘的是王家祠堂。天桥下奇脏,是个十字路口,地面上经常这儿那儿堆着摊垃圾,有风吹过,塑料袋、废纸刮的到处都是,墙上用粉笔写着这样那样骂人的话,墙角旮旯、电线杆子后常聚着三五个留长头发、穿喇叭裤的小青年,嘴里手里大都有烟卷儿闪着红光,或斜倚着墙,或腿跨在车上。总之,用大人们的话说,就是站没个站相。每次走到这里,姐姐总是紧握我的手,以最快的速度通过。

新街下沿是当时滕县最热闹的地方,朋友吕一鸣在随笔里说它是上海的南京路、苏州的观前街;是节日里的夫子庙、秦淮河。它可不单只是灰色,它的色彩丰富,带着浮华、带着诱惑。那诱惑于我来说多半出于嘴馋——一分钱的棉花糖,二分钱的冰棍,若是能攒的时间长些攒够下五分钱,便可以吃上一片薄薄的西瓜。哥哥喜欢的滴滴筋、地老鼠、气火、二踢脚则必须等到过年时才能放个痛快,但是这些对我来说,吸引力远不如那些香香甜甜的小零嘴。但是这些于我来说都是那么的遥远,要知道那时候鸡蛋才二分钱一个,日子紧巴巴的父母恨不得把一分钱都掰成两半花。

在滕州老城里居住过的人们,没有不知道王家祠堂的。它隐匿在小城深处,富贵荣华俱在不起眼间。虽然没经历过天灾,却屡遇人祸。军阀部队征用过,文化大革命损坏过;市场经济租赁做过裁缝铺,卖过烟酒,也做过书画学堂,还做过市文化局的办公地方……

彼时,古老的王家祠堂像一部经典的黑白片——低矮的土房瓦肆中,王家祠堂卓而不群地挺立,虽然门前旗杆早已不见了踪影,门柱朱漆剥落,但是蓝天古瓦、绿树石狮、青砖铺地,拾级而上,一种没落的贵族气隐隐而现。祠堂拉着高高长长的青砖围墙,回廊连着院落,大处凸见宏伟气势,小处亦不放过每个细节,芝兰牡丹,惟妙惟肖。但是这些都不是印象最深的,到是祠堂院落里,那些古老建筑屋脊上的怪兽,峥嵘耸立在蓝天碧云之下,青砖黛瓦中不知从哪飘落的种子萌发出纤细草芽,虽无人照料,却也长出枝叶。我对那些怪兽以及长在屋檐上的茅草,印象极为深刻,心底的那份神秘感至今仍挥之不去。为此,我不只一次的去那儿转悠过。还曾得机会偷偷溜进去瞻仰过。只是那时还小,印象并不深刻,只记得大大小小十几处怎么看都差不多的小屋子小院子——转了几下就晕了——一道门套着一道门,或葫芦或月亮状,拐来拐去的回廊雕刻着各式的云纹式样。门后、院落背阴处潮湿晦涩,青色的地砖上生出阴阴绿苔,小蜗牛拖着长长的涎水犄角抬的高高粘在角落里。院子角落里还堆着些破砖烂瓦,扯落的花窗棂、看不清墨迹的标语口号……抬起头,只能看见小小的、方方正正的天空,并不瓦蓝,倒是灰白,像口波澜不惊的古井……

我不知道这里曾经住过怎样的人,想来一定很寂寞吧?虽然那时的我并不知道什么是寂寞,但是我想如果让我一个人住在这个阴森森的院落,我一准会感觉很难受的,那个难受的感觉就是寂寞吧?……刚想到这里,就好像有风从身边刮过,跟着听到窗棂上破烂的窗户纸“哗啦啦”的响,脚下花砖缝里长出的草淹没了脚背,像有人在给你挠痒,一切都那么可疑。我感到头皮发紧,冷风直往脖子上蹿。

1985年,王家祠堂改为博物馆,通过小门可以拐入后面的小平房文化局。文化局的东墙是一溜儿的玻璃窗,窗内陈列着应景的文字,我特喜欢把自己的脸贴在玻璃上,紧紧的,直到变成个塌鼻子。

时光荏苒,如今王家祠堂周围已经发生了巨变:高耸的大楼、喧嚣的市场把这个散发着神秘气息的古老建筑包围其中。虽然许多的人为之奋争过,只可惜终是拗不过经济发展这条大腿,1995年滕州市博物馆搬迁,原王家祠堂及周边区域被卖给建筑商搞开发,仅留下祠堂中间的几栋老房子。到如今王家祠堂已经严重“缩水”到前后两进,这不能不说是滕州建筑史上的一大败笔。七十年代文庙大殿拆毁,八十年代张锦湖故居拆毁,人们只知道拆拆拆,却不知自己亲手拆毁的是金钱也无法买回的历史文化。

这不由得不让人为之叹息。

有史记载,王家祠堂建于清同治九年公元1870年,系王东槐家祠,座落在滕州市西门里街路北95号。整个建筑布局错落有致,建筑风格是北方典型的四合院封闭式建筑。有门厅、御碑厅、前厅、东西暖阁、东西厢房、后大殿及东西跨院等共60多间。厅堂房屋均为悬山砖木结构,以正门、正厅为中心的南北轴线上,前后为两进院落。大门外两侧为大方砖砌八字墙,一对石狮拱卫。大门厅为叠梁式,配以饰有前龙后凤的雀替以及脊爪,柱两侧配以雕花的角背,做工极为精细。两侧暖阁各三间;院中建有御碑亭,飞檐斗拱,藻井彩绘,亭内有一方清光绪五年公元1879年光绪皇帝的御赐碑;中为穿堂厅三间,前后檐下挂有造型各异的精细彩雕。第二进院落,方砖铺地,两边厢房各三间,为卷棚屋盖,后有高大雄伟的三厅堂,前檐下有精雕细刻的“五蝠腾云图”。东西两跨院房屋,均系砖木结构,是王东槐后人居住的地方。

王东槐字荫之,后谥文直,滕县盖村人,清道光进士,曾任江西道监察御史、湖北盐法武昌道员等职。王东槐作为咸丰皇帝的老师,门前曾立有旗杆,更有“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的御诏。他的许多事迹在民间流传颇丰:他孝慈母,苦读诗书取功名;打咸丰,晓之以理比尧舜;拒奸佞,刚正不阿人敬佩;解君忧,远赴江西杀贼寇……清咸丰二年公元1852年九月,湖南省调王东槐抵岳州现湖南岳阳,协同提督博勒恭武防御武汉。十一月,王东槐放弃回家为母守孝,与将士身着缁衣登城坚守武昌。十二月四日,太平军攻陷武昌,王东槐与继室萧氏对缢身死。清咸丰三年公元1853年,武昌巡抚骆秉章上奏皇帝为王东槐在原籍建专祠。清同治九年公元1870年,山东巡抚丁宝桢奏请皇帝,谥于本籍自行捐建专祠。在《清史稿》第四百九十卷,列传二百七十七,忠义之四,第二条目,有王东槐传。

王家祠堂是全省重点文物保护景点,光绪皇帝御赐碑已经解封。我曾经仔细研究过御赐碑:御赐碑碑高三米六五,宽九十二公分,青石材质,碑底座为精雕抬首赑屃。赑屃是传说中的一种动物,像龟;也有说是龙的第九个儿子。在古代多用于获取功名或是皇帝嘉奖封赏的臣子。仔细看时,你会注意到御赐碑碑身有两道明显的断纹。有知情者说在文化大革命时,王家祠堂曾受到红卫兵小将的冲击,御赐碑自然不能免遭劫难,被英武的滕县卫校的小将们砸成三段,弃扔于祠堂西院。1985年重新整修王家祠堂时,御赐碑才得经修复。

御赐碑碑文以褒奖开始,说“我(光绪)考虑,舍弃生命以成全大志的,是为臣辅佐皇帝的忠诚之心;鼓励忠于国并成为忠良人的,是朝廷激发臣民的制度法则。从来乘坐装饰着坚固犀牛皮之车的文官大臣,忠烈及战死沙场、马皮裹尸回来的武将军,无不记载在画着龙的旗上以授勋记功,刻在宗庙的礼器上铭功记德。”碑文详实地记录了王东槐的一生,在光绪皇帝眼里,王东槐从文学博士进翰林院——“奏高耸云霄志气远大笔力矫健的文赋。文思敏捷,真是倚马可待之才”;建功于福建,殉难与武昌,本可“比班超出使西域可活着回来,象曾子助守武城本无职责。而你却换上黑色丧服,去尽守城的大义,誓死不回避战死的衷心。”夸赞王东槐“登上城墙,擂起战鼓,指挥敢死的勇士,唱起送葬的歌曲,表示必死。以鼓舞将士齐心合力歼灭来犯之敌。”皇上称赞王东槐人品正如其别号“文直”一样——““勤学好问曰文,敏行不挠曰直”。并且赞叹道“你就是这样的人呀!”

算起来建于清代的王家祠堂,据今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对于一些事物,文字记载的历史毕竟是抽象的,需要你用脑子去思考去还原,古建筑却可以盛载文化的灵魂,最原始最直接呈现事物的本真,它有着文字无法达到的最直接的效用。并且这种记载方式远比文字具有更加生动的意义。

王家祠堂自2006年12月被授予省级文物单位后,交由王家族人三槐王文化研究会管理,王家族人多方筹集资金把祠堂修缮一新,供游客免费参观。但是修缮一新的祠堂让我惶恐不安,似乎面对的是一位画了妆的老奶奶有各种的不安。但是不安也好过于消失。面对身边越来越少的古建筑,我想我们是不是应当扪心自问,自己到底在做什么?面对子孙后代,我们又拿什么来传承?站在作为人类文化信仰的庙宇和教堂面前,我们可知自己是谁?

忽然想起两个人,清华大学教授梁思成和他的妻子林徽因,大概是上个世纪中叶,他们以唐吉柯德的勇气,单枪匹马,怒战群雄,试图保护北京的古迹。但是,当时极少有人理解他们的良苦用心。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他们曾经希望保留的京都城郭早已沧海桑田,面目全非。不知道今天梁教授会不会后悔当初的决定。

多年以后,我作为王家后人多次到祠堂里拜谒过这位祖先,族里的前辈们并未因我是女性而歧视我,并说现在的族谱女性也可以上的,这实在是时代的进步。站在祠堂石狮子前,遥想那些包括王家祠堂在内的古建筑,经历着人间风雨,目睹着世事变迁,用它们独特的语言,娓娓叙谈于历史的行进中,且行且远。

 

相关文章

一句话新闻

  • ▲宁海县王氏文史研究会领导,日前与在甬政界领导、商界精英十余人在新日月宾馆举行座谈,大家对总书记关于家风家训的讲话精神感同身受,对传统历史文化传承兴趣盎然。原宁波市委常委、秘书长王剑波,重提笔椽,勤耕不辍,一篇篇关于童年、乡土、理想、友谊的散文、诗歌,清新脱俗,真情流露。宁波原水集团董事长王文成,宁波中级人民法院办公室主任王家星等,都在繁忙工作之余,以散文、诗词、歌赋等不同文学形式,赞美家乡,热爱生活,培塑情操。新日月物业公司董事长王小荣非常重视文化在企业发展中的引领作用。王劳旺会长一行非常感慨,希望今后加强交流与沟通,为促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和文化复兴作出更大的努力。
  • ▲6月2日,第十屆海峽百姓論壇在臺灣新竹開幕。論壇由福建省海外聯誼會、福建省中華文化學院、福建省臺灣同胞聯誼會、臺灣百姓文化交流協會、臺灣兩岸和平發展論壇等機構主辦。來自兩岸近800名宗親代表参会。
  • ▲6月2日湖北省大冶市王氏宗亲联谊会于2018年6月2日在陈贵镇王祠村王氏宗祠隆重举行,参会人员160余人,大会选举王全富为会长,王全发为常务副会长,王义文为秘书长。
  • ▲6月2日毕节直属站举行2018年第二次工作会议,地点:七星关区福音堂路口食香阁。会议主持人:王兴祥。会仪记录人:王福敏。参会人员:王兴祥 王庆芳 王凤舒 王万学 王玉荣 王德芳 王勇 王安平 王安顺 王安君 王福敏。
  • ▲4月8日为了家族的团结统一,发展家族文化,振兴族民,族长王隆笙在六盘水市黄土坡住处组织召开了六盘水珠树堂王氏家族会。参会人员: 王世贤、王世全、王世贤、王隆进、王隆笙、王隆海、王隆跃、王隆坤、王嘉兵、王嘉祥、王利云。
  • ▲4 月 1 日,时值四川马三垭王氏宗亲联谊会成立一周年之 际, 四川马三垭王氏宗亲联谊会第一届第二次理事会在通江县城凯源宾馆 举行。来自汉中、宣汉、通川、巴州、平昌、和通江等地的近 30 位理事出 席了本次理事会。
  • ▲月31日,主题为“组织与发展”的中华文化促进会四届四次理事会(扩大)会议在扬州召开。来自文促会各区域组织、各协作体(联盟)、分支(代表)机构及会员企业的140余位理事、驻会工作人员及嘉宾,共计200多人到会。

相关文章

最新通告

在线人数

246人